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不怠 出现问题法中修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四日】武汉肺炎爆发已经半年多了,在这六、七个月的时间里,我个人修炼状态发生了不小的变化,身体和心性上都有提高。下面就谈一下我的体会,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

面对疫情 救人不怠

今年过年期间突然爆发武汉肺炎,如此严重的形势我有点不知道怎么应对了,心静不下来,因为太突然了,大淘汰真的开始了吗?家人也恐慌。我看动态网上的新闻,心里渐渐平静下来,结合法轮大法法理告诉家人:这是对着迫害大法的恶人来的,咱们家都知道大法好,知道大法真相,而且师父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有师父保护咱家没事,并嘱咐家人随时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家人明真相都相信法轮大法好,下楼出去办事都会默念。

小区被严密封锁时,我们的集体学法一直坚持着,两、三人一组,就近学法,一周集体学法两、三次,学法后在法理上交流对疫情现状的看法。同修们都悟到更要抓紧救人,每天看见新唐人电视播出的疫情蔓延形势,死那么多人,我们都很难过!因当时没有这方面的资料,同修就上明慧网下载当日文章,稍作修改编辑、打印出来,然后分给同修大量发放,告诉民众念救命的九字真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得救。

我每天上午学一讲法,再背两、三页法,下午出去救人兼买菜。小区被封,有人站岗,不让出去,居民就把隔离带扒开个空子出去,我也就跟着出去。我求师父让我遇到有缘人。每次我都能遇到人并抓紧时间讲真相,告诉他们:武汉死了很多人,人类的医学没有办法了,就用神的办法吧,诚信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能保命,这是佛法,有神佛保护,病毒不敢接近你。凡是加入过中共党、团、队组织的,就告诉他们“三退”能得救,人们都非常愿意听,并退出自己加入过的恶党组织。上楼下楼遇到的、一走一过碰到的人都赶紧告诉他们念九字真言能保命。特别是平时难遇到的药房的员工、饭店的厨师、外地打工回来过年被封在当地走不了的,我都给他们讲真相。

有一次我去同修家,在路上遇到夫妻俩,说是另一个小区的,回来过年。那天出来的时候小区是开放的,买完菜就回不去了,小区封了,问我怎么能绕道回去。我知道这是师父让我救的人,我让他们别着急,先听我告诉他们躲过瘟疫的办法。他俩听的非常认真,然后告诉他们回小区的办法。

因为家人不修炼,都不太敢出门,我就每天以购物为由出去讲真相救人。轮到我值班的时候我就赶紧到亲属家告诉他们自救的办法。亲属得了福报,在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找到了工作。

在这期间我去掉了对亲情的执着:我家孩子由于疫情失业了,看看邻居家的孩子都在上班,窗外阳光明媚,家里的大小伙子却在家躺着玩手机。开始我看到他那种状态心里那个难受啊!但知道是那个对亲情的执着出来了,就背法:“你干涉不了别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别人的命运,包括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他们的命运,那是你说了算的吗?”[2]并发正念清除干扰。

就在我的心真的平静下来后,就有单位打电话来招人。儿子不会的技术那家公司免费网上教授。因为疫情严重,当时还不能上班,但有正常的工资,而且工资不低。我的心性提高上来了,儿子的境况就跟着往好的方向变。

修去各种人心

今年过年后我的身体出现了不正确现象,大便时经常流血,而且越来越多。我一直没当回事,因为修炼人没有病,修炼大法二十多年来我的身体非常好。六月份我去外地姐姐(同修)家串门,我跟姐姐说了此事。有一天晚上,姐姐把我叫醒,说我身体不正确状态是那三万元钱的事。说师父可能是点化她,让她告诉我。

我这才想起来那件事。前几年爸爸在妹妹家给了我三万元钱。那钱是我争来的,因为我感到委屈:爸爸给了姐姐和妹妹钱,唯独不给我。以前还说要给我,可是一直没给。我对爸爸的怨让他老人家有点受不了,就让妹妹攒了三万元钱给了我。爸爸原来说他在谁家就把工资给谁,可是他在妹妹家却给了我三万元,我开始不好意思拿,后来说是给我儿子的,我就接了。

我当时人心多而且重:不平衡的心,妒嫉心、还有利益心,怨恨心、争斗心等等。这次姐姐一说,我才猛然悟到这是师父点化我,我拿了这笔钱,我不再怨恨和争斗,这些应该修去的人心没修去而是藏了起来。人心不去,那就是没修。我要了爸爸的钱,如果爸爸真的不欠我的,我就失了德,掉了层次。作为修炼人,我没有替妹妹着想,也没有想到爸爸的感受,我太自私了!想到这我心里很难过,很懊悔自己心性怎么那么低呀!这直接伤害了爸爸和妹妹!

姐姐让我跟师父承认错误。我第二天早上给师父上香,磕头认错,承诺回家马上把钱还给妹妹,向爸爸承认错误,三万元钱是妹妹的,就不应该要。向师父认错后,我的心里去掉了一块心病,轻松多了。

我又突然想起小时候看到大人摸小母鸡有没有鸡蛋,我很好奇,也想学学。一天我把邻居家一只鸡抓住学大人那样去摸这只鸡有没有鸡蛋,我可能把小鸡弄伤了。我现在肛门流血,可能与当年欺凌的小鸡有关。我又想起小时候还丢弃过一只猫,那只猫往家里的被子上撒尿,家人让我把猫扔到了荒郊野外。那只猫多可怜!这都是造业。

我向师父保证,永远不欺凌弱小善良的生命。

后来师父点化我,还有不易察觉到的色心。小的时候我对村里的某个男孩特别动心,一见到他我就心跳,特别想见到那男孩;上中学时,我也喜欢某个男同学,后来我还去他学校找过他,还给他写过信,等等,这种事我想起来不少,这都是色心啊!我都不要,都去掉,让色心死。是慈悲的师父帮我把这些隐藏多年的色心翻出来,去掉它!

有一天我想学法,随意打开《转法轮》,一段法呈现在我的眼前,“这么点事你还过不去吗?都能够过的去的。”[2]非常显眼,我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师父给我吃了一颗定心丸,这不是病,是消业,师父在给我清理身体。

回家后没有马上把钱给妹妹送去,心想七、八天后就发工资了,那时再给妹妹送去。对修炼还是不严肃,说到没有马上做到,所以便血又严重了。心里有点放不下。一天晚上我突然莫名的害怕,心跳的不行,躺下睡不着,感觉周围阴森森的。我就起来发正念背法,求师父帮帮弟子。师父用大法轮给我调整身体,我真切的感受到法轮旋转的声音和清凉的感觉。我还看见一个阴森森的生命退去了,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又一次救了我,替我承担了罪业,消去了我身上不好的东西。第二天我的身体就正常了。我马上去银行取了钱给妹妹送去。当时还反映出怨恨心,我就及时修去,不能让它再藏起来了。

前后经历半年时间,身体逐渐正常。

我上班时,知道有的同修每天出去讲真相救人,我也想能天天出去救人。现在半年多没上班了,我也能天天去救人了。特别是早市设到我家门前来了,每天早上出门就能给人讲真相救人。我想什么,师父都知道,这是真的,师父在成就弟子啊!

本来我的皮肤不是很白,现在经常有人说我皮肤好,真白,我说出实际年龄,人们都说不像,比实际年龄年轻、漂亮。其实我知道一切都是师父、大法给予我的。感恩师父!

在武汉肺炎刚爆发时我做了个梦:看见一个金字塔,白色的,不很高,好像是从我的天目中看见的,我的视线在塔的内侧,角度有七十度的样子,我能看见塔顶。虽然不很高,但是上去有难度,我明白:修炼到了最后冲刺的阶段了,不能松懈,要严格要求自己,再难也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多学法,平稳的走好每一步,师父在塔顶等着我们呢!

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救度之恩!合十

谢谢同修无私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