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救众生 精進步不停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三日】我是一名年逾八十的大法弟子,在修炼路上,紧随师父走到今天,期间既有艰辛又有神奇,这里,我讲述自己修炼中的几个小故事与大家交流。

误印的资料归正了

二零一九年五月,我从一位老同修资料点上拿了一些“五一三”大陆版《明慧周报》,在折叠过程中,发现其中有五份正反两面都打印了同样的奇数页,于是就将这五份真相资料单独存放,夹在一份完好的周报里(作为底稿),想利用做资料过程中留下的只有单面可用的A4纸补上偶数页后,两张粘贴成一份完整的资料,分发出去,之前,也多次这样处理过。

过了几天,我的打印机出现故障,打出来的是白纸,修好打印机之后,就把这事给忘了。到了六月下旬,我突然想起那五份需弥补的资料,找出来想要补印,令我又惊又喜的是发现这五份资料的奇数和偶数页都正常啦!激动之余我心里明白,是师父帮我纠正了错误!

这等奇妙的事绝非出自错觉,因我的习惯是每当有新来的周报我第一时间就会叠好,而这五份是没有折叠痕迹的,因为想日后补上偶数页。平日我更正资料的错误时,由于是两张合并,粘贴痕迹一目了然,而这五份都是完美的单张。我悟到,只要弟子有一颗纯正救人的心,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

电脑网络 “已连接”

二零二零年三月十八日,我请同修重装电脑,网络密码不好使,上不了网,我对此一窍不通,找人帮忙也不巧,心里着急,怎么摆弄也无济于事。我就想请师父帮忙,我点了三炷香,跪地虔诚的求师父给我开智,点悟我。

香才烧了一半,我就去尝试了,结果发现电脑网络“已连接”!我乐啊,不停的感谢师父!我急忙通知同修不必来我家了,同修说本想等会儿来的;我又打电话告诉女儿事情已解决,她说本想早点回家的却一直没空。

疫情期间,大家相互间走动都不方便,小区门口都有人守着。感谢师父不仅让我开窍,还让我去掉了依赖心,同时更加体悟到师父时刻都在身边,弟子无限感恩师父!

疫情中救人不懈

今年正月伊始,由于受疫情影响,大街上冷冷清清,公交车极少,偶尔来部车,车上人也寥寥无几,甚至是空车。

走着走着,路遇一男士,我欲给他一份资料,他说不要,我说武汉肺炎(新冠病毒)你了解吗?你看今天街上行人稀少,可见这次疫情来势凶猛,令人谈虎色变,我送你一个逃生秘诀,你怎么不看看?他走出十几步又折回来,向我要资料。我拿了一本真相册子给他,又给了他一个真相护身符,他说我不要这本册子,要刚才那一本,我笑了,开玩笑的说“刚才那本人家拿走了。”他说没拿走,我在这看着呢,于是我就把那本《天赐洪福》给了他,他笑了,我也笑了。劝他三退,他说他什么也没入。我说你看完真相资料,请转送给别人看,传真相有福报,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轮大法是佛法,能保佑你平安。

继续前行,碰到一位老太太站在餐馆门口,她在看着我发真相册子,我迎上前问:“送你一本法轮功真相册子好吗?”她高兴的说要,我送了她一本台历和逃生秘诀的资料,她高兴的直说谢谢,劝她三退,也说什么都没入过,我想可能是真相没讲透吧。

写到这,我想起师父说过:“人家跟我说,将来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以后还有法正人间,将来会什么样?我说,人见人亲。他们都觉的:“人见人亲”,哦,这道德回升了,这挺好。是,他只能这么理解。道德再回升,人见人也用不着那么亲,是不是?也许方圆几十里看不到一个人,才会人见人亲。我告诉大家,许多预言,不管是各个宗教,大家知道佛教、基督教,不管是什么,都在讲现在世间是什么样。有人觉的:那还很遥远吧。也许,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好了,但是大法弟子在兑现着自己的承诺,就是要把人叫醒。”[1]

这“遥远”的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今天我走了那么远的路才见到两、三个人,还有多少众生不明真相,心中感到悲凉。在大瘟疫中,虽有旧势力阻挡着众生出门了解大法真相,但我谨记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是带有使命来的,要紧跟正法進程,救人是我们的历史使命,救一个人就是救了无量众生,不敢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街上行人少了,我就跑商场(有的要身份证才能進去,需要注意安全)、跑大医院,常人有病了还得去看,医院人流量大。有一天,我一到大医院门口,见好多人排队,有几个医护人员在测体温,还有好几个保安,这种情况是不适合進去的。我就想人多电动车也多,很多电动车都有护手套,我尽可能都给它们一份真相,放在手套里,既不显眼,又便于车主发现,特殊时期有特殊办法应对。

菜市场也是发资料的好去处,可以当面发,人们大都喜欢要。有次,我刚要把资料放在车的口袋里,主人突然发现,我顺手就把资料抽出,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明白了,点头示意我再放進去。

福音传家乡 支持大法得福报

修炼二十余载,心系家乡父老乡亲,年年盼望家乡人得福祉。二零一七年,我约上一位女同修与我一起回老家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救人。

我与同修带上很多资料,足有一箱,肩上背、手上提,都快走不动。为此我准备了较长时间,精选了各种资料,包括真相册子、九评、单张资料、真相光盘、破网小光盘和挂历等等。

我的娘家和婆家相隔一条大沙溪,过去未建大桥要乘渡船,我们就两头轮着住,这样既安全又利于广发资料。为减少安全隐患,我们抓紧时间铺真相,用了三天三夜。到城里做真相,到华灯初上才回乡下。

第二天在乡下边走边做,偶尔也坐公交,一直做到城里,在城里,我们走遍了大街小巷、大商场等,脚都起泡了。

年轻女同修很坚强,善于讲真相,边发边讲,光我娘家婆家人就劝退了十几人,这次她共计讲退五十人。我发现城里人较易接受真相资料,因此每次回老家都带上很多真相资料在城里散发,也奠定了世人明真相的基础。乡下人对陌生人更警惕、防范,还需加大力度突破。

老家离我住地二百多公里,据我了解没有人炼法轮功(住外地的不详),心里深感遗憾,这么好的功法却因受邪党谎言毒害无缘走近。因此每次回老家都是大包小包资料,下车后都提不动。我打了个电话给一明真相的亲友到车站接我,帮我提东西,带路发资料,不久后,她儿女都考上大学,自己经营的生意也红红火火,赚了不少钱,买下几处楼房,这都是支持大法给她带来的频频福报。

救人不畏艰险

每次回老家都是带着使命,不做完真相不敢休息,家人常说,每次一回来就急着做你的事,是这样的,讲真相救人急啊,过程中也有不少干扰。

二零一八年六月的一天,我带着真相资料回老家,过动车安检时被查问(以前未曾有过)。先是问我有没带刀具,我说我一个老太带刀干什么呀,随后被搜身。因之前多是乘坐大巴,没遇到盘查。我觉的她们的行为不对劲,果然我刚坐上位置,一小伙警察就来找我,问我多大岁数了,我说八十出头,他柔声问老奶奶有人陪吗?我说没。他就说年纪大出门,要有家人陪伴,我边回答谢谢,边环顾周边,发现只有我一人如此待遇,我立即警觉了,但我马上又冷静下来,心想不能留在这耽误我做真相。我想既然资料带来了就得做,不多想,没想他们一路跟踪不放。

回到住地后,老家侄儿打电话给我,声音透着惊慌:公安局找他了,叫他明天到公安局去一趟。我暗示他,你不用怕,你什么也没做,什么也不知道,你是怕我热着,开车送我到城里而已。第二天,侄子被叫到公安局讯问了四个小时,还威胁我家人说要把我弄到外地去,家人吓坏了,一家老小为此事受惊不小。中共用株连政策破坏家庭与社会和谐,搞得人心惶惶,唯恐天下不乱,好人都不好当,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接到侄儿电话后,我立即整理、转移、收藏好大法书籍,读完《转法轮》顺手收起,两天后我放松了警惕,书未及时收起。结果三天后,我与老伴买菜回来,一警察守在传达室门口,把我拦住,只让老伴回家,两个警察将我带到一个警务室。

段长新换了个人,我开始讲真相,这个段长较为接受真相,两个警察也都认真的听我讲真相,最后他们问我五套功法怎么炼?我当场就演示给他们看。此时本地警察带着老家三个警察一共六人上楼到我家,我问道:“不会是冒充的警察吧?”老家警察立即拿出警察证给我看并说你很善良。

他们开始抄家,桌上有两本周刊、周报和“五一三”特刊一本。我特意送给老家来的所长一本《绝处逢生》嘱咐他带回去好好看。他拿起《转法轮》,我告诉他这本是佛法,现在很多人都在学这本书。书里都是教人重德修心,做好人才能祛病健身的理。我说共产党对法轮功的抄家迫害是大恶行为,他就说没抄你的家,与过去相比只是走过场。

抄家后他们把我带到派出所,在讯问中他们拿出老家带来的七本小册子,摆桌子上问:“这些是你发的?”我说是,其中有一本《从噩梦中醒来》讲述的是一个一等残疾军人的心声。他为保卫祖国,受到八次嘉奖,身负重伤重病,生命已到了尽头,最后炼法轮功身体好了,师父救了他一家。只要有良知的人,看了他的故事都会震撼的,都会发自内心的感谢法轮功,可恶的“六一零”人员还三番五次对他下毒手。法轮功是佛法,是部高德大法,能使浪子回头,对祛病健身有奇效,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对人类有极大的贡献。共产党与江泽民流氓集团相互勾结,迫害法轮功令人发指,我们要把真相揭露,让世人评评理。你们千万不要助纣为虐,你们看周永康、薄熙来、徐才厚他们迫害法轮功的最后结局。希望警察先生们了解一下柏林墙倒下之前,东德警察为执行命令射杀一位最后攀爬柏林墙企图逃往西德的民众而被判刑的实例。作为一个警察不执行上级命令是有罪的,但是开枪打不准是无罪的。对待法轮功学员,你们也效仿效仿,把枪口抬高一厘米。这个世界的法律和良知冲突时,良知是最高的行为准则。我希望警察先生选择美好的未来,不要跟着江泽民邪恶集团跑,共产党历来都是卸磨杀驴,不要做它的殉葬品。

一警察说:“要是文化大革命这些法轮功学员要拿去枪毙。”我说你大约五十岁左右,文化大革命你还不懂事,我亲身经历过,不要说全国各地,就拿厦门来说,满街凄凉景象,沙包堆在各商店门前,枪洞打得密密麻麻,两派红卫兵对打,被打死的红卫兵用板车推上街游尸,交界处的大楼玻璃窗户被枪击的千疮百孔。法轮功是好的,法轮功学员是一群真正的好人,希望多了解一些法轮功真相,转变观念,退出中共才有美好的未来。我从上午十点多被关在派出所直到下午三点多才送我回家。

为了让世人有更多渠道了解法轮功,我也大量使用真相币。有两次我到商场买礼物,我用了一千多元的真相币,售货员不敢收,拿着真相币去请示领导,领导同意收下,我顺利过了一关。

为了洪法,弟子冒着被抓被迫害的危险,承受着不明真相世人的冷言冷语,在骄阳烈日下,在寒冬腊月冰天冻地中讲真相救人。路遇电闪雷鸣,暂避街头,风停雨过,走遍大街小巷、大小商场、商店超市,很多真相都是面对面派发的。

我发出真念要唤醒世人,真法难得,大法是千年不遇万年不遇的,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必有福报,谁念谁受益。

证实大法的路上感谢恩师的保护!也感谢同修、亲友们的鼎力相助,弟子无以为报,唯有精進多救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