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母亲绝处逢生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有一天,母亲突然绝望的说:我念了一辈子天主教的经,轮到结果还要下地狱……

我母亲今年八十四岁,由于外公外婆信仰天主教,母亲耳濡目染,从小就敬天信神,不知从何时起她也成了天主教的忠实信徒,从而铸就了她勤劳善良的良好品格。她不要不义之财,不与人争斗,一辈子没跟任何人吵过架。

一、母亲的善良

小时候母亲就教育我们,不是自己的钱,捡到了也不能要。她举了一个自身的例子:那是个大饥荒的年代,有一次母亲在路边捡到了一个钱包,里面有三十元钱,还有一张相片(是本村人)。在那个年代,大部份家庭都没有现金,一般人家吃的都是萝卜、糠、野菜之类,我家更不例外,盐都买不起。如果这钱不还给失主,也没人知道,而我家的生活就解决大问题了,但是信教的母亲说:不是自己的钱不能要,物归原主后,还经常以此为例教育我们。

我家有个邻居,其丈夫是乡干部,这个女人很霸道,不知什么时候因什么事我母亲得罪了她,她经常刁难我母亲:农村出了工不给工分,并克扣我家粮食,还经常找茬骂我母亲,更过分的是为了泄愤还借故打我那当年只有三、四岁的哥哥。后来她那当乡干部的丈夫突然病逝(死时四十岁左右),当地百姓说她丈夫是做多了坏事、害过人命遭了恶报。

这女人死了丈夫,就没有当年风光了,当年谁都不敢得罪她,现在众乡邻都敢表露对她的厌恶和憎恨了,不仅如此,这女人还疾病连连。母亲没有因为过去的事厌恶她、憎恨她,因为是邻居,反而主动帮助她、照顾她,以德报怨,令那女人都很感动、惭愧,后悔当年自己对我母亲的所作所为。

母亲有四个儿子、三个女儿。在农村,婆媳关系难处是常事,有一次,二嫂不知因何事无故骂我母亲,母亲没还嘴。二嫂骂了一上午,到吃中午饭时,母亲用鸡蛋煮了面条(农村常用这东西招待客人),亲手端到二嫂房间,很亲切地对二嫂说:“儿呀,妈煮了鸡蛋面条,你快吃吧,不要饿着,饿着对身体不好,如果你上午骂的不过瘾,你就先吃饱,吃饱了再骂,吃饱了也有劲骂……”

母亲七十多岁时,有一次在路上被自行车撞了,当时脚就肿了,骑自行车的人自知理亏,赶紧掏出钱包,要给我母亲钱。可是母亲没要人家的钱,让他走了,回家后母亲的脚肿的很大,下不了地,一个多月后才可拄着拐棍走路。

二、母亲的糊涂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走入了大法修炼,我向母亲介绍过法轮功是佛家上乘功法,只要按照真、善、忍标准要求自己,道德升华了,身体就会得到净化,也就是说就能“祛病健身”,母亲听了很高兴,说:那你就好好炼吧。她还会跟其他人说你去炼法轮功吧,法轮功很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打压迫害,媒体疯狂造谣。母亲听信了邪恶的宣传欺骗,分不清谁正谁邪,谁好谁坏。特别是当我无辜被迫害,从看守所回来时,母亲想尽办法要我放弃修炼,跪在地上说:你不答应放弃法轮功,我就不起来。我把母亲扶起来,说:妈,你不要伤心,女儿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错。母亲说:那好人怎么会坐牢呢?我们祖辈多少代也没有坐牢的,就出了你这不争气的女儿!

三、母亲的疾病

我们家七兄妹,我是二女儿。按照农村重男轻女的习俗,在当年极其有限的财力下,父母选择了优先供儿子念书,我两个兄弟都先后研究生毕业,另两个兄弟因赶上“文革”,没有高考的机会,但父母在生活极端困难的情况下,都尽了最大的能力供他们念书。现在除了一个兄弟生活条件平平外,另三个兄弟生活条件都很好,在各自的城市都有几套房子。

我四个兄弟共有六个孙子,现代人爷爷奶奶带孙子费尽心力已成常事了,可儿子孝敬父母却寥寥无几。二零零六年左右,我母亲身体出状况了,母亲叫邻居打电话给城里的几个儿子,哥嫂们接到电话后,回乡下看望了母亲,可是没有一个哥嫂提出接母亲去他家照顾,开着轿车都回自己家去了。母亲自觉被儿子遗弃了,只好叫人打电话给我。

第二天我接到了电话,打出租车去看母亲。一看把我吓了一跳,仅一段时间没见面,现在的母亲双手拄着拐棍,颤抖着身体,看样子随时要跌倒,只是脑子还清醒,告诉我:昨天你哥嫂们来了,但是自己被遗弃了……

我把母亲接到我家,经过我的细心照料,母亲一天一个样,身体恢复的特别快。一个月后,母亲就甩掉了拐棍。她明白:七个子女中就只有我对她真好,可是受造谣媒体的毒害及邪党对大法弟子迫害的恐惧,叹着气说:你这么好的人,可惜呀,……说到劲头上来了,就逼我放弃法轮功,改信天主教,说天主教是国家允许的,威胁我说:如不答应我,就不在你家住了。我没有答应她,母亲竟然生气的离开了我家。

从此后,母亲在兄弟姐妹家轮着住,几个哥哥都不情愿接受母亲,但又没有理由推托,几个嫂子对待母亲就很不好,母亲在她们家是饥一餐、饱一餐的,还要遭受嫂子的白眼和辱骂,母亲受不了,身体立即垮了,两腿浮肿,走路困难。在这种情况下母亲又回到我家。

到了我家后,母亲身体一天一个样,住了一段时间后完全好了。可母亲好了伤疤忘了痛,又反对我修炼法轮功,哭着对我说:我儿女七个就喜欢在你家,如果你不……多好啊!那我就有个靠了,我就好长期住你家。

我跟母亲说:如果我不炼法轮功,你在我家住,我再怎么对你好,你的身体也不见得会这样奇迹般的好起来!是女儿修了这高德大法才这样对待你,是女儿修了这高德大法,大法才在你身上显奇迹……她不但不信,而且又一次因逼迫我放弃修炼大法,赌气离开了我家。

四、母亲的醒悟

离开我家的母亲和上次一样,又开始生病,病得不行了又回我家。一来我家住,身体又奇迹般的好了。如此这般三番五次的,母亲自己也觉得很奇怪,她到处跟人说:我每次身体不行了,到了二女儿家,不吃药、不打针自然就好了。后来母亲没有离开我家,但却激烈地反对我修大法,更甚者,在我不答应放弃大法时,她诅咒谩骂大法和大法师父。

有一天,母亲突然在我面前哭着说:我念了一辈子天主教的经,轮到结果还要下地狱。听她那绝望的声音。看着她那哆嗦着的、好似要坠入深渊的神态,我内心都被感染到一种莫名的恐惧。

可怜的老母亲受造谣媒体的毒害,和对邪党迫害大法弟子的恐惧(怕我遭迫害),造下了谤佛谤法这样天大的罪业,同时还犯下了严重干扰大法弟子修炼的大罪。我极力劝她不要谤佛谤法,不要干扰大法弟子的修炼,要虔诚忏悔,并念法轮大法好,地狱才不敢收,阎王才不敢要。可是母亲就是不信。

这种可怖的状态持续了半年多,后来她说要去教堂见神父,说神父能救她。我知道她这个状态(谤佛谤法且不改过)谁也救不了,所以就没带她去教堂。有一次弟弟来了,我让弟弟带母亲到教堂去见神父。回来后,她仍然念叨:念了一辈子的经,轮到结果还要下地狱。我问道:你不是见了神父吗?她伤心地说:救不了,没用……

此后有一天,母亲脸色惨白,眼中流泪、人瘫倒了,嘴里在歇斯底里地哀嚎:我不行了,现在要下地狱了!我正在做家务,赶快放下手中的活,跑过去抱住母亲,告诉她:“快!快!快念法轮大法好,地狱不敢要你。”

在这生死关头,母亲跟着我念起了“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母亲身体慢慢恢复了正常。第二天她接着念了一天,第三天早上,她告诉我:我现在好了,不会下地狱了。

直到现在,我都不明白,母亲是怎么知道自己会不会下地狱的。是谁告诉她的?她自己也不明白,但有一点我清楚:是我们伟大的师父大慈大悲救了我母亲,把一个谤佛谤法、干扰大法弟子修炼的人从地狱中捞了起来。弟子叩谢师父!

自此以后,母亲捧起了法轮大法的主要著作《转法轮》,有时也看《洪吟》。她边读边感慨:真好!写的真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