成为大法弟子 我感到无比幸福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二零零四年有幸得法的老年学员,能在老年成为大法弟子,我感到无比幸福。

一九九九年大法遭迫害之后,二妹進京上访两次被非法关押、罚款,给家人精神上造成了很大的压力,我更是怕,甚至认为二妹固执,听不進去家人的话。有一天,二妹把师父济南讲法录音拿给我并告诉我,不强迫你信,你只要不带任何观念去听就行,你就会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冒着各种危险仍在坚持。

第一遍我觉的没听明白,我就连听了三遍,慈悲的师父在我听法的过程中就已经在给我调整身体,我自己不知道。就在这无意中我觉的以前晚上睡觉时总觉的被绳子捆着,翻身困难的状态没有了,我感受到了其中的神奇,但又不敢相信,我就跟妹妹说了我的感受,妹妹高兴的说:“你真的是缘份到了,师父管你了,在给你调整身体呢,你快修吧,别再错过这次机会了。”

就这样,我在二零零四年春天走入大法修炼,那年我六十九岁。

我刚结婚不久,在税务局工作的丈夫就因受贿被开除公职,下到农村婆婆家,突然的失落让我变的脾气很不好,学会了抽烟喝酒。丈夫是个很懒的人,只要看到下棋的就什么活都忘了。家里家外基本上就靠我一个人忙活,三个孩子还在读小学。那时是生产队出工一天计一天的工分,年终结账。经常是我们家干一年下来倒欠生产队的,很少能挣到钱。因此我与丈夫常吵架,夫妻对骂是常事,我成了本村有名的厉害姐。

丈夫的哥哥是军人,实在不忍心看我们这样生活了,就把我们全家接到他任职的城市,老家唯一的房子给生产队抵了债。从此我们就开始了流动的生活,成了无地农民,他哥调到哪我们就去哪,反正也没房子,都是租房、打工,从一九六一年到二零零四年的四十多年我们搬过三十多次家,我们俩还是常常吵架,我总觉的委屈,活得真累,脾气越来越差。

学了大法之后,我明白了我的魔难是怎么来的,知道了自己应该怎么活了。师父说,“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1]我放下了对丈夫的怨恨和争斗,也不和他吵了。对他生活上的照顾,使他感受到学大法之后的我彻底的变了,他经常跟别人说,他到老了有福了,不操心了,老伴对他也好了。

三个儿子听说我炼功后把烟、酒都戒了,老俩口也不吵闹了,都称赞说:还是法轮功好啊,真能改变人!孩子们都常鼓励我好好炼!现在我经常在农忙时去两个儿子家帮忙,与儿媳关系越来越好,全家赞同大法好,全家感谢师父。

我们全家及整个家族二十多口人都相信“法轮大法好”,除了还没上学的,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我们的福报连连。二零零八年,小儿子在离他两个哥哥较近的城里给我们买了暖气房,从此我们就有了自己的家,再不用为搬家操心了。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在我小区外的路上,一个人骑摩托车逆行,将我撞倒在地,我当时昏死过去,被送到医院,门牙被撞掉几颗,鼻梁骨折了,满脸是血。家人都以为我不行了,几个小时之后我醒过来了,看到众多亲人、医生、护士围着我,我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我立刻想到:我是学大法的,是师父保护了我,我没事,是师父救了我。事后儿媳告诉我,我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么说的,还喊“法轮大法好”,可我不记得了。我在医院住了半个月就回家了,大约一个月左右又像以前一样出现在邻居们面前。邻居们见我恢复的这么快就说,“法轮功跟别人是不一样啊,这回我可相信了。”

这件事让亲人们再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我大儿子跟邻居们也说;“我妈这是炼了法轮功,她要不炼法轮功就完了,七十岁的人流了那么多血,一般人能受得了吗?”

我是在法轮功受到打压时走進大法门的,自从進了这个门,从来没有一点儿对师父、对大法的怀疑,我就相信师父好、大法好、真善忍好。奔波了一生的我到老了终于有了归宿,我是多么幸福。好与不好不是听别人说来的,是我自己实践证明来的。那些至今还在听信江泽民一伙造谣的人,或对法轮功抱有怀疑的人,我希望你们看看《转法轮》这本书,不抱任何观念去看,你就会从中受益,你也会有福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