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妈妈一起向内找 摆正救人基点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26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五日】二零二零年七月五日,是我家附近一农贸市场的集日,妈妈象往常一样带上真相资料,去市场讲真相救人,三、四个小时,劝退了十余人,又饿又渴,对她来说,这都无所谓。

第二天早上,起床炼功,妈妈感到手不听使唤,发麻,抬不起来,下地走路,腿软,不听使唤,于是便发正念,“铲除黑手烂鬼对我的迫害!”求师父帮弟子,一边喊来妹妹发正念,也不敢告诉爸爸,因爸爸是常人,妈妈怕他着急。之后,妈妈下地炼功,勉强站稳,只能用一只手炼。

这时,爸爸开门進来,妈妈就放下手,爸爸说:你怎么不炼了?还没等妈妈回答,爸爸自语道:“哦,你消业哪!”

然而,几天过去了,情况不是想象的那样,身体不见好转,还读不了法,看书串行,在爸爸面前也瞒不住了,走路直摔跟头。妈妈和妹妹有点慌了,没有了正念,显得有些急躁,爸爸坐在沙发上落泪,他可怜妈妈。只有弟弟不为其所动,一直一言不发,默默地发着正念。

妹妹给我打电话,把妈妈的情况告诉了我,最后,她说:“妈妈手抬不起来了,咋办?”听此话,我心中立刻发一念,没事,会好起来的,我不怕。但是心里不怕,嘴上还是数落一番妹妹:“咋办?你说咋办?你不是个小宇宙吗?又要向外求?”

晚上下班,立刻回妈妈家,一看,果然不轻,妈妈需要人搀扶,就是常人说的“脑梗”。于是,鼓励妈妈一番,一定加强正念,你三件事做得那么好,不会有事的,向内找,是不是还有什么执着没有放下,找到它去掉,也就是前一秒后一秒的事。

妈妈很刚强,不用别人扶,自己走,总是摔倒,依然面带笑容,我知道她怕连累我们,怕我们有压力,就这样,妈妈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可是身体还是不见好转。

有同修说;“都半个多月了,时间长了,怕拖出实病来。”妹妹心里又没底了,找同修来帮忙发正念吧。我们也向内找,妈妈情况与我们子女有关,于是深挖自己,加强学法,首先做到不向外求,不依赖同修,与妈妈切磋,到底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导致迈不动腿,什么人心不去,让旧势力钻空子,捆住了手脚。

妈妈不善言谈,不爱表达自己,有事总是闷在心里,不与人沟通,在学法小组也如此,每次学完法后,妈妈从不表达自己的看法,不与同修交流。这使我很着急,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差在哪里。于是我的急心表现出来,大声训斥她,妈妈也不生我的气,我明白,她不是不生气,而是母女情又出来了。

于是我又归正自己,耐心帮她分析,在法理上悟,一句一句的教她读法。与此同时,她晚上不睡觉,一会去一次厕所,我们也不能睡。

师父看我不悟,就在梦中点化我,大雨中我撑着伞,与两个药店老板一起走,到一个老板的药店,问人家三种药,多少钱?又到另一个药店,同样问这三种药价钱,之后,向自家一边走一边想,我家也有药,为什么上别人家问。梦醒了。

第二个梦,自己开着车自西向东行驶,路上无车,眼看就要碰上路边一辆停放的大车,于是下来看,这才发现,我在开着一辆二十多米长的大挂车,车前方站着一个男子,我回头问他,怎么不帮我指挥一下呢,他笑着说;“这条路的宽度够你跑的了。”梦醒,我茅塞顿开。

大家学的都是一部法,自己的关、难,为什么向别人去讨教,师父不是把法也传给我了吗?我也有师父的法身保护啊,师父给我留的修炼路够宽的,只要按师父的法去做,脚踏实地的实修,是不会偏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谢谢师父点悟。

妈妈遇到的关难,也有我要修的,日常我修炼也不精進,整天忙着工作,学法当成任务,炼功,时常早一半晚一半,整天处于忙乱之中。找自己,放下急心、烦躁心,我的急无非是想让她快点好起来,不牵扯我的精力,而不是在这件事上找出自己的根本执着,遇事总想打快拳,只想把问题解决了。

修炼不是为解决问题,而是去执着心,师尊在《转法轮》第二讲说:“我不会动手治的,就这一关你都过不去,今后在你自己修炼的时候,你会出现许多大难的,这都过不去,你还修炼什么呢?这么点事你还过不去吗?都能够过的去的。”[1]心不去,不好的物质不去掉,不转化成德,哪来的功啊?!没有功,怎么转化本体?于是放下在常人中长期形成的急躁心,耐下性子,和妈妈用手指一个字一个字去读法。不去看她,不去数落她,不去看她的缺点,手好没好点,腿好没好点,而是在法上与她交流。

得法这么多年了,每天三件事不落,参加学法小组也从不落下,《转法轮》读了不知多少遍,究竟得到多少法理?遇事按没按照法去对照,用没用法来指导自己的言行以及思想?心变没变?这是关键问题。

找来师父经文《转法轮(卷二)》〈佛性〉,妈妈一遍又一遍的读,读着读着,她说:“是我错了。”“怎么错了?找到了,就说说吧。”她哽咽着对爸爸说:“这些年,我从没拿你当回事儿,从没瞧得起你,恨你、怨你,是我错了,我总认为你没有跟我一条心过日子。”爸爸说:“你恨吧,我不记你的仇,也不怨你,因为你的生辰八字造就了你的脾气、秉性,不是你这个人不好,而是命,所以我原谅你。”

我在一旁说:“得法了,命可以改,生辰八字也可以改,得法了,师父把一切都给改成修炼的命,因为我们生生世世就为这个法来的,我们是修炼的生命。”

爸爸说:“她没按你师父说的话做啊,她如果按法上说的做,她不是这样的,因为《转法轮》我也看了,这么好的法,给你们学白瞎了。”

我与妈妈对视,无言以对,心中暗自发誓,从今天开始,一定安下心来,脚踏实地按师父说的做,即使悟不到更高层次的法理,就按法的表面文字做,也没做到啊,怎么还能怨恨呢?埋藏这么多年了,太可怕了。

为什么长期“恨”?这“恨”从哪来?找它的根。这么多年,这个“恨”成为自己生命的一部份了,形成了个假我而不自知,怎么来的不清楚,又怎么会去掉呢?向内找,今天必须找到它,去掉,今天咱们不是母女,是同修。我要打开你心门,看看你的心到底装些什么东西?于是,妈妈边哭边把我的思绪带到了那个疯狂的年代。

一九四九年,中共邪灵,有步骤、有计划、有目地的,开始了对中国人民的迫害。那时,妈妈才四岁。她的家族祖辈都供佛,家中很多大喇嘛天天诵经,一九四八年,她的父亲说有个叫“共产党”的东西要来了,我要走了,于是就开始给自己打棺材,并告诉家人“小满”那天,他就走,那天夜里,他就睡过去了。不久,灾难来临了。

邪党不信神佛,舅舅们怕家里的佛像被毁,就用布袋子装起来,背到黄河边,扔進河里。紧接着打土豪分田地,划成份,直到她兄弟姐妹六人四散逃命去了,剩下十几岁的妈妈与姥姥无处可逃,留下来承受了一切,每天在挨打、挨骂、挨饿、屈辱中度日,姥姥每天被拽上台子,被人打,让妈妈在一旁看。为了能扛住打,在三伏天,姥姥做了一个棉的蒙古袍子穿上,得以度过昏天黑地的时光,就这一幕幕永远的刻在了妈妈的脑海中,她绝望了,从此她仇恨一切,形成了麻木的性格,影响了她的婚姻,以至到目前,对她的修炼造成了无法估量的干扰。

带着满腔的仇恨、满肚子的委屈,几十年的婚姻生活也没能如意,失眠伴随了妈妈半生,一九九八年夏天,妈妈得法,去邻居家学法,窗外传来嘈杂声,她的大脑立刻浮现出一幕,又打她妈妈了,她不知这是干扰,接着心神不安,念错字,口中念着法,思想却回到那个令人恐惧的“文化大革命”斗争现场。

妈妈不会修、不会悟,不知道这是要自己去什么心,也不与同修交流,这种场景时常出现,导致夜里失眠,一直干扰她这么多年,时间长了,便形成了很多执着心,并不断加强它,她把邪党给她造成的这一切全都发泄到爸爸身上来,百般挑剔,限制他与亲属走动等等一些琐事上,家庭无法和睦。

二零零四年,《九评》发表,同修们都抢着看,她就不愿看,说那是给常人看的,它干的那些事,我都经历过,仿佛就在昨天,当时我们也没有意识到这是共产邪灵怕被解体,而不让她看,而没能及时认清这个邪灵因素,导致她被自己形成的观念阻碍,她学法不得法,陷在自己设的框框中,冲不出去,每天机械的做着三件事,象完成任务一样。急心导致她吃饭时急着出去讲真相,碰到有缘人三言两语,又急着奔下一个人,天黑前,急忙回家,不是这个忘给护身符了,就是那个忘给《九评》了,总是留有遗憾。糊弄一口饭,急着学法,然后忙着睡觉,整天忙着干这件事,又急着干下一件事,读法也着急,丢字,落字,以至于酿成自认为难以逾越的关难,便导致这次很重的病业假相。

原因找到了,就是被邪党灌输的假、恶、斗掩盖了本性的善。而我们也长期被妈妈警告,少接触人,不掺和事,不与人深交,这世上没有你的亲人,免受伤害。时间长了,我们也在思想中形成了怨恨、愤愤不平、自私、狭隘的性格,并把这种状态带到救人中。给众生讲真相,不是想让他们知道大法有多美好,而是让他们知道邪党怎么恶,把争斗心带到救人中,比如:“你得到共产党好处了?”“没有”,“那天要灭共产党时,你要随它去?你是不是傻啊?”我说,妈妈,你每天出去救人大多数情况是你对每个人骂了一通共产党,把你心中的积怨扔向了对方,是不是?妈妈点头称是,我说,为什么我能知道你的心思,因为我也是这样做的,并不是把众生得救放在第一位,基点站歪了,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一种观念形成后,会控制你的一生,左右这个人的思想,以至于这个人的喜怒哀乐。这是后天形成的。如果这个东西时间长了,会溶在人的思想中,溶在真正自己的大脑中,它会形成一个人的秉性。”[2]

那么又如何不被邪灵左右呢?仇恨和怨恨这种东西是人所有的,那么我们修炼是为了什么呢?成神,成佛,圆满,那么神佛应具备的是慈悲,我们是来助师正法的,我们的目地是返本归真,回到那个当初来的那个圣洁而又美好的地方,而不是要把邪党如何。它的解体过程只不过是为了锤炼大法弟子,为大法弟子的提高而留着它,如果不是这样,那样师父一刻都不会留着它。

“如果真能破除后天形成的观念返出人本性的看法来,那就是你来的那个地方,你初期形成的观念,就是你初期造就你的地方的观念。但破除后天的意识观念很难,因为这就是修炼。”[2] “清醒吧!最难的路都走过来了,最后别在臭水沟里翻了船。”[3]

找到了执着,去掉它,解体它,在法上归正,师父帮我们拿掉了这个物质,妈妈日渐好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卷二)》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再棒喝》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