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德国新学员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21年07月2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八日】我小的时候很安静,不需要也不想要很多,感情敏锐但脆弱。其他的孩子会为娃娃或者玩具争吵,而我则更愿意和石头、花草或者其它我看到的东西说话,安安静静的一个人独处。我从来都不愿意和别人吵架或争斗。

正因为如此,我有种和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感觉。

随着進入青春期,“要合群”的压力与日俱增,还有希望和别人一样的心理,这些让我用了多年的时间去适应社会。 我那时穿暴露的衣服、喝酒、接触异性。我确实把各种执著培养了起来,简直无法约束自己。我的学习成绩变差,也做了很多不好的事,让父母很失望。

尽管如此,我总觉的有一个声音告诉我:我所做的都是错的。今天我知道,人都有佛性,内心深处知道对与错。但那时我没有听从佛性,而是让魔性随心所欲,我以为大家都这么做,总不会错吧。

这样过了几年。我的心灵受损,已不再是我自己。我心中的声音和顽固的观念彼此挣扎,那个声音试图把我引回正确的道路上,而我的观念却认为我和其他人一样,大家都这样做的,不会错。

二十三岁时的一天,我又回忆起原来的自己。我发现,我现在的性格,虽然已经形成了,但并没有让我快乐,好像并不是我自己。于是我决定要一步一步的找回我自己。一路上我放下了很多不好的习惯和不好的东西。

我希望自己做个好母亲,也希望我的父母开心,于是开始先为他人着想。我不再违背自己的意愿和其他男士有性行为,几乎不喝酒了,努力重塑我的生活。那是一段艰苦的日子,期间备受煎熬。我当时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走上一条好的道路时,会有如此多的苦难。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在放纵自己的那些年造下了太多的业,必须用这样的承受和坚持才能帮助我消去业力。

我的妈妈是个传统疗法医师,并学了中医。通过她,我开始对佛教的理论感兴趣,尝试着做更好的人。

我的生活开始正常起来,感觉到了精神上的提高。但是到了一定的程度就停滞了下来。一拖好几年过去了,但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想起来,是因为我的一些执著当时并没有被发觉,我也没有意识到那些是不好的。

修炼之初

有一天我和一个老朋友联系,我们交谈了精神信仰方面的话题。他告诉我,他是大法修炼者,还给我寄来了《转法轮》这本书。我读了几页就放在一边了,一停就是近一年。

在德国,“师父”这个概念是很陌生的,我不想跟着什么人走,想自己悟道。多幼稚的想法啊!那时我当然还不知道我将来会如何感激师父。

近一年后,我精神上还是没有任何的提升,我又一次回忆起我幼时的自己和我那时看到的东西,我希望能得到解答。一天后我又联系了我的那个朋友。很快我们就谈到法轮大法。我感到有了很强的意愿要看书《转法轮》。这一回我拿起来就放不下这本书了。

当我读到《第二讲》“关于天目的问题”时,我一下子明白了,我儿时的与众不同并不是不好的状态,内心很受触动。书里有些内容涉及到我以前有过的不成形的思想念头,对我来说好像是第一次有了正确的理解,许多问题得到了解答,而另一些内容对于我自己的认识层次又太高了,不能理解。

但这让我明白了,有一个原来的我和一个后天的我,而他们是有分歧的。

同时我的身体出现了状况:读《转法轮》时,我的身体有强烈的痛感。夜里感到真是像火烤似的发热,我想我是得了感冒或流感。但是第二天我却好好的,可以去工作,照顾我的儿子,有效率的学习,准备考试。

晚间我又突然有剧烈的痛感,特别是在腿部,夜间又有灼烧感,好像得病了。但是第二天早上我一切正常。这样过了三、四天。

那几天我正学到《转法轮》里讲的:“我们就要把他的身体给以净化,使他能够往高层次上修炼。在最低层次上修炼的时候,有一个过程,就是把你的身体完完全全净化下来,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东西,身体周围存在的业力场和造成身体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1]

师父还说:“你觉着“病”的怎么难过,希望你都坚持来,法难得。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1]

所以我没有害怕,清楚这是师父在帮助我消业。

修炼之初的强大干扰

我越来越坚定。正当我对修炼的决心坚定起来,并开始和附近的同修一起炼功的时候,突然来了很强大的干扰——家人和朋友突然不断的讲到邪教或类似的事;我在youtube上找炼功音乐时,却看到大量的干扰信息。我感到难受,心神不宁,因为我还没能真正的得法。在我炼功时思想上也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强烈干扰。

那时我正好读到《转法轮》里相关的内容,师父说:“你一炼功就是这样的。我们好多人没有往纵深想一想,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觉的奇怪,挺懊丧的炼不了功。一个“奇怪”就挡住了,这就是魔在干扰你,它指使着人在干扰你。”[1]

我决心去除这些魔的干扰,坚定修大法。我坚定平稳的每天读《转法轮》,即使有很强的干扰我也坚持炼功,不把负面思想当作是自己的思想。现在我几乎不再碰到这种干扰了。

我很高兴的是,每每遇到问题的时候,我就会在《转法轮》书中读到相关的法理。我想这不是偶然的,是师父在加持我,让我坚定,让我从法上悟,让我得法。

如今

从开始修炼到今天有一段时间了,我每天和同修一起读法。与同修之间的交流和保证持续的学法,使我发现了自己一个又一个的执著,并消除它们。我对法的理解也在加深,我越来越坚定,因为我不仅知道对与错,而且能在我的层次上真正理解法理了。

我又能看到其它的空间了,虽然很短暂也不清晰。

师父说:“开到慧眼通,你不具备隔墙看物、透视人体这种本事,可是你却能够看到另外空间存在的景象。这有什么好处呢?它能增强你炼功的信心,你切切实实的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你会觉的它是真实存在的。现在不管你看的清也好,看不清也好,都给你开到这个层次上来,对你炼功是有好处的。”[1]

我一开始还不确定,我看到的是幻觉还是真的看到了。师父在经文中说:“实际上是你真看见了,你把它当成幻觉。有许多人能看的时候他认为是想象。我告诉大家,人的眼睛看东西的时候,你已经习惯了,觉的这是眼睛看到的。可是你想没想到,你看到了什么东西是经过视神经传导到你的大脑上反映出图象来的,是大脑上反映出来看到的什么物体。而你眼睛只是个照像机的镜头这样的东西,它本身不能够分析、反映东西,大脑在反映图象。既然是大脑反映图象,我们通过天目看到东西和人的思想想象,都是在大脑上反映。想什么你是大脑在想,看到东西了你也是在大脑上成象。那么有的人能看到了他就觉的是想象了。但是不一样的,因为你想象看到的它不会那么真切,它不会运动,它是固定的画面。而你真正看到的东西是运动的。”[2]

于是我确切的知道,让我看到那些是让我坚定我的信念。

不久前我开始在自己熟悉的圈子里讲真相。随着我正念的加强,正面的反馈和感兴趣的人也越来越多。

我15岁正处在青春期的儿子以前如果听到精神信仰方面的话题,会扭头而去,毫无兴趣。现在突然对法轮大法很感兴趣,我们几乎每天谈话中都会涉及到法,这是我以前不敢想象的。

师父说:“你只能用我的原话讲,加上老师是怎么讲的,书上是怎么写的,只能这样去谈。为什么呢,因为你这样一说,就带有大法的力量存在了。”[1]

通过给儿子复述《转法轮》里的句子,我说出的话的确也就有了大法的力量。

我经常和妈妈、朋友、同事讲在中国的迫害真相,也收到了越来越多的正面反馈。我决心要扩大讲真相的范围,讲真相助师正法、救人。我希望我能做好这件事。

最后我还要说,今天我衷心的感激师父,给了我修炼的机会。

如果有和法不符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