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永随师 坚定实修

更新: 2021年07月2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在大法中修炼快三年了。下面把我的一点体会与大家交流。

一、重生

在小的时候,我跟着母亲看《转法轮》和听师父讲法录音。那时候我没有真正走入修炼,只是知道这本书很好,但是师父讲的法已经在我心里扎下了根。

修炼前,我一直在人世中泡着,沾染了许许多多不好的东西。在初中和高中的时候,我变的越来越易怒,只要稍有点不如自己的心意,就会顶撞父母,甚至会骂自己的母亲。在学校,我维护着自己的自尊心、名利心,执著于成绩和名次,患得患失,变的越来越自私。从初中开始,我还会看黄色的东西,精血之气一次一次的泄掉,身体变的越来越差,样貌变的越来越丑。和其他人说话时,不敢看别人的眼睛。

大三暑假在家的时候,黄色的东西干扰的越来越重,我感觉无法摆脱它,好像它控制了我一样。师父唤醒了我。我突然记起了我要修炼大法。从那天起,我开始读《转法轮》,要母亲教我炼功动作。有一天打坐的时候,突然一股热流出现在小腹部位。后来与家人同修交流时,知道了师父把法轮下给我了。

通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我真正体会到了修炼的美妙。我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了,心里有缓冲的余地,知道了炼功人要做到“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1]不会和人家明明白白的起冲突。知道了要孝顺父母,要尊重别人。在学校,我不再过分无理性的去执著于成绩和名次,患得患失。我按照师父讲的法要求自己,不和人家去争,把心摆正,顺其自然。我不再过分的被色欲心带动,自己可以控制自己了。我的样貌变的越来越端正,背挺直了,身体变的越来越好,也没生过病,皮肤也变好了。我在法中重生了。

二、过关

刚走入修炼,第一关就是色欲关。我记得特别清楚,一天中午,睡觉的时候,自己突然全身动不了了,然后,一幅幅美女的图片就给我看。我意识到:我是炼功人,我不能这样。

修炼以后,过了好多次色欲关,但是都不能很好的过去。一次次的在师父慈悲鼓励下,继续往前走。记的有一次,在梦中,我走在路上,天上黑压压的,乌云翻滚。突然天上拉开大幕,满天的神,有一个神在擂鼓,在看着我。醒来以后想到师父的讲法“重锤之下知精進 法鼓敲醒迷中人”[2]。

在过色欲关的时候,师父有时候会提前在梦中点化自己。看到自己在一个破旧的房子里打扫垃圾,我知道自己要过关了。在色欲过关当中,自己过的跌跌撞撞的。在梦中,师父让我看到了有色魔在另外空间的干扰。在梦中,我也能逐渐的守住心性,过好色欲关,达到大法的要求。

刚得法的时候,思想业特别重。修炼的时候,每天坏思想都在往出翻,很凶。师父说“能坚定者,业可消”[1]。我就坚定这一念,坏的想法、念头跑出来,我就排斥它、抵制它。通过一段时间的修炼,我能排除它,不受它的干扰。

学法是我每天的必修课。在学校,没有大段的时间,我早上起来发正念,炼功,然后学半个多小时的法,中午学半个小时的法,晚上学一个半小时的《转法轮》和师父的各地讲法。

通过学法,我提高的很快,每天被师父推着往前走。就象师父讲的:“而这部份后得法的人提高的很快,对他们的要求也就高,层次提高的也就快。大家觉的难度大一些,困难多一些,也就是魔难好象多一些,这是必然的”[3]。有时候觉的压力很大、很苦,各种干扰都会有。我明白了不能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然后向师父诉苦。师父说过:“所以我们要在这样一种复杂的环境中去修炼,得能吃苦中之苦,同时还得有大忍之心”[1]。

通过学法,我不再把发生的事情当作是偶然的了,而是把它当作自己提高的机会。我遇到矛盾就向内找,逐渐的找到了自己的执著心,有妒嫉心、色欲心、争斗心、埋怨心、怕心、爱面子的心、安逸心、欢喜心、自以为是的心等。

在修炼中我见证了大法的美好与神圣,悟到了修炼的严肃性,明白了师父对弟子的慈悲苦度。弟子会一修到底,走好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完成好自己的使命跟师父回家。

个人层次有限,希望我的得法之路能对青年同修有所帮助。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鼓楼〉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旧金山法会讲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