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咸宁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亨华遭恶报

更新时间: 2020年12月17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二月十七日】原湖北省咸宁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周亨华,2015年3月被查、被免职,其滥用职权、受贿问题涉嫌犯罪,2015年6月被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处理,2015年9月29日立案,但对其处理结果至今未见公开。

据公开简历显示,周亨华,男,1955年7月生,湖北咸宁人,在1999年7月至2002年任中共通城县县委委员、县政府副县长期间,分管迫害法轮功;2002年至2008年6月任崇阳县县委书记期间,参与迫害法轮功。

下面是周亨华任职期间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金传香,男,五十四岁,原通城县一瓷厂职工。大约于一九九五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后,通城县公安局将其列为重点迫害对像,频繁的在十月一日、“两会”、元旦、中国新年等所谓“敏感期”将其非法抄家、绑架,并非法拘留至通城看守所,一般至少一个月。是凡邪党所谓的“运动”,警察们便无理的将其绑架,虽然他多次跟警察讲大法真相。在警察频繁无理智的关押迫害下,本来生活无着落、靠打工维持家计的金传香,身心备受摧残,于二零零零年下半年含冤离世。

◎张仲林,男,五十一岁,原通城县机关工委党委书记,一九九六年修法轮功后,身心健康,家和兴顺。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张仲林受迫害,被调离政府。妻子、弟弟被反复非法关押、非法判刑、非法抄家,被勒索罚款。在强大的压力和恐吓下,张仲林肝病复发,卧床不起时,妻子还在监狱,弟弟还被非法关押。二零零二年腊月二十一日,张仲林过早含冤离世。

◎魏秋荣,女,五十多岁,原通城县人。一九九七年,魏秋荣与丈夫(原法院副院长)一起修炼法轮大法。其丈夫的严重骨质增生病迅速恢复正常,丢掉了拐杖。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单位经常找他们,逼其交书、写“保证”,但是魏秋荣不配合他们,坚定的修炼。但在长期遭受迫害和恐惧中,魏秋荣高血压复发,二零零二年,魏秋荣含冤过早离世。

◎罗岳峰,男,四十多岁,通城县隽水镇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罗岳峰被非法劳教三年,先在咸宁市官埠桥劳教所遭受迫害。被奴役磨珠子,快把眼睛都磨瞎了,视力急剧下降。后罗岳峰又被转到沙洋七里湖劳教所遭受迫害,得了肺结核。

◎张值林,男,五十多岁,通城县种子公司干部、农艺师,是一位众所周知的好人。因坚修大法,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曾六次遭警察绑架、非法拘留、超期关押,并被非法劳教。在沙洋劳教所遭受迫害一年零五个月,多次被抄家,被勒索现金一万三千余元,几年来工资一分钱不给。张值林身心受到严重摧残,家庭受到严重伤害。二零零一年从劳教所出来时,张值林原一百四十多斤的体重,只剩下九十多斤,被迫害的皮包骨。

◎毛满员,女,六十多岁,通城县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七月,通城政保科警察将毛满员绑架到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了共五十多天,并敲诈她五千元钱。当时,她家里有八十五岁高龄老母亲,丈夫张仲林正处紧急病危状态,毛满员的弟弟张植又被警察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毛满员的家中一病、一老无人照管。在丈夫最需要人关照的时候,使毛满员不能尽到妻子的责任和义务。毛满员出来后不久,丈夫张仲林去世,使她精神上承受了很大的打击。毛满员曾先后三次被绑架,其中二零零零年被拘留多日,并被勒索五千元。

◎戴仙凤,女,四十多岁,通城县法轮功学员。一九九八年四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她多次被非法关押,多次被敲诈勒索,对她进行经济迫害。一九九九年的一天早晨,她在隽水河堤上炼功,被公安政保科几个人强行绑架,非法关押在通城县第一看守所四十多天,被勒索三千元,包括所谓的“伙食费”。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戴仙凤依法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绑架。被非法拘留两天后,北京责成通城县公安局用警车押回。当时正值天气酷热,在回家途中,警察故意将警车车窗全部关闭,并恶言恶语、狠狠的对她说:“就是不将车窗打开,要闷死你,看你还敢不敢上访?”回到通城后,仍将她非法关押在第一看守所。狱警不准她炼功,但她坚持要炼,被看守所的警察发现后,将她戴上三十多斤重的脚镣近四十天。虽然如此,她仍坚持炼功。监管大队长宋仁祥、通城第一看守所所长陈高峰两人命令众多狱警对她拳打脚踢,并在第二天将她铐在刑床上,三十多斤重的脚镣继续戴在脚上。

在种种摧残折磨下,戴仙凤开始绝食抗议。可是警察对她野蛮灌食,用筷子捅她的嘴、用铁钳子撬开她紧闭的牙,当时就撬坏她四颗门牙,其中有一个警察掐着她的颈。每次灌食都要折腾数小时,数天后,眼看她被折腾的不成人样了,警察才将她放回家,又勒索她家人三千元,包括“伙食费”。

◎汪信清,男,五十四岁,通城县计生局外科主治医生,其妻华桃凤为计生局妇产科主治医生。汪医生只是为了坚持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做一个更好的人,却一次又一次的被无理绑架和经济迫害。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他在秀水大道河堤炼功被公安人员当场非法抓捕。两个多月后放出来时,被勒索三千元现金。二零零零年十月,他在计生门诊上班时,又一次被公安绑架进通城看守所非法关押九个月。出来时,又被敲诈两千多元。

◎袁细宝,女,三十多岁,通城县人,原咸宁市印刷厂职工。 二零零二年正月十五,被通城县检察院骗到通城县看守所;二零零二年六月,被通城县法院非法审理,被非法判刑四年。袁细宝不服,二零零二年八月上诉,咸宁市中级法院慑于市“六一零”的淫威而维持原判。二零零二年九月,被通城第一看守所所长和医务警察劫持到武汉女子监狱(汉口宝丰路)。在武汉女子监狱,袁细宝等法轮功学员经常遭到犯人刘宝菊、朱彩云等包夹的群殴。这些包夹人员还在狱警面前颠倒黑白,警察就借故将袁细宝关禁闭,加重迫害。袁细宝从监狱出来后,经市劳动局当面调解上班,几个月后就被买断,时任车间主任占木成不接受袁细宝上班。

◎洪海华,男,四十多岁,通城县沙堆法轮功学员。他多次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二年,他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湖北省狮子山戒毒劳教所遭受迫害。警察张国平经常打他耳光,罚他熬夜;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五日,洪海华被非法劳教三年,被秘密送走。后来得知,他被非法关押在沙洋七里湖劳教所遭受迫害。他被非法劳教时,警察未告知家属,很长时间他的家人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