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大法弟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今年八十三周岁,大学退休教师。二十多年来,走在师父安排的助师正法路上,讲真相救人,经历了许多魔难和坎坷,是师父为我承受业力,迷途中指点,危险中保护,闯过一个个难关,使我能有今天。

一、得法初期 其乐融融

一九九六年九月三日开始修炼大法时,我就觉的这个功法很特殊,师父说:“你没炼功的时候,功炼你;你炼功的时候,功也在炼你。”[1]这功法怎么这么神奇呀!法能炼人!前所未有。学了大法,使我这个六十出头的人兴奋不已。炼功、读法、抄法、背法,还和同修集体学法、切磋,看师父讲法录像,恨不得把法都装在脑袋里。

那时法会频繁,我常常背着书和坐垫,兜里带着个夹了咸菜的馒头,到处去参加各地区的法会和洪法。高兴的走路都想跑,天天都乐融融的。

修炼初期,我深深敬仰大法,当我第一次听大法乐曲《普度》和《济世》时,泪水涟涟,暗下决心,一定把自己修好,跟师父回家。

二、被迫害中 不迷茫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面对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对大法、对师父、对大法弟子的造谣、诬蔑、诽谤、攻击和惨无人性的迫害,我凭着一颗感恩大法、感恩师父的心,曾三次走上了北京天安门广场去证实法。

从二零零零年四月第一次到北京护法,证实法被绑架回来后,迫害就经常发生。被非法拘留、关押五次,其中有一次被非法关押在一个县城派出所的黑屋里,呆在连稻草都没有的水泥地上八天八夜;曾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一年零八个月;被非法抄家三次;被扣发退休金十八年,其中被迫流离失所的八年零八个月中,退休金全部扣发,一分钱不发……

二零零零年四月,去北京证实法,恶警把我从天安门派出所绑架到北京市驻京办的路上,将当时已六十多岁的我强行塞到警车尾箱内,身体蜷曲在里面,闷得很,感到呼吸都困难,一时间以为要被闷死了,但我毫无怕意。我在心里反复背诵师父的诗词:“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2]。总之,想到有师在、有法在,一切由师父安排,就什么都不怕。

从北京绑架返回本市,恰好是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即“4·25”),本小区片警问我还炼不炼(法轮功)啦?我立刻泪水汪汪,他忙说:不用哭,写个“保证”不炼就行了。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不炼呢!别的炼功人,去年都去北京为大法说公道话了,我很后悔自己,这么晚才去北京护法!片警听后瞪大了眼,掉头就走开了。

在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一年零八个月的严酷的日子里,他们多次来做“转化”工作,想让我放弃信仰。由于我每天坚持背《论语》几十遍,背记得的师父的经文、诗词等,给我增添了正念。所以无论是“国安”、“公安”这类人的提审;洗脑班从头目到包夹多方面的洗脑;邪悟者的“切磋”;从播放造谣诬蔑大法的录像如“天安门自焚”、什么“上吊自杀”及诽谤诬陷大法、大法师父、大法学员……到他们威吓说:拒绝“转化”,和政府作对,后果是严重的……我都不配合他们,也不为他们的威胁所动。我深知,这么好的大法是不容诋毁的,污蔑大法、大法师父是有大罪的。所以我就揭穿他们的谎言,无论如何我就不向邪恶折腰、不向邪恶低头。他们见我软硬不吃,骂我“死猪不怕开水烫”。他们又从打击我的修炼信心入手。记得有一次恶人说:你是到过学习班(洗脑班)的人,你们师父不会再要你了。我当然不会相信他们的鬼话。我笑着说:师父不要我了,我也要跟在他的后边,永远跟着!也许就我“永远跟着”这坚定的一念,师父就帮我了。他们没招了,此后两个多月没找过我的麻烦。

迫害中不迷茫,我深知修大法的机缘是万古不遇的,不能给自己留下遗憾的阴影。我牢记师父的法:“不要给你们证实法中走过的路、树立你威德的这段时期留下任何污点和遗憾,那是永远不可能抹掉的。”[3]我经常告诫自己,只有人才会执著人世间的一切,只有人才会在邪恶面前妥协、屈服。我一定要珍惜这万古机缘走出人来,无论怎么迫害,都不畏惧、不动摇、拒绝转化、拒绝签字,我就向邪恶说:“不!”

三、讲真相救众生

师父教导我们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像。”[4]“救度众生这件事情不做,你就没有完成你大法弟子的责任,你的修炼就等于零,因为叫你当大法弟子不是为了你个人圆满,是身负重大使命的。”[5]

师父的话使我感到大法弟子的责任重大,修炼中始终把讲真相、救众生当作非常重要的事来做,完成自己的责任与神圣的使命。二零一一年以前,我经常和两三个同修出去救人,除了面对面讲真相,还发真相光盘、贴真相不干胶。二零一一年底至今,在我心中没有节假日、没有敏感日、没有疫情期,天天风雨无阻走街串巷逢人见机就讲真相、劝三退。公交站点、公交车上、菜市场都是我们讲真相的好场地。特别不放过那些向我问路的人,多数都能听真相。有的告诉他怎么走后,为讲真相还带他走一段路;还有的就是来听真相的。如有一次一个女士向我问路,我抓紧时间给她讲真相劝三退,说三退保平安,她高兴的三退了,也不问路就走开了。这真是师父送来听真相的有缘人啊!

在讲真相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有许多听明白真相三退了并感激的说:谢谢!谢谢!这时我说:你谢大法师父吧,是师父叫我们来救你的。他们就会说:谢谢法轮功师父!有听明白真相三退了还要真相资料、要护身符的;有明真相的夸奖我们:在高压下还敢讲真相救人,真勇敢!法轮功了不起!也有的很关心的、善意的对我说:“你可要小心点啊!”也有给我们通风报信的:“有人打举报电话了,快跑呀!”当然也有受邪党毒害深的人直接拒绝的:你快走!我不愿听这些;有的稍缓和一点的说:我什么都不信,或我什么都没有加入过来敷衍的;有的不屑一顾或把脸扭向一边干脆不搭理你的;有反对的:你是法轮功啊,法轮功是某教……有骂人的:你的退休工资哪个给你发的,你吃着共产党还反对共产党,你是不是脑壳進水了?!同时拒绝听真相和解释;你是不是从疯人院跑出来的?你吃饱了,撑的没事干了吗?!……还有抓住我们不放的,要举报的,偶尔也碰到便衣警察。十年来遇到九次风险,多数在师父的点化和保护下脱险了。有三次被旧势力抓住执著心的把柄被绑架到派出所,在师父的保护下都是当天就回家了。

面对被驱赶、冷淡、谩骂、威胁、恐吓,等等这种局面,怎么办呢?重要的一方面是多学法,用法来指导、归正自己。师父教导我们说:“有的学员哪,在讲清真相中也经常碰到那些个不听的、不接受的、甚至于反对的。大家不能够因为一个人的反对就使你的心里受到挫折、使你失去救度众生的勇气。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热烈鼓掌)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常人中坏人的一句话算什么?你再邪恶也不能使我变,我就要完成我历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6]师父的法讲的太明白不过了,我们就遵照师父说的去做。另一方面要向内找自己的执着心和不足。是不是有爱面子的心、不爱听不好的话、分别心、怕心、争斗心、怨恨心,慈悲心不够、需要扩大心的容量等等。找到执着心就要去掉它,这样心性提高上来了,就不会把众生的表现放在心上,心只用在救度众生上。这么多年来,我估计三退总人数超过五千人,听过我讲真相的也有几万人,发真相资料有几万份。

四、车祸中为他人着想

二零零四年刚过完年没几天,到老朋友家去讲真相,老俩口送我到公交车站,突然一电瓶车从我背后撞来,我双手触地,头撞在马路牙子上,头靠右眼处马上起了一个大包,手关节处擦破皮往外浸血。我心里说:师父,我没事的。一边慢慢的站起来,一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骑电瓶车的两个女士呆若木鸡的看着我。我的两个朋友让她们快把我带到对面医院去检查一下,看撞坏没有?她们很害怕的样子。我看她们怪可怜的,说不定她们有什么急事,没注意才撞到我的。想起师父说:“司机是开快车了,可是他能是有意去撞人吗?他不是无意的吗?”[1]我对她们说:你今天运气好,遇到我这个炼法轮功的老太太,不会有事的。你们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让她们走了。

二零一九年四月,我到远郊一同修那里去,在公车上,想换个座位,手还没抓住椅子把手,车子突然来个急转弯,我身体向后重重的摔倒下去,仰面朝天,头撞在椅子腿上,就听“咚”很大的响声。司机吓坏了,立即停车跑到我面前问:老人家,你摔坏没有?我说:不要怕,我没事的,开车吧!心里不停的说:师父,我没事的。我起来后看到站了就下车了。下车后想起还没给司机讲真相呢,怎么就下车了?十分后悔。弟子知道是师尊的保护,否则八十多岁的老太太怎么会摔不坏呢?!搁一般常人,这么大岁数能不骨折,能不脑震荡吗?在此感恩师尊的护佑。

八十三岁的我和千千万万大法弟子一样,经历了火与血,生与死的考验。在这二十多年中,我一直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助师正法,讲真相救人,每一步都凝聚着师父的苦心,拽着我前行,闯过一个个难关。对师父的感激千言万语道不尽,弟子唯有更加努力精進,做好三件事,才能不负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