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操控媒体 微信助恶为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悉尼晨锋报》报导,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七日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发布的最新报告显示,在调查的24家中文媒体里,至少有4家澳洲中文媒体公司与中共有经济联系、17家公司与北京的统战部门有关。该报告特别强调“微信”在协同中共控制媒体方面的作用。

报告提及,“中共已经影响了媒体环境本身,创造了一个对它有利的、扭曲的竞争环境。此外,由‘腾讯’创建的‘微信’,正在推动澳洲中文媒体有史以来最重大、最有害的变化”。报告作者表示,中共对中文媒体的影响越来越大,在翻译英文时,会筛去不利中共的内容,且“微信”透过鼓励这些媒体注册公众号,进一步扩大此等影响。通过“微信”发布的内容,都要经过中共审查。

该报告呼吁澳洲政府,应该对“微信”和对美国社交媒体公司采用同样的标准,并修改法律以提高媒体外国所有权的透明度。政府高层人士向《悉尼晨锋报》承认,澳洲政府必须加大力度,以对抗中共统战部门对澳洲中文媒体的影响。

媒体是公认拥有第四权的“无冕王”,是反映舆情的平台;向外界传递真实讯息是媒体的责任与天职。世界上多数国家都能拥有言论自由;但在专制极权的中国,中共一贯箝制人民思想,扼杀言论自由。多年来,红色魔爪伸向海外主流媒体,使其违背新闻专业与伦理,企图操控国际舆论的阴谋昭然若揭。让人慨叹与忧心的是,多数人并不知情况如此严峻。

二零零九年一月中旬,中共中央政治局举行会议讨论对外宣传,认为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渗透操纵已经取得成效,并决定从该年开始,要花费巨资与人力渗透西方主流媒体,以铺垫中共的各类“大外宣”。其后,许多欧美媒体开始“自我审查”,经常隐匿真相与不予登载揭露中共各种恶行的报导,等同推波助流、助纣为虐。

二零二零年九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加快推进媒体深度融合发展的意见》。该意见称,要“强化媒体与受众的连接,建构群众离不开的渠道”。中共整合了网络、广播、电视等传统媒体与“微信”、“抖音”等新媒体,以所谓“融媒体”的方式,大量散布官方宣传内容,向广大民众强迫洗脑。

“抖音”(TikTok)提供平台让用户上传各式短片,每日活跃用户达四亿人,近年成为中国大陆年轻人的最爱。不过,“抖音”是公认的间谍软件,是中共的监控工具之一。日本、新西兰等国已陆续提出禁止“抖音”海外版;美国限时“抖音”海外版完成交易,否则禁止使用;印度更宣布停止使用包括“抖音”在内的上百种中国软件。

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华盛顿邮报》的报导援引分析说,“抖音”成为中共全球信息战中最有效的武器之一。在今年的“武汉肺炎”(COVID-19病毒)疫情中,中共一直以宣传与造假来掩盖真相、推脱责任,“抖音”即传播了大量官媒的短视频,或伪称“美军带毒到武汉”,或制作看似“客观、严谨”的分析评论,向民众灌输夸大虚假的错误信息。

比起“抖音”,“微信”是更危险的中共舆论武器。中国“微信”活跃人群约为十亿,涵盖互联网上的多数华人。二零一四年,中共公安部接管了“微信”后台服务器,同时封锁了所有国际社群媒体,让“微信”成为中国人唯一的网络社交选项,以至于海外华人只能通过“微信”与国内亲属联系,从而掉入了中共的舆论陷阱而不自知。

古语有云:“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凡事要三思而行,盲从总带来危险。只听中共宣传的一面之词,怎么能正确判断是非对错?直言之,“微信”不可信,“抖音”是杂音。

言论自由,一向被视为基本人权,受到法律保障,更不容许他国政治力干涉。媒体可以有立场,但不能没有是非、颠倒黑白,须摒除妨碍自由论述的偏见。当今许多海外媒体被中共宰制操弄,自甘沦为中共的喉舌,成为邪恶荼毒世人的帮凶。

当今自由世界对中共的策略,已经转向为“全面击溃”。值此正义与邪恶的交锋关头,各国应该提高警觉,防患于未然,立法机构即时修改相关法律,不能任由红色传媒充当中共的传声筒而对广大民众洗脑。

所有海内外华人,更须认清中共花言巧语的炫目魅惑,找到公正媒体,聆听真相之音,重获思想自由。只有秉持良知与正义,斩断中共的洗脑和绑架,才能摆脱红魔邪灵的渗透与箝制,确保客观真实的阅听环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