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向内找 闯过身体魔难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三十日】一九九八年一月得法至今,在慈悲的师父的保护下逐渐的长大、成熟,在大法中修炼的神奇事儿太多了,我就不一一列举了,这次主要讲一下在墨尔本正念过关的过程。

一、放下生死

二零一七年一月底,我从中国来到了墨尔本,由于环境相差太大,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使我心里承受到极限,多次心性考验没过去。四月份的时候,我的身体慢慢的一点点的出现了问题,腰部以下身体开始痛,没力气,也向内找,发正念清理,效果不明显。

在八月份的时候,有一天夜里,我突然醒了,我的电褥子着火了,第二天,我又险些被后面的车追尾。之后隔了几天,家人来电话说,我在中国的家里進了四个恶警,企图因为我实名举报恶首江泽民来绑架我。

在国内时,派出所就在找我,在这个期间,我还连续做了三个同样梦,说我是“癌症”,其中第三次梦,有一个大组学法的同修念着我的名字,说已经“转移了”。我的身体也紧跟着出现假相,小腹也开始隐隐发痛,邪恶干扰的我很厉害,不正常的症状一个跟一个的,体重急速下降十多斤,一个常人问我:“你的大脚趾盖怎么是黑的?”

第二天,我的手机浏览器屏幕显示出趾甲变黑的原因是癌症,我马上关上手机,不能看,我不能给邪恶任何市场。

还有一个常人说:我昨天刚看完浏览,你的舌头这样的是有问题的。

我知道这都是陷阱,是旧势力安排的陷阱,想让我承认它们的安排,我在心里对它们说,不管你们耍什么花样,对于我来说就是假相,我只相信师父相信法,我只要师父的安排,其它的安排我都不要,都不承认。

我就对我的脚趾甲说:你是我身体的一部份,我才是主角,你得听我的,不能随着邪恶给我演化假相,你变白色或粉色的吧,真是神奇啊,几天一变,大部份都变白了,还有一块真的变成粉色了,这更增强了我对发正念的信心。

有一天,跟我一起住的女孩问我:阿姨,你病了吗?你的脸怎么是黄色的?是啊,以前我的白里透着红的脸哪里去了?看着镜子里泪流满面的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请放心,弟子这一关一定会过去!求师父加持我的正念。

师父说:“人最难过的一关,修炼必须走出去的那一关,就是放下生死。当然不一定每个人都要在生死面前考验你,但也不绝对排除。每个人面对他自己的最大难关与最大执著能否放下,其实都是在考验人能不能走出这一步。放下生死,就是神,放不下生死就是人。”[1]

二、背法、向内找 去人心

我开始了彻底的剜心透骨的一个心一个心的向内找着,安逸心、色欲心、妒嫉心、显示心、记恨心、报复心、争斗心、委屈心、畏难心、怕心、疑心、依赖心、急躁心、贪吃的心、瞧不起别人的心、觉的自己不错的心、求回报的心、利益心、面子心、证实自己的心,还有眼睛向外看、不看自己,也就是执着别人的执着的心等等,在家时每小时都发正念,清除这些后天形成的败坏物质,然后学法,再发正念,归正自己。但是时好时坏,有时假相还加重。

我一件事情、一件事情的缕顺着,到底是怎样的漏能让邪恶钻了这样的大空子?我跪在地上,开始背《转法轮》,那是第四遍背法(我在国内已经背了三遍),我什么也不想,下班回家,就背法、发正念。当然负面的东西也有很多干扰,我不承认它,来了就清除,灭、灭、灭!就不承认它是我,决不向邪恶妥协。

有一天在背法的时候,一个念头打進来“自私”,紧接着一下子想起了在国内为病业假相的家人发正念的心态,是那样急切的心情:我承受不了失去她的痛苦,不能没有她,和她在一起,就象有相依为命的感觉,当然也有一些没有了她我的打印机坏了怎么办的那种依赖,因为我的打印机和电脑有问题的时候,都是依赖她送到同修那里修好了,再取回来的,甚至我还有想替她承担一点业力的想法。

我问自己,如果是别的同修,我能不能为了同修那样的超负荷的无条件的付出,在我女儿坐月子,都不能去照顾一下,外孙都没时间抱一下,我自己还有店铺要打理,把我整的焦头烂额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了病业同修那儿了。答案是否定的,绝对不会的,因为我的境界还没有那么高。那么,基点就是为私的,为我的,是“情”,是情太重了,被邪恶钻了空子。

师父说:“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2]

那时我被亲情带动的颠三倒四的,从而导致了我被迫害。背法,师父开启了我的智慧,使我终于找到了——一个隐藏很深的最大的执着,为私为己的私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迫害我的身体,那一刻我感到压在我心里很久使我感到喘气都费劲的东西化掉了,身体也有了相应的变化,那一刻我的身体很舒服,谢谢慈悲师父的点悟!

有一天,我读《法轮功》,师父说:“做一个好人容易些,然而要修炼心性就不那么容易了。修炼者要有精神准备,欲正其心,先诚其意。人们生活在世界上,社会是复杂的,你要行善,可也有人不叫你行善;你不侵害别人,可别人会由种种原因来伤害你。在这里有些是出于非自然原因的,你能不能悟到为什么?”[3]

读到这里,我感到象棒喝一样,这就是说我呀,当别人伤害我的时候,为什么那么难过,耿耿于怀,为什么就过不去那个关,我现在才发现是自己心的容量太小了,就是自己不对呀,为什么去怨恨别人呢?他怎样做是他的事,我怎样对待是我的事,我有什么资格去怨恨别人呢?也可以说是我太执着别人的执着了,没有摆正与常人的关系,没有摆正亲戚的关系,没有摆正与同修的关系,也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当别人对我不好时,当别人的一个不友好的眼神,我都很在乎,执着很长时间,所以眼睛总是向外看,不想自己,不去找自己,才造成的各种魔难。

三、清除干扰 坚持讲真相

邪恶对我的干扰很厉害,每次去唐人街真相点的时候,浑身不舒服,感到腿上的肌肉都是硬的,其中有两次在开车的时候,便在裤子里了,我又回家清理干净,又去唐人街。我对旧势力的邪恶说,你不让我去做救人的事,我就去,我就不听你的,我听师父的。那一天下午,我帮助二十四个人“三退”,当然,救人的是师父,是师父在鼓励我。

每当我拿起笔,写这段经历的时候,我的身体马上就会出现假相,症状反复发作,几次拿起笔来,几次放下,我就不想写了,当时我还有畏难心,还有面子心和怕心。

那天是周日,在唐人街,前一天是周六,我努力的讲真相只退了四个人,我想这个状态不太可能退那个数的,就在我们快收摊的时候,在我身边走过四个年轻人,两个男孩子是台湾的,两个女孩子是大陆的,我一讲,那两个男孩子一个劲的点头,两个女孩子自然而然的三退了,算一下退了十一个人。

四、感恩师父救度

在我那些最难熬的日子里,是慈悲的师父的法点悟我,使我不断深入的理解法,在我痛苦不堪的时候,每天都能够听到《普度》的音乐,我就会泪流满面。是师父保护着我,鼓励着我在法中实修。

一天早上醒来,身体异常舒服,我看到眼眶前两个法轮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旋转着,是慈悲的师父再一次给我清理身体,感恩的泪水夺眶而出。

我经历了近一年的身体魔难,在背法的同时,学会了怎样向内找,我深刻体会到修炼的严肃,在师父的苦心安排下,在同修的无私帮助下,我上到网上学法炼功,每天早上两点五十五开始到七点半结束,每天尽量安排两个小时背法,这样对我来说各个方面突破的很快,最终正念战胜了邪恶,邪恶自灭!慢慢的我的肚子不疼了,身体完全恢复了正常。

层次有限,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