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我叫七妹,今年六十五岁了,是农村大法弟子。我家有姊妹九个。因为姊妹多,家庭条件差我从小只上过两年半学。从小念书少,也就认不了多少字,没有什么文化。今天,我就想借明慧网向最尊敬的师父和同修们说说我的心里话。

一、坎坷的前半生

我从小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因姊妹多从小营养不良,体弱多病。在我三岁的时候,被父母送给了本家大娘家里抚养。可人家因为我多病,怕养不活。不长时间就将我退回家了。我又回到了那个大家庭里。

只记得:我们姊妹四人每天晚上挤在一个小土炕上睡觉。吃的是不好吃的糠菜饭。我真的成了面黄肌瘦、弱不禁风的人。就在我快要死的时候,妈妈又生下了一个妹妹,爸爸给妈妈弄了一个甲鱼,做好了给妈妈补养身体,可能善良的妈妈不想让我死去,就把做好的甲鱼汤,偷偷的让我喝了。说也奇怪,我喝了甲鱼汤后,身体奇迹般的好了。就这样我又活过来了。

可因家里生活困难,我十二岁才和比我少三岁的妹妹一块上了一年级,因我先天眼睛不好,近视一千多度。老师在黑板写的字,我一个也看不见,因此我的学习成绩很差。所以,我只上了两年多一点的学,就不上了。十几岁的我就开始跟着大人到生产队里挣工分,帮着父母养家糊口。

到了二十岁,我嫁给了现在的丈夫。但命运并没有让我的生活好起来。丈夫家里很穷,丈夫很小就没有了母亲,是跟着父亲长大的。因为丈夫排行老二,我一進家门就被分了出去,我们自己过日子。当年的生活,就别提有多么艰辛了。就这样我的身体又开始生病。特别是妇科病,每年春天,我都会被这病折磨的死去活来。每次犯病都得找神婆给治,我才能度过死关。可每年春天又会再犯此病。当年,我真不想活了,要不是有两个没成人的孩子,我早就寻死路了。可为了孩子,我就这么生不如死的活着。我的体重已不足八十斤。真是骨瘦如柴。那时我的日子已走到了尽头。

二、走上幸福修炼路

记得,那是一九九八年的春天,一个朋友告诉我说,她学法轮功了。她现在满身的病都好了。还对我说:你不是身体不好吗?你也跟我学法轮功吧!当时我对朋友说:只要能治病,我跟你学!就这样,朋友给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宝书。

我回家翻开宝书,看到慈悲的师父那一刻,我激动得流泪了。我好像找到了久别的亲人。那一刻,我发誓:我这一生学定法轮功了。可当我看到书上的字时,那一刻,我傻眼了。书上的字,我认识的不多。这怎么学啊?到了晚上,我拿着宝书到了朋友家,对朋友说:我不认字怎么学啊?朋友鼓励我说:你可以学啊!人家一个字不识的,通过学大法全都能通读大法了。你只要想学,一定会学会的。不识的字你就查字典。你还可以每天晚上到我们学法小组,听同修们读,你跟着学。一定会学会的!我听了朋友的话,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学会认字,一定要学大法。

从第二天开始,我就找到了孩子上学用过的旧字典,认认真真的学起大法来。不识的字我就查字典,然后再写到纸上,标上拼音或我认识的字。我天天坚持学,天天晚上听同修们读,师父看到我学大法的那颗真心,就给我开智开慧,我学大法认字惊人的快。我共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就自己能看《转法轮》了。晚上我也能和同修们一样通读大法了。后来我又请了师父在《澳大利亚讲法》、《加拿大讲法》、《精進要旨》、《大圆满法》、《洪吟》等多本师父讲法。我都能通读下来了。

除了学法,我还坚持每天早晨到户外炼功。记得开始我到炼功点上炼功,丈夫反对我去炼功,开始每次等我炼完功回家,他就跟我打仗。并且还动手打我。有一次,我刚到炼功点,丈夫就将我从炼功的队伍中拖出来,摔倒在地,用脚使劲踢我。然后将我连拉带拖弄回家。尽管他用尽力气打我,可我并没觉的太疼。后来通过学法,我才知道是师父处处在保护着我。我太幸福了,我从心里感谢师父,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弟子不管遭受怎样的魔难,我一定学大法坚持到底!后来丈夫见阻止不了我,也就不管我了。我通过学大法,身上多种病都好了。这让丈夫对大法也改变了看法。从那以后,我终于可以堂堂正正的学大法了!我有师父了,我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的人了!

自从我学了大法后,家里的亲人都受益了。丈夫发生两次严重车祸,都没有出现严重伤身。都是大法师父保护了丈夫。从我学大法将近二十年,我家里再没买过药,丈夫以前每到冬天就会发生严重感冒,甚至住院治疗。可这二十年里他再没吃过药,他现在也非常认可大法,非常支持我学大法。我的儿子和女儿,也都受益于大法,两家过得都很好,都买上了汽车(在农村买车还很少的时候)。这可都是沾了大法的光啊!我代表我的家人们。谢谢大法师父!

我得法不到两个月,我的身体就达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程度。我决心做好洪法的事。我先从我的亲戚开始,我不会任何交通工具,不管多远,我都是步行。先步行到十里地二哥家里,我请了一本《转法轮》宝书让他们看书。又将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接到了家里,我教她学功,读法给她听。她炼功后,十几天的时间里,她月子里落下的手虎口不能合拢,大拇指不能打弯。奇迹般的好了。回家后谁见了,都说大法太神奇了。还有几个大婶还跟着母亲学起了大法,也都不同程度的得到了福报。我还让五妹得法走上了修炼之路。

当年在师父生日那天,为了感恩师父,我和几个同修步行二十几里地,给慈悲的师父过生日;我还和同修们步行二十多里地,到其它乡镇大集上弘法。记得九八年冬天赶大集,那天很冷,市区在我居住的镇驻地,召开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那天一大早,我胸前戴着小法轮章,脖子上挂着大会工作人员的牌子,在市集上我不停的向赶集的世人发着法轮功的介绍材料,我说不出有多高兴了,这是我一生做的最高兴的一件大好事。我太幸福了。

三、在迫害的日子里走正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邪党的迫害开始了。我们的修炼环境被破坏了。丈夫只让我在家里偷偷的学,不允许我出去讲真相。开始我也不知道怎么对待这些事情。过了一段时间后,也正好到了冬季,农闲的季节。我就又偷偷的去找过去的同修们。晚上我们又能在一起学法、炼功了。我们又走回了“七·二零”前的修炼状态。我们农忙季节自己在家里学、炼。农闲时就在一起学、炼。那段时间我们修炼的还很精進的。

可是迫害并没有减轻。那是二零零五年春天,有一天,丈夫急匆匆回家告诉我:你快把你那些书藏起来,上边来人了说:要来抓你们,来查找你们的东西。然后就抓你们到公安局蹲大狱。我听后,马上将我的大法书藏起来了。藏好后,我赶紧跑着去告诉我们炼功点那家的同修,让她赶快将大法书藏起来。告诉她后,我再也没有时间告知其他同修了。我赶快跑回家,正好赶到家。派出所的警察和市区的“六一零”人员也到了我家里,他们问我:还学、炼法轮功?我说:当然了。他们又说:那你把书交出来吧!还没等我开口,丈夫就对他们说:她一个字都不认识,有什么书啊!她只是为了锻炼身体,炼炼功而已。我们家里一本大法的书都没有。他们听了丈夫的话,对我说:那好吧!那你就在家里好好炼吧!

他们走后,我马上拿出我藏的宝书,翻开书上师父的像,我看着师父,我哭了。谢谢师父慈悲的呵护!弟子一定会保护好这些宝贝的!

在修炼的这条路上,无论还有多远,我都会继续放下人心去面对,多一些正念少一些遗憾,尽力达到师父要的。我会更好的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学好法更好的做好救人的事。圆满随师回家!要想说的话太多了,因为自己不会写,只是我用口说,同修整理的。在此也谢谢帮我整理文稿的同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