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亲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七月五日】1999年,母亲在中共喉舌电视台疯狂的轮番滚动播出诽谤法轮大法的形势下,毅然走進了大法修炼。一年后,我也走入大法修炼,可是……

(一)母亲修炼 全家受益

母亲修炼法轮大法以后,她从原来的蛮横、怨天尤人变的随和了,脾气也好了。有一天我听到母亲说:“你父亲的种种不好,其实都是我自己的过错,是自己不好。”母亲说出这样的话,对我的触动很大。母亲是从来不认错的,她对父亲的不满是从我出生之前就开始的,母亲是赌气嫁给父亲的。

我从记事起,就看到父亲的唯唯诺诺,母亲的强势搞的家庭气氛不和,我和父亲在母亲的责骂声中度日。我记的小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发愁放学以后回家,宁可跑到同学家写作业。在这种家庭氛围下,没有鼓励,只有谩骂。天生胆小的我,除了没有自信,便是自卑。

看到母亲变的随和后让家庭氛围溶洽,我的心情也慢慢缓和下来,我们一家终于有了笑声,我的自信也一点点的增加了。

父亲从小历经了中共“搞运动”迫害,抄家、挨饿、受到各种惊吓,身体弱的八岁才学会走路,还常因家庭成份不好被人瞧不起……饱尝了种种生活的艰辛。如今又一次面临中共挑起迫害好人的红色恐怖,一向懦弱的父亲,却能勇敢的面对每天上门骚扰的村干部;还在好几次不法人员企图非法关押母亲的时候,父亲站出来保护母亲;面对一帮一帮上门骚扰的村干部,父亲拿起砖头去捍卫母亲的信仰。他说:“做好人没有错。要不是老婆修炼大法,我的家早就散了。”确实因为母亲修炼后脾气变好了,家庭和睦,父亲的心情也好了,就连父亲常年胃疼的毛病也好了,整个身体状况也好多了。

一年后,我也走入大法修炼,那时候我刚上高中,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猖狂的2000年。在红色恐怖下,胆小的我反而觉的自己强大了,不害怕了。面对母亲被非法关押时,我没有害怕;面对那些被中共操控的村镇干部,我没有害怕;理直气壮的面对他们,支持母亲。

我在读高中这三年中,学习轻松、身心快乐。学习成绩一般的我,走了学美术的路,轻松的考上了本省的一所大学,这是在修炼以前想都不敢想的。我念高中这三年虽然是中共迫害法轮功最残酷的时候,而我们一家却因为法轮大法的福泽,真真实实的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幸福生活。

(二)放松修炼,迷茫痛苦

我从小在母亲的责骂声中长大,度过了艰难的灰色的童年。修炼后我只享受了高中三年的幸福时光,虽然短暂却是幸福的少年时代。大学生活平平静静,心里装着大法。可是离开母亲,离开学法、炼功的环境,只处于对大法的感性认识,我犹如大海上的浮萍,方向把握不好。我从网上认识了现在的丈夫。

丈夫虽然不修炼,人倒是实在。母亲纵有千般的不同意,最终没有强行拆散我们。而我因为这桩婚姻,险些与大法失之交臂,加上对大法理解不深,只享受了得法初期的幸福,没有从理性上认识到大法修炼的严肃性。

在感情的带动下,从放松修炼到几乎放弃,婚后在婆家迷茫了好几年。没有大法的指导,我的思想境界在一日千里的下滑,从思想单纯的小姑娘,慢慢的学会了婆媳之间的勾心斗角,心里充满了埋怨,生活过的焦头烂额。面对不修炼的公公、婆婆和丈夫,我迷茫、痛苦、挣扎……而母亲对我生气、着急,更多的是失望。

不修炼的日子里,我面对公公婆婆成天吵架,打架把家庭搞的乌烟瘴气,而我又无能为力。面对丈夫的贪玩、打麻将我没有办法,自己在痛苦中挣扎。我和丈夫吵架、打架,日子过的艰难、没有希望,有时甚至在无奈中想到离婚。可是心底里还有的一点点大法法理的支撑,告诉我离婚是现在社会道德败坏了的做法,是不对的。我在痛苦中挣扎,不知所措。

我上班的幼儿园老师中有法轮功学员,终于我找到了回家的路。通过和同修们的接触,我慢慢的才认识到自己已经陷在泥潭很久很久了。从那时候到现在我用了10年的时间才走正了自己的修炼路。改掉了自己自私、内向、妒嫉、埋怨等等各种不好的心,这个过程非常艰难。每个人天生的脾气秉性是很难改的,只有法轮大法才能重塑生命。

(三)重回大法,家人受益

从新走回修炼后,我抛弃了对婆婆的成见,站在她的角度想问题,不再埋怨她如何不好,只想她如何生活的不容易(因为公公脾气不好,常年打骂她;婆婆身体不好,精神也有点抑郁)。现在婆婆一天来我家好几趟,有什么事都和我说。当她不顺心的时候,我就用她能理解的道理开导她,尽量让她放松自己,减轻思想负担。

当我真心为她好的时候,她的内心是能感觉到的。所以她发自内心的说自己没有好丈夫,儿子女儿也不心疼她,只有一个好儿媳,我知道这是她发自内心说的话。而婆婆也力所能及的照顾我和两个孩子;她精神好的时候,会给我们做好热气腾腾的饭送过来;只要她自己有钱,就毫不吝啬的给孩子们买东西,这在我从新修炼前没有过的和睦。

在我提高境界的同时,我和丈夫之间也融洽了很多。他干活很辛苦的时候,我无微不至的照顾他的起居。在他和他父母心里不平衡的时候(公公经常骂人,在经济上也不支持丈夫,周围的同龄人都是家里大人给置办的楼房,只有我们没有,还租住在条件不好的平房里),我经常用大法的法理开导他,父母儿女都有不同的因缘关系,咱们自己多吃苦不是坏事,父母健康就是咱们的福份……慢慢的,他也感受到了大法善的力量。

有一次,丈夫开车和另一个车撞车以后,因为那个车司机是酒驾,所以是全责。在协商赔偿的时候,我嘱咐丈夫:“咱不能讹人,只修好咱的车就行,千万别得不义之财。”他听進去了,挺顺利的就解决了这次纠纷。过后一个朋友听说这么快就解决了,还“抱打不平”的说:“就这样解决了?咋不拖着他?反正是他的全责,他真是遇到你这样的好人了。”丈夫平静的说:“我媳妇说赶紧处理了就行了,没必要那样闹,省的麻烦。”

我知道这是大法善的力量归正了丈夫的心和道德。如果按那个朋友说的去讹别人,后果可就没法预料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