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守住大法弟子的善


更新时间: 2020年11月22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九年二月修炼法轮大法的,那时我还是个大学生。二十一年过去了,现在已是中年人。

在我人生最美好的年华之时,因为中共恶党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我被非法判刑。在酷刑的折磨下,我没有妥协。我坚信师尊,坚信大法,一路走到现在。今天我想交流的体会是:用善心对待众生,用慈悲的心态去讲真相。

慈悲劝善行恶者

最近一个阶段,中共恶党对大法弟子搞所谓的“清零”行动,大部份同修遭受了警察等不法人员的威胁和骚扰。我也经历了这种事情。

师尊讲:“但是那种慈悲是一种伟大的佛法的力量的体现。不管你再不好、再坏的东西,象钢铁一样的东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所以魔一见就害怕,它真的胆怯,它会化掉、会消失掉,绝不象人想象的。”[1]

师尊的法如同刻在我的心里一样。当我面对迫害心中迷茫时,我就遵照师尊说的,慈悲的对待迫害我的警察。

一个冬天的晚上,我在资料点被绑架。绑架我的年轻警察非常凶,我在逃离的途中,被他追上打倒,躺在雪地里。他掐着我的脖子,我劝他把我放了。他一边打电话找其他警察来帮忙,一边威胁我说要开枪。

我被带到派出所,心里很害怕,我就背师尊的法:“神是慈悲的,有着最大的宽容,是真的为生命负责,而不注重人的一时一行,因为神是从本质上使一个生命觉悟,从本质上启迪一个生命的佛性。”[2]随着自己不停的背法,内心升起来一种荣耀感。无私就无畏,瞬间,我的怕心没有了,只有一念:利用这个机会救人。

第二天上午,这个年轻警察非法审问我,没等他先发威,我就善意的对他说:“昨天抓我,忙活了一晚上,也没休息吧?”他吃惊的看着我,似乎没有想到我能这么关心他,他对我的敌意一下子没有了。他说:“哪有休息?”我接着说:“当警察真不容易,你现在还得提审,快坐下歇会吧!”

一个很正的能量场笼罩着我和他,他似乎忘记了他是在提审我。我很自然的坐在椅子上,象聊天一样给他讲真相。他说:“你们法轮功的书是抄袭佛教的。”我说:“你既不了解佛教,也没看过法轮功的书,只是听信了共产党给你灌输的谎言。佛教修‘戒、定、慧’,法轮功修‘真、善、忍’,这从根本上就不一样呀!”

他接着说:“你们师父敛财。”我笑着回答:“法轮功义务教功,不收一分钱,法轮功的书籍在互联网上可以免费下载。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致残的比比皆是,我们都是冒着失去生命的危险在修炼、救人。如果我的师父真想敛财,师父有超过一亿的大法弟子。师父让每个弟子给一元钱,师父就是亿万富翁。我们给师父一百元一千元,我们都心甘情愿。可是师父不要我们的任何回报,师父只要我们一颗向善的心。”

他透过窗上的玻璃,看见他的领导来了,便焦急的对我说:“你快点站起来,领导来了,别给我上眼药。”我犹豫了一下,是应该不配合邪恶的要求继续坐着,还是为他着想,站起来呢?我感觉他是个善良的生命,要为他考虑,所以我就站了起来。

领导進来看看,知道并没审问出来什么。我心里发正念,让他的领导走。过了一会儿,领导走了。我很自然的又坐下来,继续给他讲真相。他听的入了迷,以至领导再次走進屋里,我们才发觉。领导看我坐着,也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又走了。足足一上午,年轻警察对大法所有的疑惑都被解开了,彻底认清了中共的谎言。他的内心被震撼了。最后,他眼中噙着泪水,声音颤抖的说:“你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哪!”

我拒绝报姓名和住址,最后他们把我放了。

一次,我被非法抓到公安分局。因为我是被国安部通缉的,抓到我后,这些参与的警察觉的他们立了功。当时他们把我视为当地的重点人物来抓捕。我身材矮小,外貌看起来不到二十岁。我给一个非法主审我的恶警(此警察非常狠毒的迫害过当地很多大法弟子)讲真相,但他已经听不進去真相了。夜晚他用手铐把我吊起来;白天他将我的头按在我的膝盖上,上面放把椅子。为了防止我动,他坐在椅子上,整整坐了一上午。他对我折磨了五天四夜,得到的仍旧是零口供。

因为我拒绝回答任何问题,市公安局派人来监督他。这个主审恶警打我非常狠毒,当着上级领导的面,他更加的卖力:他抓住我的长发往墙上撞,又对我一顿拳打脚踢,把他累的够呛。我心里想:他这么狠毒的打大法弟子,他的罪业太大了,以后不得下地狱吗?

于是我慈悲的劝他:“我们无冤无仇,你何必这么打我呢?我不是针对你提审我而拒绝回答任何问题,换作别人提审我,都是一样的结果,我不可能出卖任何人。善有善报,恶有恶报。这只是你的工作,不值得呀!别再参与迫害了。为了你的家人,保护好身体。坐下歇歇,喝点水吧。”

那一刻,我真切的感受到了一个巨大慈悲的场笼罩着我们。我说出的话带有穿透力,一下子打進了他的心里,他立即转过身去,竟不敢正视我。

屋里监督他的警察看到此情此景,被感动的有些语无伦次的说:“这法轮功!这法轮功!可整不了了!这可整不了了!”他们没有想到,面对如此残酷迫害我的警察,我还能慈悲的劝善,没有一丝的恶。这以后,这个主审我的恶警再也下不去手打我了。

我绝食数日后,生命垂危,被送到医院抢救。晚上由各个派出所的警察轮流看着我,我被铐着手铐和脚镣。这个主审我的警察白天来医院,主动给我打开铐在脚上的脚镣。有几次,他忘记打开了。我被插着胃管灌食,实在太痛苦了,无法说话,看见他,只好用手指指我的脚,他明白我的意思后,就帮我打开。有的警察将脚镣铐的特别紧,我的脚被勒出了印痕。他看到后,就说:“是谁值班,怎么铐成这样?”

我看到了他的转变,他正在尽他的能力帮我减轻痛苦。一次,一个警察问他:“你审她,她交代了吗?”他敬佩的说:“这个小姑娘,太刚了,什么都不说。就是打死她,她什么也不会说的。”

善心讲真相救人

无论是面对面讲真相,还是拨打电话救人,不管对方是怎样的态度,我都善心对待他们。

师尊讲:“我跟大家已经讲过了,善它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表面上维持的一个状态,善是真正发自内心的,那是通过修炼才能得到的、才能体现出来的。在众生面前,你的话一出口,你的念一动,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体,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东西解体,那么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你没有真善的强大力量的作用,你就不能使它解体,你在讲清真相中就起不到作用。”[3]

一天,我和一位同修去超市。超市里很安静,只有老板娘,还有一个正在喝水的青年男子,农民工的装扮。当我跟他们说我是修炼法轮功的时,这个青年男子立即说:“法轮功不好。”看着眼前的这个男子,我的慈悲之心油然而起,我对他说:“我太理解你了,你是被电视上宣传的谎言欺骗了。”随着我这句话出口,这个男子眼睛里一下子泛起了泪光。这一句“我太理解你了”,打到了他心灵的深处。

我给他讲电视上中共恶党对法轮功的种种造假谎言,看的出来,他很愿意听。第二天我去超市,老板娘对我说:“昨天你走后,那个男青年夸你,说你讲的太好了。”

打电话讲真相,我也有很多的体会。无论常人态度什么样,我们都别被带动,就是慈悲劝善。一个青年男子听到我讲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气急败坏的说:“你还敢给我打电话,我爸是公安局的,我要举报你!”我对他说:“我跟你素不相识,我花着自己的钱,冒着生命危险来告诉你法轮功真相,你即使不想听,也应该能感受到我的善心。我就是为你好,没有一丝恶意,你不会举报我的。”他的气焰一下子消失了,小声的说了句:“我都知道。”挂断了电话。

一次,几个同修坐在车里打电话,一个同修打过去刚讲了几句,对方就挂断了。当时我们集体正念的场很强,我说:“你再给他打过去。”同修很为难,认为对方不想听,就不要再打了。看着同修为难的样子,我就给这个男子打了过去。

我说:“先生,下午好,很高兴能打这个电话给你。现在中国民众都在做三退保平安,我也要给你保个平安。三退就是退党退团退队。我们为什么要做三退呢?中共自建政以来施行的都是暴政,三反、五反、肃反,文化大革命,八九年在天安门广场屠杀爱国大学生,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法轮功在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洪扬,仅台湾就有六、七十万人修炼法轮功。台湾同胞跟咱们同一个文化、同一个祖先,两岸的对比是巨大的。‘天安门自焚’是伪案,是栽赃陷害法轮功。”

此时我听见开门、打开柜子的声音。我问:“先生,您在听吗?”这位男子赶紧说:“我在听,你接着讲。”我说:“我听见开门的声音,你好象很忙。”我又接着讲了许多真相,他愉快的接受了,并做了三退。最后,他夸赞道:“你的口才真好,我想聘请你来我的公司上班。”

有的人接到真相电话后,发自内心的感谢,都舍不得挂断电话;有的要微信号或者QQ号,想進一步了解大法。对于能明白真相三退的众生,我都叮嘱他们把法轮功的真相传播出去,一定会给自己的未来带来无限的福份。

利用课堂救学生

我从监狱回来后,在一位同修的帮助下办了一个补课班。我们当时都是一对一的给学生上课,我们俩配合,尽可能给每一个学生讲真相、劝三退。后来同修回当地办补课班去了,我就自己租房子,继续办补课班。

一对一给学生上课,讲真相容易。而在大班课上讲,我就有点为难。由于有怕心,加之自己还没有达到那么强大的正念,就不敢讲。有时在大班课上,我从侧面讲真相。平时我跟学生相处的很好,他们有的跟我学习了三年,今年参加高考。

由于今年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疫情,我们一直上网课,我还没有给他们做三退。我觉的如果不给这些孩子讲清真相,我会留下无法弥补的遗憾。就在他们高考的前几天,疫情不那么严重了,我就在教室给学生一对一的上课。讲完课后,我打开明慧网,让学生看我被迫害的经历。有的学生震惊的浑身发抖,有的学生眼睛湿润了,大骂警察:“不是人!”

我一边讲真相,一边打开动态网,当着他们的面,发三退声明。我教了三年的学生,除了一个很固执的学生外,其他的学生都退出了自己加入过的团、队。这个固执的学生要了破网软件,说要回去自己去看。

为了讲真相有一个好的效果,有几个学生我是一个一个约谈的,让他们单独来教室上课。我在电话中对学生说:“快半年没见面了,老师想你了。来教室,我给你上一节课,你要毕业了,不要钱了。”学生非常高兴,有的是顶着雨来到教室的。他们都知道,我上一节一对一的课是四百元。在他们看来,这么多的钱我都不要了,觉的老师真好。

有几个印象最深的学生。有个新来的女学生,疫情严重的时候,跟我上了十多节网课。她说:“老师,我相信灵异的事。”马上同意三退。那一刻,我很激动,我想这个女生跟我上课,就是为了等着听真相啊!

还有一个男生,他跟我讲了在他自己身上发生的一些灵异事,但就是不同意三退。我想我一定要把他救下来,我一定得给他做三退。师尊的法中讲:“在讲真相中触动人根本问题的时候,同时感到大法弟子真是在救他的时候,我想人明白的一面就会表现出来。”[4]

我给这个学生讲我的经历,我说:“在监狱里,我没有背叛我的信仰,我被毒打致昏迷。我绝食,被灌食加大蒜的浓盐水。劳改局的副局长来监狱跟我谈话,他让我配合他们,上报纸或电视做反面宣传。如果我同意做,他能立刻让我离开监狱,并且按照我的专业给我安排一个好工作。我对他说:‘如果我选择妥协,虽然安逸富贵垂手而得,但是我的余生都会活在深深的痛悔中。身在您这个职位,您应该很清楚,法轮功没有任何错。’”

我对这个学生说:“我用走过来的生命实践告诉你真相,不枉费我们认识了一场。如果我没告诉你,我一定会深深的痛悔。当有一天,你看到我讲的一切真实发生时,你就知道我讲的都是真的了。”

这个学生终于被我的话感动,说:“老师,我同意退。”刚刚说完,他立即站起来,右手捂着心脏部位:“哎哟!哎哟!”的叫了两声。他是个身体很敏感的孩子,当抹去兽的印记时,他感受到了。

还有两个学生,已经很久不跟我上课了,他们说要来找我聊天。我也很顺利的给他们讲了真相,做了三退。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点滴体会。感恩师尊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明慧网第十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