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 随师回家

更新: 2021年07月1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七日】我是走入大法修炼才八年的弟子,我写出修炼中的心得体会,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们交流。

得法

尽管我在红尘苦海中漂泊了四十年,可脑海中似乎总有一个模糊的记忆:我的家在天上,那里有我的亲人。可我为什么来到了这里?有时好像也很想回到我的那个家,并寻找让我回家的方法。可惜,一直没有找到也没人告诉我怎样才能回到自己的家。但我似乎相信有一天,会有位世外高人来找我,并带我走上回家的路。这个想法一直旋绕在我的心中,但从未向任何人透露。

二零一二年底,我在网上遇见了一位网友,后来得知他是一位法轮功修炼者。在他的网上有许多修炼者的神奇故事,一般人难以相信,可我却很感兴趣,也相信。那时我闭着眼睛可以看到一些东西,问了许多人,没人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都说不清楚。我就问了这位网友。由此,他便给我讲了他的修炼经历,修炼中出现的奇迹,中共为何和如何造谣诬陷法轮功,及中共对法轮功修炼者的残酷迫害和打压。他说,他的师父就是传说中的“转轮圣王”,还讲了神奇的优昙婆罗花等等。

我听的入迷,很自然的就和他说了我生活中的魔难和遭遇,处于苦难中的绝望,也讲了我心中的那个向往——脱离人间,回到天上。于是他说:“你跟我一起修炼吧,只有修炼才能回你的家。”我却说:“等我找到和师父的缘份,我就跟你一起修炼。”

慈悲的师父看我还这样迷,就顺着我的执着,让我找到了我所要找的答案。我兴奋的对他说:“我找到答案了,我跟你修炼!”

他把电子书传给我。可是我的思想业太大,看书的事被我抛在脑后忘记了。我知道大法好,不喜欢邪党,这是真的,因为中共对老百姓从不说真话,所以当他告诉我退党保平安时,我很痛快的答应“三退”。

师父看我不悟,就继续点化我,“他想修炼,所以,发出的这一念是最珍贵的。佛教中讲佛性,佛性一出,觉者们就可以帮他。”[1]

一天我躺在床上想睡午觉,可脑子是清醒的,又看见画面了:从窗外飘進来了一枚方印,越飘越近,飘到我面前时一下成了古代的那种卷筒画卷,慢慢画卷展开来,里面出现了古代的那种繁体字,竖排从右到左一行一行给我看。可我一个字都不认识。画卷又重复出现了一次,可我还是没看懂,一着急,眼睛一睁,什么都没有了。

好奇心又让我去问那位法轮功朋友。他就放了一个视频给我看。视频内容好像是说宇宙有劫难,众神下走……没看完网络就断掉了。

一段时间,我身体出现了以前的那种眩晕,走路往一边倒,我也不管它。奇怪的是,不知道怎么我又不晕了。过了几天的一个晚上,我的心脏突然狂跳不止,躺在床上不能下床。家里没人也没药,我很害怕,绝望的告诉了这位朋友。他让我求大法师父,我犹疑不决,他问:“你有别的办法吗?”我说:“没有。”他说“既然没有为何还不赶快试试,求师父救你!”于是我就在心里诚心的发出一念:“转轮圣王,如果我和您真有缘的话,您帮帮我吧!”就这么一念,过了一会儿我的心脏就不难受了,心跳也很快趋于正常。半夜感觉有股气流在身体里转,热的我把被子都掀了。

第二天,感觉两眉之间有东西在往脑子里钻,往起聚。我又去问他,他说:“恭喜你,师父收你当徒弟了,给你开了天目。”我问:“天目是啥?”他说:“你看书了吗?书中有答案。”

从这天开始,我打开了《转法轮》这本书。在书中找到了我要找的师父,解开了我多年的疑惑。我终于得法了!

得法不久的一个晚上,做了个梦:在一个大院子里停着一艘金色的大船,我站在那里象个孩子一般乐的直蹦,口里喊着:“船来了!船来了!”学法知道了那是师尊救度众生的法船。我终于蹬上法船,要随师尊归航了。

修炼

刚刚得法的我,被书中博大精深的法理吸引,浅显的文字讲出了人有魔难及其原因,我从疑惑到信服。那种从小养成的好奇心,求知识探索的心,让我不停的看书,学各地讲法,跟着师父的教功录像带炼功,学着老大法弟子样子发正念,也随着同修的引导上了明慧网。通过明慧网了解了更多大法真相,和大法弟子被残酷迫害的众多案例。我边看边哭,世界上怎么还有这样残忍的事,就因为要做好人,要修炼。

我直接把翻墙网址发到了我的网络空间里,我要让世人都知道真相,知道邪党的恶毒,修炼者的慈悲和善良。我也学着象老同修那样跟人讲大法真相,劝人三退。那只是对大法的感性认识,还觉的自己根基很好,修炼的不错,并没有理解修炼的实质。在人心和长期党文化形成的观念中,那种强势,控制心,争斗,向外看,戒备心,猜疑心,妒嫉,面子心,以自我感受为中心,不考虑别人的感受,造成自己和同修之间的矛盾不断,还以为我在帮同修归正,自己做的对。

师尊看我不悟,直接点化我。一天早上,我刚睡醒,就在床对面的墙上显现出一个动画皮影戏,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两个小皮影人正在打斗,一个拿矛,另一个拿盾,打的很激烈。我马上知道了,师父是告诉我矛盾中我没向内找,在向外推,找别人的不是。

师父说:“修炼人和常人之间的这个区别呀,从表面上看没有任何区别。不是说修大法了,今天你就是象个神一样。形像上没有变化。你走在神的这条路上,唯一的变化就是,你与常人在思考问题的方式上不一样了。有人在修炼上看上去很精進,也在学法,也在炼功,可是哪,不向内找。不向内找啊,大家想想,那不就是常人嘛。常人谁向内找啊?常人哪有向内找的?碰到任何矛盾,我得想想我自己哪错了,真的想明白了,跟人家说声对不起。如果你在中国,人们会说你是精神病,因为整个社会的道德都被邪党给破坏了,常人他不会这样思考问题,碰到矛盾都互相在指责对方,最后就越来越激化。作为大法弟子不会这样。”[2]

师父的法一遍遍在洗涤着我的身心,我开始学会道歉,学会不去指责别人,当自己觉的气愤,委屈,难过时,都会想想自己到底哪里又错了,又没考虑别人的感受了。网络让我有机会了解真相,得法,被救度,但就象师父讲法中说的:“这个社会已经乱了,那个网已经是什么不好的东西都搅在那里,简直是象魔鬼一样,在周转着,什么东西進去都搅在里边、混在里边扰乱社会、人心、道德、传统,改变着人的生活状态,鱼龙混杂。”[3]

我初学的时候修炼状态一直不好,除了偶尔用计算机笔记本学法外,多数时间都是泡在网上唱歌,聊天,看常人的东西,还为自己找借口,说要和常人结缘,好讲真相,学法也静不下心来,一上网就是大半天,家务事,孩子,什么都不管。师父多次在梦中点化我:在泥水中我弄得脏兮兮的。明知道不对,可还是改不了。直到有一天,我上班去了,丈夫回家后看到家里饭菜都没做,一气之下,摔碎了我的笔记本电脑,打电话到我公司,在电话里一阵怒吼和谩骂。当时,那心里的滋味别提多难受了,怨恨,委屈,诅咒,面子心,都出来了。

回家后,我没和他吵,忍着心里的火,静下来,找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电脑没了,手机上还有电子书,看完师父二零一四年讲法后,我萌生一个想法:“我想要书。”我对着空中喊:“师父,我想要大法书,我要《转法轮》。”我有这个愿望,师父就给我做了安排。我在网上又认识了一个新学员,他也是在网上得法的。他问我:“要书不?我有书。”我乐坏了,问他书哪来的?他说,那年他去香港玩,香港同修半卖半送的。他说他刚好出差,路过我所住城市附近,给我带了过来。我乐坏了,高兴的不知道说什么好,就把这事告诉了引导我得法的老同修。他提醒我,要注意安全,别被邪党特务钻空子。我说:“为了得到书,就算有被抓被关的危险我也不怕,得法是我今生的根本。”

我如愿以偿的请到了师父的《转法轮》,还有几本其他讲法。有了大法书后,我知道师父在鼓励我,让我精進。我开始慢慢的离开了网络,回到现实中来,跟朋友、亲人、同事们讲真相,走到街上给路人讲真相。自己用空白书签,写九字真言送给明白真相后的常人。就这样“巧”:我在路上碰到了当地的同修;在公交车上碰到了住在我附近的同修,再后来,我自然就進入了学法小组,和同修在一起学法,交流,发正念,讲真相,有了正常的修炼环境,开始正式修炼。我的老同学和妈妈先后也走入了大法中修炼。

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兑现着自己史前誓约,我深深的知道。我能从得法走到今天,一切都离不开师父的安排、保护,离不开老弟子同修讲真相中的无私付出和帮助。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走到今天,坚持修炼讲真相的老同修们就象棵参天大树,他们把希望的种子撒给了新学员和等待得救的世人,唤醒了我的神性,让我得到宇宙大法,知道了自己的使命和责任。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感谢老同修们在风雨中的唤醒和帮助!

我会和老同修一起,继续共同精進,传播真相,让更多的世人从红魔邪党的谎言中醒来,走向未来。虽然这条修炼的道路很艰辛,不管道路有多远,时间还有多长,我都会跟随师父引导的路一直走到圆满。

以上交流,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