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做好技术支持 不断修心性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在正法修炼中,我感悟到,当我们面对与他人的矛盾,面对自己内心中的矛盾,我们从法中找答案,才会走正路,就会感受到创世主的慈悲!

一、突破怕心 做技术维护

记不得是哪一年了,A同修突然找到我说,有个同修的电脑不能用了,找不着人维修,不知该怎么办了,她问我能不能帮忙。A同修知道我的怕心重,不愿接触更多的同修,就不辞辛苦的把出事的电脑取回自己家,或送到我家来修理。

那时,我因为学法少,对正念正行、堂堂正正救人的概念都很模糊,难以突破怕心走出去,与更多的同修配合。A同修就这样风里雨里的,从中协调、帮助着。当时我觉的A同修象一把大大的保护伞,让我在一个避风港中,做着我该做的事。说来惭愧,这样的配合方式持续了好几年后,A同修看我的正念升起了一些,才带我认识了另一名B同修。

虽然当时我很不适应 B同修家庭资料点的环境,但面对B同修全心为大法救人付出,和她为众生担当的心,我无法什么都不顾的离开,实在不忍心让同修一个人艰难的支撑这么大的资料点。没有了A同修在身边商量,我只能自己来决定,要把自己摆放在什么位置上。

现在想来,当时做出选择的难度,正是我多年的依赖心受到了冲击,真的是到了该独立在法中思考与选择的时候了。我明白了:大法弟子必须得自己选择修炼的路该如何走。我终于开始了与B同修配合。这一配合,就是七年。

二、以救人需要为标准

在与B同修配合期间,B同修对各种真相材料的要求比较严格,从选购耗材,到打印、装订,封面制作,再到真相资料的外包装,无一不精益求精。刚开始配合的时候,我觉的B同修要求的太高了,还有些强制别人,所以比较难接受。我总觉的有些环节做的太细了,浪费时间。所以,我虽然按照B同修要求的标准在做,但并不情愿接受,只是暗暗的不服气。

忽然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对做真相资料的标准要求,已经很接近B同修了,因为B同修的做法,更符合救人的需要。精美的真相资料本身,也是在证实大法的美好,会起到证实大法、救人的作用。精美的真相资料更会吸引人去看,去传播,更使众生愿意接受大法真相。我自己认为的怎么做救人效率高,这只是自我的想法,并不是站在救度众生的角度去思考问题。

在不影响其它项目的前提下,虽然多花了一些金钱与时间,但只要是有利于众生接受真相、得到救度,那就是把劲用在了刀刃上,是提高了救人的效率。后来,明慧网发表的各种真相资料,制作标准也不断提升。我明白了,采用高标准制作真相资料,是正路。不以救人效果为基点,执著固守自己的认识,是执著于自我。

随着接触更多的同修,我发现,当我把自己心中的标准提出来的时候,并不是所有的同修都愿意接受。也有的同修顾及面子,当我提出建议时,当时就调整了制作方法,但等我一离开,就又改回去了。还有的同修,干脆直言不愿接受我的建议。刚开始时,我的心会随着同修的态度而动。同修愿意接受,我就满心欢喜;同修应付我,我就觉的很无奈;同修直接表示不愿意接受,我就会表现出不高兴,会对同修产生一些想法,不想交流了。

在此之前,所有这些想法一直都被“只想让对方认同自己”的执著挡住了。后来的一件事,更让我体会到了整体配合中,放下自我的观念,尊重每个个体意见的意义了。

那一年,打印明慧真相台历,我看到一位同修将打印属性里面几个调颜色的参数都勾选上了,这样打印出来的颜色比较浓重。我觉的这样的颜色与原文件中的颜色相比,相差比较大,我就跟同修说:“我们不选这几个参数,可能更接近原色,会比较好看。”同修不认同我的想法,觉的不选这几个参数,颜色太浅,不够浓艳,不如选上参数好看。

我们僵持不下,就约定要问问别的同修的看法。我心中想:“原来的颜色,纯正高雅,同修们一定会喜欢原来的颜色;问过,你就会知道了。”结果,问了几个同修,反馈的结果是,同修们到郊区的集市上送给有缘人明慧真相台历,那里的很多众生都比较喜欢颜色浓重的封面图案,觉的快过年了,浓重的色彩能更好的烘托气氛。

我明白了,在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修炼中,救人是主线,在各个项目中,应该以救度各方众生的需要为标准。

三、破除观念 否定旧势力

几年前,在本地区发生一次非法大抓捕,我被绑架。当时我悟的是,虽然身在牢笼中,应尽量不为所动。

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观察、思考自己想出去的心,每一个想出去的想法是不是人心主导?是不是为私为我的?我努力压制着各种人心的翻涌,告诉自己这个想法是什么人心控制的,那个想法是哪个执著引发的。

我发现,在我以往的修炼中,去掉的比较多、比较彻底的人心与执著,在被非法关押的环境中,使我的心态也比较稳定。而以前疏于思考、迟迟不愿面对、不去主动归正的那些欲念,这时候就暴露的非常明显,被冲击到的主要就是这样的人心、执著与人的观念、低的标准。我悟到,旧势力就是想利用这些来钻空子,达到它们为私的目地。而大法弟子在各种各样的环境中,应该保持清醒、分清自我。理清了这些,我的心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忽然有一天晚间,我体会到了一种“无欲无求”的感受,这是我从未有过的一种体验。之前所有的强烈的想法,尤其是想出去的心,在那一刻,丝毫都找不到了,心中忽然变的很空。我很惊奇:当我们心中想着法中的要求,即使身在此地,竟然也可以体会到这样神奇的感受。

第二天上午,监室的大门打开,喊我的名字,告诉我可以回家了。我明白,在这一关中,我所悟到的达到了此刻法对我的要求。

虽然身体自由了,但被非法抓捕、关押的经历,却形成了一把心锁,锁住了心,也锁住了我的脚步。E同修发来邮件,让我去她家交流。E同修也是一名技术同修,同时家里也是资料点。我回信告诉E同修,我不想去、不敢去,不想给你添麻烦。E同修回信说:“你来吧,我不怕!”

我心中感谢着同修,也被同修的正念所感动,但还是不敢去同修E家。E同修没有放弃,接连发了几封信,约我去一个商场见面聊,我终于答应了。记的当时我惴惴不安的坐在商场的长椅上,身旁的E同修语气平和,面带轻松的微笑,一聊就是几个小时。第二次,又是几个小时。E同修那些理性的交流内容,象一把把铁锤,敲击着我心中的锁。E同修的努力没有白费。两次交流后,我做出决定:我要走回师父给我安排的路,我要把该是我的责任,从新担当起来!有师在,有法在,我不能这样自暴自弃!

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1]

我就开始系统的学习师父的所有讲法。因为从与E同修的交流中,我感觉到,之所以人的观念能被灌入我的思想中,就是因为我学法少,尤其是除《转法轮》以外的其他讲法。这样致使我在很多方面,尤其是对正法修炼中的很多法理,是不清醒的状态。我开始按照法轮大法网站上大法经书的顺序,一本接着一本的学法,学到现在,一直没有停下来,也不想再停下来了。

通过学法,我悟到,不管邪恶旧势力演化出什么样的表面形式,包括非法关押、肉身迫害、经济迫害、家庭环境干扰、手机、电视、电子产品干扰等等,其邪恶目地,是想让大法弟子做不了、做不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动摇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的意志。那么彻底否定旧势力,就需要我们从言行上、从思想中不让旧势力达到目地。

四、担当使命 避免自我膨胀

最后想与同修们交流的是,在做技术项目中,比较容易出现的自我膨胀问题。很多资料点的同修会对技术同修待为上宾。时间长了,人心就容易被滋养出来。如果我们能认清自己,明确责任,不贪功,摆正与同修的关系,就能抑制自我的膨胀。

我悟到,我们是在整体当中,不是在整体之上。技术同修一般比较少,会显的紧缺,但这并不说明做技术有什么特别之处,做技术工作与做其它项目没有实质上的不同。

首先,我觉的我们无论做哪个项目,都是师父安排的。不管做什么项目,正法中都是有标准的,没有谁是特殊例外的。其次,做技术中接触到的同修,多数是资料点的同修,还有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利用手机讲真相、劝三退的同修,也有在家中上明慧网、配合整体发正念的同修。我觉的,他们才是做技术要配合的主体,技术同修是在给这些主体同修们提供服务。为同修服务时的心态、自己摆放的角度,都会体现出修炼的状态。

悟到这些,每当维修、维护工作完成,同修表示感谢时,我都怀着感恩的心,对同修说:“我们的缘份都源于师父那里,让我们都谢谢师父吧!与您做好您的项目一样,我只是在做着我该做的。”有时候同修还是觉的我修机器、维护电脑、教技术很辛苦,我对同修说:“您使用这些法器,上网、下载、采购耗材、打印制作各种救人的资料,再把真相资料送到众生手里,那也是很辛苦啊!”

有时候同修要送一些钱做路费,甚至有些强制,我就对同修说:“谢谢您,您的好意我心领了。我想,您做项目,坐车、买耗材、购置法器等等,都是花自己的钱。我做我的项目,是不是也应该花自己的钱啊?如果我经济状况比较紧张,不收您这个钱会影响救人,那我可能会收下。但现在不是这个情况。”同修听我这样说,就不再勉强了。

文中所述,只是自己现有层次的认识。文中如有不符合法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