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护我闯关涉险


更新时间: 2020年08月2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日】我今年八十岁,曾是某企业干部,于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刚学法初期,师父在梦中点化我说:你有八种病已给你拿掉了。也就是从那会儿起,我身上所有不适的感觉都消失了。到现在我已修炼二十三年了,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支针,身体硬朗朗的,现在还经常骑着自行车到处跑。我的几个孩子都说:你得了大法,你是最幸福的妈妈。

在邪党迫害的这些年里,我深一脚浅一脚的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向前奔着,我深刻体会到,慈悲的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每时每刻都在保护着我,看护着我,使我平稳的度过了每一关、每一难。现将我感触最深的事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师父帮我们脱险

我和同修巧妹(化名)多年来搭伴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俩家各开着小花。每次出去都背上小册子、《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真相资料。快七十岁的巧妹用电动自行车带着我,风雨无阻,在我们居住的城市,从南到北、从西往东、大街小巷不知走了多少遍。

在二零一七年七月的一天下午两点多钟,我俩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等红灯时,巧妹给了身边一个老头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突然从我们身后过来一个装束像干部模样的人,上去就把老头的书夺过去说:“这是法轮功的,不要看。”随手又拔了巧妹电动自行车的钥匙,还抢了车筐里的包,狠狠的说:“你们法轮功现在还发这个!我报警把你俩抓走。”我心里默念:“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我的心稳了,就跟那人讲真相。他掏出手机要报警,我上前劝他不要做这种事,并伸手阻止他打电话,他猛的把我一推,我差点摔倒。这时我想:“师父,弟子有难了,快救我们、救众生,不能让他们犯罪。”围观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那个人电话打通了,他正给警察说事发的地点,好像一个声音告诉我“接孩子去”,我立刻悟到是师父点化叫我们赶紧走脱。我就提示巧妹大声说:“我接孩子去了。”我顺利的从举报人身边离开,从人群中走了出来,那一群人象被定住了一样。没走多远发现前面有一个闲着的破院子,我就躲在了里面,为巧妹发正念,求师父救巧妹,快叫她走脱,不让警察抓人犯罪,清除举报人背后操控他的共产邪灵。我发了一会儿正念,也不知巧妹情况如何,我打算快去她家,把她家电脑打印机等东西转移了。

我打车先去找同修小文(化名),想先和她商量商量怎么给巧妹老伴说这事,巧妹老伴(未修炼法轮功)身体有病,他就怕巧妹出事。正想着想着,忽然看见了小文,立刻叫司机停车。小文见了我就说:“巧妹回来了,我刚从她家出来。”我提着的心总算落了地了,深深的舒了一口气。这都是师父的保护呀!

我和巧妹见面拥抱在一起,对师父的感激无以言表。巧妹说了她走脱的过程:当时她没听见我提醒她“接孩子去”这句话,她只低头发正念,抬头一看我走了,她也不要电动车了,也从举报人身边走脱,顺利的离开了人群。走出去不远,有个小姑娘追上她说:“大姨,我是这理发的,你快到我的店里躲一会儿吧,警察开车来了,正找你俩呢!”巧妹赶紧躲到了小姑娘的理发店里。原来小姑娘一直在现场,发生的事情全看到了。小姑娘又说:“你知道踢你那人是谁吗?是举报人的儿子,总来我这理发,我认识他。”当时我们和举报人讲真相时有人踢了巧妹两脚。就有围观的人说:“不能打人!”也有的人说:“打人不行!”那人看到很多人都在指责他,没趣的灰溜溜的走了。过了一会,巧妹觉的没危险了,就回家了。谢谢师父帮我们脱离险境!谢谢师父!

通过这次的事,我们俩在法上深刻地向内找了找自己,找出了很多人心:学法不入心、发正念不静心、干事心、满足心。有时给对方材料不理智,不分场合等等,这些心在修炼路上是必须去掉的。

二、身体上的肿块不翼而飞了

去年的一天,我突然感觉右乳房一碰就疼,我也没有在意,可是洗澡碰一下又疼,我想看看它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用手一摸,象手指头粗的硬长条伸到乳头上,有一个象一元硬币大小的硬块。这时我忽然想起师父的一段法:“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过关了。”[2]这段法好象把我不好的思想都给抑制住了,我什么不好的想法都没有,当时真的是心静如水,身体还感觉很轻松。

我想起了我在五十岁时,曾在右乳房做过一次乳腺瘤切除手术(化验脂肪瘤),可这次又在原地发现了肿块。我没有把自己当作常人,我是一个修炼的人,我有师父保护,师父已给我改变了命运,病根已经摘掉了,师父已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并从地狱除了名。并且,我现在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做三件事,每个细胞都充满了高能量物质。所以乳房出现的什么长条呀、硬块呀,都别想动了我的心,都是假相,就是一道考试题。

晚上我给师父上香时说:“师父,弟子要進入考场了,乳房上的东西都是假相,我不承认它,我把一切交给师父。绝不给大法抹黑,我也不给自己抹黑。请师父加持,我一定给师父交一张合格的答卷。”

第二天早起我要晨炼时,我仿佛看到“两只大手在我眼前一晃说:没有事了,右手托着黑灰色一团,左手托着粉红色一团”。我再一摸,哎呀,硬块没有了!师父给我清除的干干净净,我眼含泪水,跪在了师父的法像前,谢谢师父!是师父替我还了业债。

我们在修炼路上,时时事事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保护,我们伟大的师父无所不能,只要我们心存正念,信师信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

自己的一点修炼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有不妥之处请慈悲圆容、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