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揭露当地迫害

更新: 2021年08月1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六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二十二年,从目前大量老年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大量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判重刑的情况看,中共迫害的力度仍没有减弱。同修被迫害,就需要曝光迫害。现将本人参与揭露本地迫害、营救同修的情况,向师尊和各位同修汇报。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用心搜索信息 及时曝光迫害

报道迫害案例需要准确、严谨,越准确,对邪恶的震慑越大。刚参与揭露当地迫害时,是同修将相关材料给我,我進行整理。文章发表后,有同修反馈:我们当地的文章干巴巴的,没有被迫害的同修的个人情况和照片。也有同修反映说,外地同修被迫害,迫害者的姓名、电话、工作单位都很详细,但我们当地的报道都没有。我心里想,你们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也想有啊。

有了这个愿望之后,便用心搜索相关信息,能找到多少算多少,尽力而为。首先试着上网去找,发现从邪党的官方网站、官方报道、年工作总结、财务预算等,都可以发现有用的信息。为了方便同修邮寄真相信,我尽量将地址和邮政编码也写清楚。

从网上比如同修的工作单位网站,有时也能得到被迫害的同修的个人信息。这样的搜索需要非常注意安全,保存搜索内容的文件用平时工作的文件命名,保存到优盘。每次搜索后,我都会立即对搜索记录進行擦除。优盘的内容也会立即转移到安全的电脑上,同时对优盘進行加密后再格式化,这样电脑和优盘就没有了搜索和保存文件的痕迹。

平时和同修、家属、律师的接触中,我也特别留意。慢慢的,收集迫害信息的途径逐渐增多。检察院、法院的年度工作总结中,往往会提到如何“维稳”,打击“×教”(注: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会有具体的迫害情况,这些都是它们的迫害罪证。有的法院会把裁判文书放到网上,有的检察院会把公诉的名单和案件类型公布在网上。还有其它途径。有次同修被绑架,没有同修的个人信息,我想起以前在同修的工作场所见过对同修的个人介绍,还有照片,便去那里拍照,及时進行了报道。

本地洗脑班由司法局开办,工作人员大部份是司法警察,已经维持了近二十年。洗脑班信息相当保密,没有对外联系窗口,不知道负责人是谁。后来我们从司法局公开的年度财务决算中发现了司法局向洗脑班提供经费的证据,又搜集到了洗脑班负责人的姓名,拍到了洗脑班的照片,得到了洗脑班以前人员的通讯录。现在,人员虽然会有变动,但里面大部份人员及固定电话的信息是不变的。

我们将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的罪行、负责人的姓名及洗脑班人员信息曝光后,引起了洗脑班的震动。后来,我们又得到了洗脑班非法拘禁同修的证据,以及司法局现任负责人的通讯录,及时進行了曝光,并進行了实名控告。现在本地洗脑班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及迫害证据,已经众所周知,相关恶人已被举报。

平时也特别留意搜集主要迫害部门的信息,如公安分局的刑警大队、法制大队、预审大队,检察院的侦查监督科、公诉科、刑事执行检察科,法院的立案庭、刑庭、执行局,以及看守所,这些部门的固定电话一般不变。

有次同修被迫害,我们只搜集到当事派出所的座机,期间又得到办案警察的座机号码,后来公安分局撤销案件。该派出所的警察说,这两个电话每天接到大量海外(讲真相的)电话。检察院的检察员和法院的法官也无意间反馈出同样的信息。感谢海外打电话讲真相的同修的辛勤付出。

及时反馈信息 提醒同修注意

在整理同修被迫害的信息时,发现不注意表面安全,经常是导致同修被迫害或迫害加重的原因。有些同修被迫害的主要所谓证据是电子文件,我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到的情况基本都是:同修的电脑没有加密,这些同修都被非法判刑。电脑加密,敏感资料放到加密系统或加密盘中,被迫害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

本地一个同修发放真相资料时,被绑架,该同修将翻墙软件等都放在加密盘,警察抄家时,打开了电脑,没有发现东西,就没有抄走电脑,因证据不足,公安分局撤销案件。

本地另有两位同修被绑架,身上都带着移动硬盘,但硬盘已经经过加密处理,警察拿不到构陷证据,一个同修,检察院没有批捕他。另一个同修被非法开庭后,检察院撤诉。

还有其它不注意安全的情况。了解到这些情况后,我都及时反馈给同修,并整理好,发给明慧网,提醒国内其他同修注意安全。

本地曝光邪恶的力度还很不够,需要更多同修参与。本地有许多同修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和判刑,没有报道。甚至有的同修被冤判十多年,网上也完全没有报道。有的同修被非法判刑八年,报道时,仅有一句话。被报道的迫害案例远低于邪党官网公开的数量。

这种情况外地也普遍存在,比如有个地方有四、五位同修同时被判八至十年重刑,当地没有报道。有个地方一次性绑架七、八位同修,也没有系统报道。有的高校是参与迫害的急先锋,有的学校将对法轮功的诬陷宣传融入日常教学、生活,害惨了一大批青年学生。这些信息常人网上比较多,但当地也没有曝光。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根据自己掌握到的信息,尽量详细的将这些迫害揭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