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执着“我所要”的观念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04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四日】一段时间来,我身边的同修不断的出现我所认为的不符合法的状态,比如:听师父讲法时两个人在那唠嗑;执着新唐人,甚至用主持人给常人讲真相谈到的“定数”等小道的东西掺進自己修炼中。看到同修出现这种不符合法的状态,我总是提醒同修,可是同修就是不改。我开始找自己,我找到了我总是用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想要改变别人。有时我想我放下了,同修就会变。可是我放下了,同修不但不改变,在我看来还越来越严重。我在法上感到很困惑,我一直没有深挖自己到底是什么原因。

一天,我看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同修在文章中谈到“有的修炼人把常人中的利益放下了,可是对修炼中的利益没有放下,执着自己修炼中的威德、果位、圆满”,看到这里,我觉的这说的就是我。现实中因为修炼,我几乎放下了常人中的一切。可是我却对自己修炼中的威德、果位、圆满看的很重。我希望自己来源高,希望自己能够修的高、建立大威德,希望自己的修炼在同修中能够不同凡响、举足轻重。我认识到了自己的这些执着心。

那么,这些执着的背后又是什么呢?这时大脑中出现一念:“我所要的!”我大吃一惊,我好象瞬间明白了很多,一些不好的败物纷纷落下去了,紧接着好象打开了一道门。仔细想来,我的这些执着心背后都隐藏着一个东西,那就是“我所要的”。

我口口声声说圆容师父所要,现在看来那只是个口号而已。我没有放下“我所要的”的观念,怎么能真正纯净的圆容师父所要呢?!说起来都是笑话。自己未来的一切,威德、果位、圆满在哪个境界,那都是师父根据正法与未来的需要以及自己修炼的状态、心性所在的位置等所安排的,我用自己对师父正法的肤浅的、局限的认识,怎么能够理解师父从整个正法与未来的需要出发所安排的一切呢!我不自知的狂妄想要这、要那,自己要如何如何,现在想来真的是太不自量力了,不知自己在做什么。自己未来的一切,对自己这个个体生命来讲,那都是师父的恩赏。

写到这里,我想起自己当初進京护法时,警察问我:你知道你现在有多高层次吗?我那时还所谓的理智回答道:我不想自己什么层次,一切都是我师父安排的,师父让我在什么层次,我就去什么层次。然后那个警察不再问我什么了。现在想来自己当时的回答表面冠冕堂皇,可潜意识是:“我不去求,我只要好好修,层次不会低的,我现在可能层次就不低了!”这不就是那个“执着我所要的”观念的又一种表现吗!

我现在认识到,真正在大法中修炼就要放下“我所要的”,放下“我的威德”,放下“我的层次”,放下“我的圆满”,放下修炼中执着任何结果的心,放下执着结束时间的想法,就连“我只要好好修,放下一切我所要的,我该有的就会有”这一念都放下,就纯净按照大法去修、去做、去证实大法、去救度众生,不去想结束,不去想任何结果,把这种心态变成我们修炼的一种常态,达到师父讲的:“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1],那就是我现有境界认识到的无为的修炼状态。

我认识这一点后,那天中午发正念时,我感受到了:真正的慈悲是大法修炼者放下“自己所要的”后,大法在修炼者身上展现出来的强大无边无际的纯正能量,而以前我所认识到的慈悲都是带有“我所要的”不纯净的所谓慈悲,现在想来都是人对慈悲的一种人的认识。

“我所要的”观念还会引起大法弟子执着什么时候结束、执着邪党的任何表演、执着世间的形势变化。其实这一切都是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在发生着,都是师父在掌控着。只有放下“我所要的”才是真正的慈悲,才是真正的助师正法,才是真正的助师救人,才能真正履行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写到这里,我又想起了自己以前一段困惑的修炼经历。二零零零年我進京护法时,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念闯出北京邪恶的某看守所。我那时真真切切的感到自己的身体高大无比,北京的大楼就像小火柴盒一样在我的脚下,这种状态一直到我走出北京城才消失。我回到亲属家,我感到自己与常人不是一种类型的生命,我好像与世人没有任何连带,没有情,看世人这种生命都很木(只能这样形容)。那时我要给世人讲真相时,我就感到大脑中好像有个开关打开了,然后我给世人讲真相智慧真就像泉水一样流出,句句是真理,每个字,每句话的排列都非常稳定,不能动,句句打到世人的心里去。古今中外的一切事例与故事就象海洋一样,我可以随意选择,没有任何人的思维框框限制,只要能解开对方的心结,能说明问题,我都可以信手拈来,如意运用。可以说那时的思维是一种没有人的思维形式的思维。我看到当我讲真相时,无数的小法轮从我的嘴里飞出去落在对方身上,那时我感到自己的十指好像放电一样,麻苏苏的。而对方的身体也有明显的反应,有的非常舒服,有的像过电一样。对方都非常接受法轮功真相。当我讲完真相后,感到大脑那个开关就关上了。那时我的大脑空空的,我怎么努力也找不到一句话。我一直认为自己那时是处于一种没有情、也没有慈悲的状态。

当我放下“我所要的”后,我现在才明白,我以前所认为的慈悲实际是在情的作用下人的一种对慈悲的理解,充其量只不过是一种人的善良表现而已,根本不是神所说的慈悲。我当时的那种状态其实是一种慈悲的状态。

我现在才认识到,看不惯别人,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别人,都是在执着自己所要的。当我放下“我所要的”观念后,再去看身边同修的那些我所认为的不符合法的表现时,我的心态变了。我明白了一切都是师父在管,一切都是大法弟子修炼与师父正法过程中的状态与表现。那时我的心态很坦然,这些不正的表现没有惹起我心中任何涟漪。我知道我真的放下了。剩下的就只有找自己、修自己,慈悲对待别人了。

个人现有层次的一点认识,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法轮大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