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学员感受法轮大法的美好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六月七日】二零一五年圣诞节的晚上,在台湾乡间的民宿中,妈妈第一次告诉我,她患上了心脏病,而那天在没有药物在身的情况下,一个护身符,救了她的命。那个护身符上写着:“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一、“法轮大法好”让我走入大法修炼

我是二零一六年开始修炼的青年大法弟子,但是在二十多年前,我的生命就接上了法缘。

一九九六年之后,外公外婆得法,在家中成立了一个学法点,年幼的我因为不能忍受打坐的腿疼,不愿意老实的坐着听师父讲法。但外婆把我的卧室作为大家学法的房间。所以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没学过法的我每天都是幸福的望着师父的法像,望着“法轮大法”“法轮常转”入睡,那段记忆像种子一样深埋在我的内心深处。

第一次认真的通读《转法轮》是在高中毕业之后。离开家读大学,幸运的是姨姥就在我读书的城市,每个周末我都去姨姥家改善伙食,姨姥给我讲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真相,帮我退团、退队,陪我一起学《转法轮》。

但好景不长,由于恶警的骚扰,姨姥一家经常搬家,这种周末学法只坚持了一年。

没有同修一起学法,慢慢的,我就沉迷在常人社会的名利情中,不再学法了。

直到二零一五年圣诞节,我陪父母去台湾旅行,一天晚上妈妈突然说,“你知道你今天差点就没有妈妈了吗?”我读书工作在外许多年,和家人聚少离多,并不知道妈妈的身体有什么大碍,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妈妈继续说:前一段时间去医院检查,查出患上心脏病了,不想让你担心,吃中药,又吃西药,病情终于稳定了,还好没影响。但是今天下午,在武岭上我说我冷,让你叫司机过来带我回车上,其实是我忘记带心脏病的药了,我怕我自己都走不回车上了。妈妈顿了顿,继续说:还好这些年,我一直带着你姥姥给我的护身符,我在车上就一直念着护身符上面的九个字:“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这样,半个小时,我挺过来了。当时我难受的说不出话来,惊讶,难过,又感激。

这句救命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唤醒了我心底沉睡许久的记忆,也令我在近二十年之后,真正的走入法轮大法的修炼。

二、在工作环境中放下利益心

我在常人中做财务工作,修炼之前,利益心很重。表现在常人中就是老板给的工作“使命必达”,“执行力强”,接到工作,对团队成员就是十分严苛、高压。和同事之间也是勾心斗角。每天活在争名逐利中,还觉的自己有能力,是强者。

开始修炼之后,很快考验就来了,针对利益心、妒嫉心、争斗心等等的矛盾就出现了。

团队非常得力的助手突然提出要转去其它团队,并且和我的大老板说:“我就是不想和她一起工作。”听到这个消息,我一下子气就上来了,脑子中立刻出现的念头是:你突然辞职,团队的工作和业绩怎么办?我给你很多升职加薪的机会,甚至是别的团队没有的,为什么要在这么关键、正缺人手的时候离开?名利心、怨恨心一股脑的都上来了。当时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是个修炼人了。

为了稳住团队其他成员,我陆续和团队成员谈话,但在之后的一、两个月里,收到的大多都是负面的反馈。

很长一段时间,我也陷在那种抱怨和迷惑中,“为什么我给你们那么多不同种类的项目和锻炼的机会,你们都不珍惜?”“虽然加班多,但是付出多,在大老板面前,也可以给大家多争取一些工资涨幅和升职的机会,我哪里有做错呢?”“自己为了团队,怎么大家还对我这样?”怎么都觉的自己很委屈。

突然有一天,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脑海中问我:“你真的是在为她们好吗?一点都不是为了自己?”师父的法出现在脑海中:“有的人做坏事,你告诉他是在做坏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坏事;有些人他还用滑下来的道德水准衡量自己,认为自己比别人好,因为衡量的标准都发生了变化。”[1]静下心来想一想,这个所谓的为别人着想的背后,都是为了我自己的升职加薪啊!因为是我想要当经理,想要建立自己的团队和威信,所以表面上是为了员工争取,其实是在证实自己具有带领和管理团队的能力。

师父说:“我讲了,我们这一法门是直指人心,不是从物质利益上使你真正的失去什么。恰恰相反,就是在常人这种物质利益当中去魔炼你的心性,真正提高的就是你的心性。你这颗心能够放的下,你就什么都能放的下,在物质利益上叫你放,你当然就能放的下。你的心放不下,你什么都放不下,所以真正修炼的目地是修那颗心。”[1]

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修炼人了,要按照法轮大法的法理来要求自己,这样的名利心,这样放不下自己的利益,是不对的,要把这些放下。

之后,在一次团队的会议上,我很真诚的和大家道歉,为自己以前的严苛和工作狂一样的压迫抱歉,希望大家还能够坦诚的在一起工作,并且真心希望每个团队的成员,都可以在做好工作的同时,可以快乐的成长。

慢慢的,在工作中,在矛盾中,我都能向内找了。遇到事,先为公司,为他人考虑,不站在为私的角度去找解决问题的办法,往往那个解决方案很快就找到了,工作越来越顺利。在之后的两年半,老板每年都在给我升职加薪,也很快成为财务经理,团队在不断的壮大,成员们也都在成长。

我知道,这一切是因为我修炼了,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一个好人,为他人着想的人,师父和大法给予我的荣耀,而这个荣耀,不是给我来享受的,是要告诉身边人大法的美好。

三、同事认同大法 感受幸福美好

大法改变了我,而我的改变也被同事们都看在了眼里。在一起工作的同事,有在了解真相后,感受到大法的美好,有的因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而受益。

在办公室,亚洲业务的财务总监坐的位置离我不远。虽然她信仰天主教,但有一天,她路过我的座位,看到我放在桌面上的英文真、善、忍的书签,开心的说:这三个字太美好了,我也想做到,可是最后一个字“忍”,我就总是做不好,我脾气不好!于是我鼓励她:你会做好的,这个送给你,你也和我一样把它贴在电脑上,天天对着,提醒着自己,慢慢你就做到了。她很开心的拿走了。

在她离职的时候,她特别告诉我:我会把你送给我的书签带回去,因为它对我来说太重要了。

二零一九年初,我也要离开公司了,因为不能去和大陆的同事们告别,我就把手上重要的项目,管理经验,团队成员在公司未来的发展中所需要培养的能力和技能,一一的和每一个人交谈,希望她们每个人都有好的前程。

离职之后,出乎意料,团队成员纷纷组团从大陆过来和我道别。我想表面上她们是来这里道别,其实是过来听真相的,要利用好这个机会。

有一个同事了解真相后,说:你说的和我在大陆听到的不一样,本来我对这个事情是很负面的,但是这些年我真的看到你的变化,我相信你讲的事情,你看的书可以给我看看吗?

从那之后,这位同事一直在坚持学法。以前,她一直想要生一个女儿,在学第二遍《转法轮》的时候,她告诉我:“我怀孕了,是个女孩。”她明白,这是她了解真相、尊重大法,神送给她的礼物。

还有一个九零后同事,在了解真相之后,不仅做了三退,还在日本看了神韵演出。在看完神韵之后的两个月,有一天,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她告诉我她长年卧病在床的外婆去世了,她非常痛苦,但是她要打起精神,因为她要为外婆守灵三日。

我明白她不是无缘无故告诉我这件事,出于安全考虑,我问她:“你记得在日本看演出最后的一个节目吗?你记得在监狱里被迫害,双目失明的女孩,但她心存善念,舍己为人,后来双目复明的故事吗?你记得她展开的横幅上面的字吗?当你心里很苦、很难受的时候,试试也在心里默念吧!”

几天后,她翻墙告诉我说:我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个善良的女孩那么坚定自己的信仰。有信仰是最幸福的事情!不管你信不信,我要告诉你,我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念,念了一天一夜,念到我不知道自己是睡了还是醒着,恍惚之间,我见到外婆了,她站在一片金黄的稻田上,一朵六个瓣的莲花从天而降,莲花的每一个花瓣上有一个菩萨,外婆走上莲花,和她们飞上天了。只有几秒钟,也许是梦,也许是我真的看到了,但是我知道那一定是真的!

她念了一天一夜的“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二零一九年六月,香港发生反送中运动,紧接着進入二零二零年,中共肺炎疫情大爆发,在这混乱的时局中,在中共的谎言中,了解真相的朋友和家人因心中记着九字真言而保持了内心的平静与正念,并且他们也在将真相告知身边的人。有之前三退的朋友和家人,在疫情中,更加看清了真正的善和恶,开始阅读《转法轮》。

结语:

在学法中,我知道了,自己的生命在轮回中已经等待了亿万年,终于等到了这转瞬即逝的正法时刻,大法也已经给予每一个大法弟子各种各样证实法的机会和能力,为的就是在这个时期,让众生得救,看到法轮大法的美好,感受到大法救度一切众生的纯正与慈悲。

但在修炼的路上,并不都是顺利的走过来,在很多矛盾中,怎样都放不下那些执着心,一拖再拖。在救人的项目中,也有很多人的观念和负面的思维会觉的负责人要做的,自己做不到,从而不配合。这些背后是没有做到百分之百信师信法,没有修下去那个为私为我的私心,也没有正念看待救人这件事情。

当再度回忆自己的得法经历、众生了解真相得救的那种美好、感受大法带给生命美好和希望,突然觉的自己那些放不下的执着心、观念都仿佛阳光下的水蒸气,无处躲藏,瞬间就可以蒸发不见,都能够放下。

看到大法的美好,也知道大法修炼是严肃的。所以在这最后的时刻,无论还有多长的时间,一天、一个月、一年、十年、二十年都希望自己可以在修炼的路上,逆流而上,勇猛精進,只为让越来越多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