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法会成功召开 师尊致贺词

更新: 2021年07月19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一年七月十九日】(明慧德国记者站报道)二零二一年七月十八日,德国法轮功学员在首都柏林召开了法会。慈悲的师父发来贺词,教导大家:“大法弟子的责任是助师救度众生,因此为了能完成好你们的使命,首先要修好自己。”

法会上,二十位学员交流了如何在困境和挫折中学好法走正路,在矛盾中向内找,摆正与常人的关系,多救人。学员们的发言真诚朴实,一路走来的心路历程和见证大法神奇的过程引起与会者的共鸣。

图1~5: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二一年德国法会上发言。
图1~5:法轮功学员在二零二一年德国法会上发言。

珍惜修炼环境 站在为他的角度思考

四年前唐静刚搬到法兰克福,就接手了许多责任。她被告知向政要讲真相是法兰克福的薄弱项目。克服了心中的不安后,她和同修们成立了一个给政要讲真相小组,开始和议员们接触。

有一次她接到一位州议员的邮件,语气很不客气,说不想再收到法轮功的信息了。唐静的第一念是感到自己有点受伤害,对这位议员也产生了负面想法。过了一天,唐静在给这位议员回信时,意识到自己的那颗私心。她说:“我只去感受自己的心情,没去考虑他的未来,我问自己为什么不再给他一次机会呢?我就很平和地给他回了信,解释我为什么要给他寄资料的原因,希望和他面谈一次。很快我接到了他面谈的邀请。”见面后得知那位议员是听信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谎言污蔑,最后议员的态度完全转变过来了,还多次给学员寄来贺词。

唐静还分享自己在媒体工作中修去不愿被人说的心。虽然是学中文的,但是她写的新闻稿常常被媒体同修指出问题。毫无预警地被批评几次后,她发现自己的心不那么容易波动了,心性在一点点提高。在协调法兰克福的讲真相过程中,心胸更加宽广了。她深深地珍惜媒体和学法组“相得益彰”的修炼环境。

贾峰在大法中修炼了二十多年,他交流了自己在学法组修自己一思一念的体会。他所在的炼功点人不多,大家关系都比较融洽。一个新来的同修打破了原有的和睦。在和新来的学员心性摩擦中,贾峰发现自己的失落和不满是因为自己在组里的地位受到动摇,“她的到来让我感觉受到冲击、产生隔阂的原因,是否也是我的私心造成的呢?我回想我们小组以前的状态,那时候大家在讨论问题或交流时,由于我是老学员,学法时间长一些,针对一些问题,会有自己在法上的理解,或者会找到一些师父的相应讲法来帮助其他同修。不知不觉中,有了自以为是的心,而自己却没有察觉。这位同修到来后,她也经常在小组交流中谈自己对法的理解,整个交流过程也更显得多元化,小组协调人也与她走得越来越近。我感到自己不再象过去那样被重视了。”他努力排斥自己对同修不好的想法,却还是收效不大。他意识到,原先的认为“矛盾都是好事”,还是站在为自己修炼提高的角度上看问题。而当站在为他的角度上看问题,去掉对对方的负面想法就容易些了。

疫情中不负使命 逆流而上

来自Karlsruhe的康斯坦斯(Constanze)是一位教师,她分享了自己如何在纷杂中找到真我,在疫情期间给校长和教育部写信讲法轮功真相。

通过自己的电脑始终完成不了更新一事,她意识到自己的修炼状况没有更新。在各种日常事务和政治观点上把自己混入了常人。她觉得自己得把一切做的更好。她说:“我认识到,一切事物都是法的表现,一切事物都有其合理性。我应该以尊严和尊重来对待人们,而不是用所谓善意的同情心来对待他们。”她把自己专注在真、善、忍上,不再想当然的评判人和事,发现有更多的学生愿意对她说真话。

丹(Dan)在很长时间内感到自己在修炼上没有提高。他自问是不是自己不够信师信法。他的家庭,就象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瑞典的许多其他家庭一样,无法逃脱社会主义横行和社会道德下降的潮流。他说:“这削弱了我的正信和对自己行为负责的能力。这些东西通常是在具有传统价值观和信仰的家庭中培养出来的。然而社会主义的实行让这种信任被一种虚假的信任和关怀所取代。”他感到由于社会主义和它提供的所谓自由,自己失去了基于家庭、祖先的智慧和信神的文化。

疫情中他出现中共病毒的症状,他把它视作对修炼人的考验,战胜了恐惧,并认识到自己修炼状态出现严重问题。他发现自己常常为了得到被他人肯定的满足感而做事,向内找也是为了获得别人的认可。他分享道:“我不可能不付出就得到任何东西,就象社会主义让我相信的那样。如果我想在修炼中取得进步,我必须付出更多,对我的生活、修炼以及我的一切所思所为负责。”

新老学员在大法中熔炼 愈加坚定

来自Augsburg的学员丛文杰是在中共迫害开始前得法的老学员。她以前觉得自己是没有什么欲望和执着的人。自从有了一份常人工作,才发现每天所面对的那些不经意间遇到的种种诱惑才是对一个修炼人最危险的,有意无意的放纵与懈怠,很容易让人偏离修炼的路。刚开始上班时,她不混同于常人,不生气不抱怨,甚至同事都替她打抱不平。然而她的心态在慢慢改变。有一次从中国来的客人非常不讲理,她第一次据理力争。这第一次发火的结果是客人态度变好了,也买了东西,彷佛皆大欢喜。但自那以后她渐渐的陷入了人的理中,脾气也变不好了,爱听好话,自我感觉越来越好。体重的迅速攀升、高居不下使她警醒,意识到自己完全陷入了常人。她开始从新归正自己,充分利用所有的时间在修炼和救人上。坚持了半年多,体型依然没有很大变化。她继续深入找原因,意识到根本原因是早已深植于自己身心的惰性。她说:“在修炼的路上我还只是一个初学者,更应当抱着初学者的心态谦卑的去学法、修自己。”“我会时刻提醒自己坚守初心,踏踏实实的走好自己的每一步。如何不再被人世诱惑,在修炼的路上坚守初心。”

瑞士学员迪普(Diep)是近两年走入修炼的。她在默默抱怨丈夫长期找不到工作中,意识到修炼的严肃。她发现自己一直把修炼看成是能得到更好的、更舒适的生活的保证。当遇到问题时,会用向内找来化解表面上的困难或痛苦。向内看,认识和去掉执着成了一种形式,实际上心中在担心和怀疑,怕问题得不到解决。在同事间的矛盾越来越明显,来自管理层的压力越来越大,感到无法承受的时候,她问自己:“当我的自身利益受到影响时,我还会跟随师父吗?当我的执着对抗我时,我还会遵循法的原则吗?”“ 在那一刻,我感觉到我的心在大声的说,我会。这时我感觉浑身轻松,仿佛身上卸下了一个沉重的负担。”她在修好自己上下功夫,不再被矛盾和冲突带动,把同事更换频繁的状况看作是讲真相的机会。她说:“我有责任给众生一个被救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