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大法弟子的感恩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25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大陆大法弟子,今年八十岁。二十四年前的那个夏天,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夏天——那个夏天,我得法了,成了师父的一名弟子。

在二十四年的修炼中,有一点我是十分清醒的,毫不含糊的,那就是坚定的信师信法。师父说:“学法得法 比学比修 事事对照 做到是修”[1]。我每天自己在家认真学法从不间断,还坚持参加学法小组学法。我们的学法小组无论是在疫情中,在节假日,还是在偶遇警察上门骚扰,都没有停过。同修们堂堂正正的到点就双盘或单盘腿,双手捧着书开始学法。我们牢记师父讲的“一个完全在法上的人谁也动不了”[2],真的是这样。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都感到这个场是那样的慈悲祥和,谁也动不了我们,每个人都受益匪浅,提高很快。

有一个同修,由于某些原因读法时老是受到干扰,不是读错,就是添字或者少字。经过其他同修的善意提醒,她自己也认识到一定要做到敬师敬法,正念排除干扰。现在学法时,主元神很精神,读法很流利。

我们学法小组的几位同修,个个身心健康,人人家中都开着小花,平稳的做着师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比学比修,用实际行动感恩师父,感恩大法!

今年是个更加不平凡的一年,历史已经走到了最后,常人在这乱象中惶惶不可终日,大法弟子心知肚明,更加坚定的信师信法,救度众生。有一次,我遇到我单位的老书记(已退休),谈到了法轮功,谈到“四·二五”万人大上访,他一直很平静的笑眯眯听着,还说:“那么多人,最后走时连地上一点纸屑都没有,都很自律。”听我讲了真相后他同意用化名退出了邪党的党、团、队。他走时还看了看我给取的化名,才放心走了。

在我外出乘公交车遇到不同的驾驶员时,在等红绿灯时,我先是客气的跟他打招呼,然后送上一张真相护身符,祝他平安,再简单的讲几句大法真相,一般都能退出邪党组织,等我下车时还会跟我挥挥手告别。

一个新小区门前设有一个岗亭,每次经过时,看到总有年轻人高高的站在里面。一天我过去和一个年轻人讲话,他弯下腰来听,很认真的听。当我递上真相护身符时,他还仔细的看上面的字,然后小心的放入口袋。我给他讲三退时,我问他姓什么,他会仔细的告诉我,比如姓张,他会说:“是弓长张”,问他名字时,他就告诉我真名。下次再经过时,发现换了一个年轻人,又是这样一个讲真相过程,又是一个年轻生命获救。都是师父在救众生,在此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今年夏天,我已是八十岁的人了,虽是耄耋之人但很健康,耳聪目明,自觉还很有朝气和活力。每天上午基本上是一个人出去救人,这样就省去了因等待同修而浪费时间,讲真相时可以根据当时的情况和不同的人慢慢讲。

有一次,在一个超市门口,遇到一个大学生,才讲了一个开头,他就说他都知道,因为他有个网友,是台湾人,也是大法弟子,给他讲了很多真相。但他还心存疑虑,还没有三退。他说今天看到我八十岁了,看上去还很年轻,头脑如此清晰,才真正相信那位台湾大法弟子讲的是真实的。大法弟子都是这样的好人。我告诉他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才能教育出这么好的弟子。最后他很开心的退出了党、团、队。

还有一次我去了一个卖电子产品的地方,准备买耗材。我跟那个老板讲真相,他就说起“天安门自焚”的事。我告诉他那是世纪伪案,并送他一个“伪火”光盘让他回家看。后来我再去那个商店,他笑着说:“那张光盘我看了,看了!”他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三退了。

还有一次,我从一个小区的一个单元的六楼开始送真相资料。我敲开了一户一户的门,送上一份一份护身符,明真相做了三退的,就记下一个一个的真实姓名,其中只有一个单位的干部没有退出。听到我一声声的祝福,看到我汗流浃背的模样,他们都很感动。其实我自己真的感动,泪水都快流下来了,因为都曾经是师父的亲人,只是因在常人中,特别是魔党的迫害,有人现在还不能清醒,很可惜。

我常告诫自己:今后一定更坚定的信师信法,精進实修,克服安逸心和惰性,心系众生。有三次,是在广场和超市门口,就有人要学炼功法。我当时就做五套功法的动作给他看,因为环境的原因,只教了第二套“法轮桩法”。看到他们的样子,我心中真的感动,因为我们都是师父把我们从地狱捞起洗净,是师父给了我新的生命。

再次向师父献上我真诚的感恩!

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