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相信大法好 见证奇迹

更新: 2021年08月22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二十二日】我五岁时,在一次玩耍中,右肩骨关节被拽离位,复位后,又多次被拉掉。最后,韧带变长,右肩就经常处于脱臼状态。结婚后,我先是得了神经官能症,偏头痛、失眠;又患上了美尼尔氏综合症、痛经、慢性咽炎、心肌缺血、低血糖;坐月子又得了风泪眼、风湿性关节炎;后来,我拼命从菜刀底下救出丈夫,又被惊吓出心脏病。

我眼窝发黑,面黄肌瘦,说话无力,三天两头上医院,不住院也天天在家挂吊瓶维持。丈夫也到处找偏方,都没用。我当时身体不好,脾气也不好,回家就找茬,丈夫、孩子都跟我受罪。我每天是死不起、活不成的度日。

一、有幸得法修炼,所有病症不翼而飞

因为我身患多种疾病,尤其惊吓引起的心脏病、失眠、美尼尔氏综合症、慢性咽喉炎等,都是中、西医没有办法解决的疑难病。一九九六年,给我看病的军医跟我说:“好多疑难病医院治不了,法轮功就能治,还不要钱,你去试试吧。”于是,军医的儿子领着我去看大法师父的讲法录像。

当时因为家里有事,我只看了三讲,至今我也不知道看的是哪三讲。但是,我就觉的大法师父讲的好,讲的句句有道理。家里的事办完,播放师父讲法录像已经结束了。我就打听哪里还能看到录像?有人告诉我:“书店里有《转法轮》,看书和看录像一样。”

我请回大法书的当天,丈夫回家开房门时,突然象被谁连门带人一起猛的推到墙边,他脸色都吓白了,他感觉到有东西从屋里面往外冲。我看到的是那些脏东西飞速的从我家逃走了。从此,大法创造的奇迹就在我家一个接一个的出现。

因为医院治不好我的病,就曾经找过看虚病的人,他说我家房子不好,屋里总進些脏东西折磨我,所以屋里屋外他给处理过,还挂了些驱邪的东西,花了几百块钱。但是我能看见,都没用,那些东西还在那。而我只花了十二元钱,请回一本《转法轮》,就把这些脏东西都吓跑了。这是第一个奇迹。

第二个奇迹也发生在这一天。二十多年来,我因为睡不着觉,所以每晚就靠看书陪我熬到天蒙蒙亮,也就是鸡叫的时候才能睡一会儿。但是请回《转法轮》的当晚,我只看到第一讲第一个自然段的七、八行,我就睡着了,这一觉睡的真香。从这天起,偏头疼、神经官能症、美尼尔氏综合症都没了。

《转法轮》这本书让我爱不释手,每个字都不舍得漏下。我每天最多也就能看上一页,少的几行。看不懂的句子我就反复看,觉的明白了,再看下一句。困了,第二天晚上接着这句再往下看。第一遍《转法轮》我整整看了近一年,但是对我的神奇改变太明显了。首先是我精神上的奇迹改变:我的脾气变好了、心胸宽广了、有笑脸了、愿意理解别人了、争斗心和妒嫉心都变淡了。

身体上明显的奇迹改变过程有两次。第一次:因为我以前患慢性咽喉炎,我脖子总是怕冷,所以要穿高领衫睡觉。这晚,熟睡中,我的脖子发热,把我热醒了。我不自觉的摸摸发热的脖子,发现领子上好象被谁倒上了热水,湿漉漉的,我急忙脱下来。一拧,顺着手指缝往下淌水。我赶紧摸摸枕头、被头,都是干的。第二天,我的嗓子不痒了,也没有痰了,说话也不哑嗓子了。

第二次,也是熟睡中,小腿发热,又把我热醒了。摸摸小腿衬裤,又是热乎乎、湿漉漉的,我以为自己尿床了,急忙脱下来。摸摸,褥子上没有水,被子上没有水,衬裤上半截也没有水,只有小腿衬裤上漉漉湿的。一拧,还是顺手指缝往下淌水。不是滴水,是淌水。哪来的热水啊?

当时我不知道是师父在管我,只觉的奇怪。从那以后,我的慢性咽炎好了、风泪眼好了、风湿性关节炎好了、坐月子得的手关节碰凉水就疼也好了、手脚四季冰凉也热起来了、心脏病等都不翼而飞了,就剩下右肩脱臼没好。

一九九八年六月五日这天,我想看第二遍《转法轮》时,心里就是一亮。可能是得法的机缘成熟了,一下班,我就接到朋友的电话,告诉我法轮功在全国的洪传盛况,还告诉我我家附近有炼功点。我很高兴,也想学炼法轮功。

第二天早五点前,我找到炼功点,辅导员教我炼功动作。我认真的跟着学,完全忘了右臂抬不起来的事了。一个小时的动功结束后,我才发现,四套动功有很多个上举平抬的动作,可我的右臂没有任何疼痛感觉,自如的跟大家做下来了。我不相信的抬了抬右臂,正常了。

这些神迹除了让我对师父感恩之外,我还树立起了:“只有相信法,相信师父,才是唯一的光明之路。”

二、清除邪恶横幅 正念起 断脚复原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邪恶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制造谎言污蔑大法,我市和周边地区到处悬挂着毒害世人的邪恶横幅。我不希望民众看见这些东西受到毒害而失去得救的机会。所以白天路过的地方,我都仔细的观察,哪里有就记下来,晚上去除掉。

我不管路途多远,不管邪恶横幅悬挂的多高、多牢固,只要有,我就用剪刀、壁纸刀、鱼竿绑钩刀、绳子拴锁头等办法全部毁掉。然后再用油漆在那个区域干净的墙壁上喷上大大的隶书:“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所有写过“法轮大法好”的地方,他们再也没挂过污蔑大法的条幅。

一次,我们三位同修到我市的另一个区去清除诋毁大法的横幅。这个城区建在山上,马路牙子几乎都是三十厘米左右的高度,有的巷道没有路灯,我们路况不熟,很难走。我们走了两、三个小时,就剩最后一个社区门口的条幅了。

我们没带手电,奔条幅去的时候,我没看脚下的路况,左脚脚心正踩在马路牙子边缘的棱角上。我的身体重心向前,只觉的左脚失去控制,疼痛使我一下坐地上了。

我一摸,左脚脚心被撅到内侧腿肚子上了。我立刻想邪恶因素没有资格迫害我,我是来救人的,我不承认邪恶的安排。同修A看我坐下了,就对同修B说:“她不行了,咱俩来。”其实A同修根本不知道我这发生了什么,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说出来的这句话。

同修A的话音未落,我放下抚左脚的手,一边站立,一边说:“谁说我不行了?!”我骨子里都记得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我站起来就迈左腿,就在我左腿抬起放下的一秒间,我听到左脚和小腿间的骨头“咔吧咔吧”响,疼痛也停止了。我的左脚下地,迈出正常的步伐,我就去把条幅剪下来了。

我的左脚没有肿、没有瘀血、没有走路瘸拐的状态、没有伤筋断骨多少天好的过程。抬起、放下,就一秒钟的功夫,断脚复原了。

三、心生一念 肝昏迷的姐姐得救了

我姐姐四十七岁那年,患上了肝昏迷,省城权威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姐姐的婆婆把我姐接到她家,给我姐姐做饭洗衣服。姐姐的小姑子是当地的护士,每天给姐姐打针,就等时辰了。

我住在另一个城市,姐姐想起我,就让姐夫把她背上出租车,拉到我家。她问我地传染病医院有没有熟人,给她再看看还有没有希望了。我知道,指望医院是没有希望了,只有大法师父能救姐姐。我对姐姐说:“走,我有熟人,咱们有希望。”

我们去了传染病院电诊室,找主任。这是一位同修,也是全省有名的电诊专家。姐夫把姐姐诊病的资料给主任看,看完后,主任说:“你家几个孩子啊?”姐姐说:“有两个孩子。大的读艺术学院,小的读初中。”主任又说:“有多少存款啊?”姐姐说:“也就十来万。”

主任说:“我都快退休了,一辈子接触这样的患者很多。你资料上的信息在告诉我们,就算你家两个孩子都不读书了,再借上二十万,也都得打水漂了。而现在的医疗手段也只能治疗不该死的病。一旦医院下了病危通知书,那生命也就按月按天数了,医院已经没有能力挽回这个命了。但是你不要着急,有一个办法,也是唯一的一个办法能救你的命,还不用花钱。而且我用这个办法救了很多人。”姐姐、姐夫认真的听着。

主任说:“举一个例子啊。半年前,有位大妈是乡下来的,到我这里做B超。我拍完B超让她看,她的肝上长了五个瘤,大的八毫米,小的一点五豪米。她家供三个大学生读书,靠採山菜、採蘑菇、养鸡、养鸭下蛋卖点现钱,给孩子用,生活十分困难。她自己犯病,不舍得看医生,实在挺不住了,才来检查。就她的家庭条件,根本治不起病,而且有钱也活不成了。我就告诉她:‘不住院,不花钱就能救命的办法,就是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高兴的走了。

前几天,大妈拎了一筐鸡蛋来了,跟我说:‘我回家走路念,做饭念,上山念,睡不着也念。越念越有劲,越念越舒服。’她感觉自己的肝病好了。我说:‘我给你看看再说。’结果B超上原来长瘤的位置,现在一点痕迹都没有了。”

主任接着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院书记被上面安排是我的‘包保’责任人。书记、院长找我谈话,让我放弃修炼。我说:‘书记、院长,你们都知道我原来身患心脏病,每年单位为我治病,住院花销多少钱你们都知道。从我学了法轮功,没住过一次院,没花过一分钱医药费。这么多年,我给单位省了多少钱你们也知道。我们搞医一辈子了,我有个问题想请教你们:一旦患者被诊断癌症晚期或任何疾病病危了了,还有我曾患过的心脏病,一旦心脏衰竭了,你们两位谁能救了患者的命?’院长、书记都说:‘不能,只能治病,谁都救不了命。’我告诉书记和院长:‘医学不能,大法师父就能,大法师父就是救命来的。’”

我姐听到这,就跟姐夫说:“我也想学,你怕不怕你的工作受连累?”姐夫回答:“只要你能活,你不用管我。”姐姐话音落下,就感到自己已经是另外一个人了,眼睛都有神了。主任陪着我们往站点走,一边走,一边讲真相

步行了十多分钟,遇见一个超市。姐姐说:“咱妈爱吃海鲜,進去给她买点。”又跟我说:“给妈打个电话,告诉妈我好了。来时,妈送我上车还哭呢!”接通电话后,我说:“妈,姐好了,不要担心了。”妈不信。姐接过电话说:“妈,相信二妹说的话吧!我是自己从医院走出来的。我们在超市给你买海鲜呢!”

四、外孙先天脾胃不合 念九字真言就好了

我的外孙子精神头非常足,就是吃东西少,长得较瘦。四岁那年,连续两个多星期肚子疼,吃不下东西。上医院检查,胃肠道里都是气泡,还排不出去,胀的孩子白天晚上说肚子疼。西医没有办法,中医给拿的药面。女儿怕我们担心,不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把孩子和药面送来,告诉我一天喝三次药。药吃完了,给她打电话,她领孩子再去拿药。

女儿、女婿都不修炼,如果我不给孩子吃药,我怕他们不理解,就喂了两次药面。但是我发现,孩子吃完药,肚子胀的更厉害了,一口饭都不吃了。

我家附近有个中医院,我把孩子带去看儿科。医生对我说:“你看孩子的额头和下巴,青筋都在外面,说明孩子是胎带的脾胃不合。这孩子注定了终生的疾病都是围绕着脾胃来的,一辈子就这样了。先天的病,后天没办法改变多少了。回去把中药吃完了再来,慢慢调理吧。”

回家后,我把孩子放到沙发上,对孩子说:“宝宝,医生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吃药也治不了宝宝的病了,医生都没有办法了,还说宝宝肚子得疼一辈子。姥姥告诉你,医院没有办法救宝宝,大法师父能救宝宝。咱把药扔了,不吃了。你跟姥姥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师父就能救宝宝,宝宝肚子就不疼了,好不好?”孩子说:“好。”

我和孩子一起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随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声音一发出来,孩子的肚子里就象开锅了一样,叽里咕噜的响,肚子还不断的起伏不断的动,我的手指头放在他的肚子上,都跟着上下动。我就大声念,孩子也越念越有劲,越念声音越大。

随着肚子里咕噜咕噜的动,孩子开始一个跟着一个的往外排气,还有的连串的往外排。我们不停的念。排了十几分钟后,孩子说:“姥姥,我饿了。”我感激的流出眼泪,双手合十说:“谢谢师父救了宝宝!”外孙子也学着双手合十,说:“谢谢师父救宝宝!”

我起身要给孩子做吃的,女儿来电话了,宝宝抢过电话,高兴的说:“妈妈,我肚子不疼了,大法师父救了宝宝。”在电话里,孩子说了好几遍:“我肚子不疼了,大法师父救了宝宝。”直到现在,孩子的排气正常了,什么都能吃了,胃再没疼过。

我家只有我一个人修炼,但是全家人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退出了中共邪党的组织,都戴着真相护身符。全家老老少少都相信法轮大法好,每个人都出现过被大法师父保护而获得平安的奇迹。真是一人修炼,全家受益。

叩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