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参与迫害法轮功人员遭恶报案例统计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综合报道)上海,相对于中国大陆其它大城市,从外观上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一座开放、发达的国际性大都市。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后,那个光鲜亮丽的外表,就再也掩饰不住中共的邪恶,整洁的街区充斥着野蛮的绑架,美丽的霓虹灯下穿梭着丑恶的鬼影。二十一年来,发生在这个大都市的对善良人的迫害一直不断,经核实有名有姓遭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就有三十人,而致残致伤、被开除公职学业、取消退休金、家庭破裂、流离失所的更难计其数。

中国古人有句话:善恶有报是天理,只争来早与来迟。早的即刻就报或几天、几个月之内遭报。迟的可能要几年、几十年或隔一世或几世才报应,而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后,报应很多都是现世现报。如宝山区公安局国保女科长魏志耘曾叫嚣:“我不相信因果,共产党给钱就为它办事,人总要死的,无所谓。”并恶言诋毁法轮功创始人,认为自己年轻,口出狂言要比比“看谁活得过谁”。结果二十多天后的某天上午开例会之前,她正拨打着手机,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随即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二目大睁,暴毙而亡,死状惨不忍睹,其五官扭曲肿胀,尸体变形膨大。恶报来得如此快,如此惨,当年魏志耘只有42岁。

据来自明慧网资料的不完全统计,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来,上海至少有75人遭恶报,在归纳出的五类恶报形式中,死亡人数最多,有23人,在五类参与迫害的人员中公检法司人员遭恶报人数最多,有38人。

分类伤残重病癌症死亡被查处精神煎熬总计本人殃及家人
政法委“610”013521135
公检法司0121061038710
党政官员114331233
企事业01212611
基层人员01403834
总计116231520751723

图1:参与迫害法轮功 上海各类人员遭恶报人数统计
图1:参与迫害法轮功 上海各类人员遭恶报人数统计

图2: 上海市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不同类型恶报人数统计
图2: 上海市参与迫害法轮功而遭不同类型恶报人数统计

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频频现世现报,一是警告参与迫害的人,服从中共的邪恶命令的行为是错的,参与迫害者应该立即停止迫害行为,了解法轮功真相,走正确的路;二是让参与迫害人感受到神的存在,让他们意识到无神论的观念是错的,赶快修正,转变观念。没有了命,你追求的升官发财等等一切好处都是一场空。

一、政法委“610”人员5人,其中3人殃及5人,共10人

1、上海市公安局610头目谢安突然死亡

上海市公安局610头目谢安,男,一九七二年出生,二零一三年五月在家突然死亡,刚满40岁。谢安是上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元凶,上海各地区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案子都要经过他之手。

2、上海市闸北区610头目方建荣作恶殃及家人

方建荣是上海市闸北区610头目,多年来一直指挥并直接参与对闸北区内众多善良无辜的法轮功学员如冯蓉霞、喻培英、金惠珍等的监控、绑架、抄家、劳教、判刑等迫害罪行。法轮功学员曾多次给方建荣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的因果关系,但他还是一味作恶,结果殃及家人,他的儿子突然死亡,死因不透露;他自己则精神崩溃。

3、上海市杨浦区大桥街道610帮凶何伟仙遭恶报

上海市杨浦区大桥街道“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帮凶何伟仙,长期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经常无故闯到法轮功学员家中进行恐吓,威胁,骚扰。何伟仙的恶行殃及家人,她丈夫得了肝癌,很快就死了。

4、上海闵行区610施文清遭恶报得癌症

上海610恶人无法无天,闵行区610的施文清遭恶报得癌症,仍狂妄至极:“管什么法不法的,有权就是法!”

5、上海市原政法委副书记陈旭遭恶报

陈旭:上海市原政法委副书记、市检察院检察长,二零一七年三月初,涉嫌“严重违纪”被审查。据报导,除了陈旭的妻子、儿子、弟弟被调查外,因涉陈旭案而接受调查的上海政法系统的人已超过百人。

二、公检法司28人,其中 7有殃及10人,共38人

(一)公安局、派出所、看守所7人,其中1人殃及4人,共11人

1、上海原国保副处长杜建明遭报得血癌

杜建明:原上海市徐汇区国保处副处长,主管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后调任徐汇区田林派出所指导员。杜建明迫害了很多的法轮功学员,现遭到恶报,得了血癌。

2、宝山区公安局国保科长魏志耘暴毙

魏志耘:女,二零零五年,自宝山区看守所调入宝山区公安局国保处,专司迫害法轮功,同年加入中共邪党,因迫害法轮功得力,后提升为国保科长,年薪十多万。二零零六年,上海开“六国峰会”期间,大肆迫害大法弟子,魏志耘获邪党奖励一万元。

二零零七年一月初,认识魏志耘的法轮功学员对她讲真相,劝诫与救度她。魏志耘却魔性大发,叫嚣:“我不相信因果,共产党给钱就为它办事,人总要死的,无所谓。”并恶言诋毁法轮功创始人,认为自己年轻,口出狂言要和法轮功创始人比比“看谁活得过谁”。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九日,也就是魏志耘口出狂言二十多天后,她正常开车到单位上班。上午开例会之前,她正拨打着手机,突然倒地不省人事,随即瞳孔放大,大小便失禁,二目大睁,暴毙而亡,死状惨不忍睹,其五官扭曲肿胀,尸体变形膨大。包括魏志耘在内的任何人都不会想到,恶报来得如此快,如此惨,当年魏志耘四十二岁。

3、上海市委委员、市公安局长张学兵被双规

张学兵:上海市委委员、市公安局长、党委书记职务。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被撤销职务,同日宣布张学兵涉嫌严重政治问题、经济问题,实行“双规”。

4、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龚道安遭恶报被查

龚道安:上海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据二零二零年八月十八日消息,龚道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5、上海市南汇区坦直镇派出所所长丁旭日肝癌死亡

丁旭日:原是上海市南汇区坦直镇派出所所长,因紧跟江氏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学员,于二零零三年得肝癌,三个月死亡。

6、上海市浦东新区黄楼派出所副所长徐海清车祸死亡

徐海清,三十九岁,上海市浦东新区黄楼派出所副所长。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四日,三位法轮功学员在他的派出所辖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绑架至黄楼派出所。当时是下午四点多钟,只有徐海清和一个警察在派出所。三个学员跟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做好人的。还讲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实际情况,告诉警察,法轮功学员讲真相没有罪,是做好事,不要迫害法轮功学员,善待大法会得到福报的。几个法轮功学员讲了很长时间,徐海清也不听,还叫来几个警察,蛮横的强迫法轮功学员拍照,做笔录。两个七十多岁的学员叫家属接回家,后来保外就医;另一个六十岁左右的学员被送往拘留所。仅仅六天后,徐海清就出车祸身亡,留下六十多岁的父母与两个孩子(一个十三岁,一个四岁)。四位家人都痛不欲生。

7、上海徐汇区看守所恶警丁隽被判刑

丁隽是上海徐汇区看守所恶警,经常威胁、折磨、毒打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二零零零年十二月,法轮功学员蒋业祥一进看守所,就遭到丁隽的毒打,在严寒的冬天里,丁隽让蒋业祥趴在冰冷的水泥地上,然后拿来冷水,一遍又一遍的往蒋业祥身上浇水。又拿来手铐,反铐蒋业祥的双手,用脚踹着蒋业祥的背,双手反复向上拉手铐,一边拉还一边说,“我就是魔鬼,你只要在我这儿,我就让你的半条命死在我这儿。”二零零二年,丁隽把被关押人员打死,后被判刑六年。

(二)检察院1人,1人殃及 1人

1、刘小明{音}:女、上海市检察院,每年到上海市女子监狱五监区来所谓的“关心帮教”,宣传歪理邪说而遭恶报,失去了丈夫。

(三)法院2人

1、上海市高级法院院长壮年猝死

邹碧华:男,一九六七年一月出生,江西省奉新人,二零零八年七月任上海市长宁区法院院长,二零一二年十月任上海市高级法院副院长。邹碧华因积极追随江泽民利益集团迫害法轮功,非法审判多名法轮功学员,致使法轮功学员赵斌被迫害致死,何冰刚等被迫害致残。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日,邹碧华突发心脏病死亡,年仅四十七岁。

中共为了掩盖邹碧华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事实,将邹碧华追授为所谓的“全国模范法官”、“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利用广播、电视、报纸等媒体,把邹碧华捧为“公正为民的司法改革的擎旗者”,“锐意创新法治实践的探索者”以蒙骗世人,掩盖遭恶报真相。

2、原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前党组书记、院长潘福仁被立案侦查

潘福仁:原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前党组书记、院长。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被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潘福仁在任期间恶意冤判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七年三月,被非法判刑三年的香港法轮功学员曾爱华一审上诉被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驳回,维持三年原判。整个审理过程秘密进行,未通知家属或律师,也未开庭审理。曾爱华后被押往上海市女子监狱,潘福仁负有直接责任。

(四)监狱12人,其中5人殃及 5人,共17人

1、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恶警成玉标作恶殃及家人车祸暴死

成玉标:是上海提篮桥六监区狱警。上海市提篮桥监狱是凶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黑窝。成玉标是中共邪党党徒,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后遭恶报,殃及妻子。二零一二年三月,其妻在小区门口突遭车祸,人被撞飞六米远,当场死亡。

2、上海提篮桥监狱恶警傅克琥因恶报入狱

傅克琥:上海提篮桥监狱恶警,五监区(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监区)教导员,在迫害大法弟子高峰时,调到该监区。主张暴力逼迫大法弟子“转化”,一手策划和实施对大法弟子杨育晖的极端暴力迫害(详见明慧网其它有关报道);他还冲进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复旦大学研究生何冰钢和英国留学归来的李亮的禁闭室中,直接暴力威胁和恐吓,要让他们“开摩托车”(一种暴力折磨)。平常,他勾结他的亲信沈言荣(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青年实验中队的中队长),变换招数折磨大法弟子。监区养过一只蝈蝈,他曾每天掐掉蝈蝈的一只腿,最后再看着没腿的蝈蝈慢慢死去。那个替警察养蝈蝈的刑事犯说:没见过这么狠的人。罪恶终有报,后来,傅克琥因收受周正毅家属贿赂的一辆九成新轿车而被刑事拘留。

3、上海女子监狱恶警运用心理实验邪术搞迫害而遭恶报

姚中队长: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骨干。上海女子监狱恶警非常邪恶的运用心理实验邪术,伤害和控制法轮功学员。害人终害己,无论是犯人还是警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心理变态 。其实,犯人们都知道,整天生活在整人和害怕被整的环境里,迟早会发生这种事。经常的,你会看到某个犯人突然就歇斯底里了,比疯人院还可怕。因为这件事,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骨干、该分监区姚中队长被调离。

4、上海女子监狱五大队负责人侯瑞勤遭恶报

侯瑞勤:是上海女子监狱五大队的主要负责人。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管理办法就是不断虐待和折磨,使用的手段极其卑劣下流,如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禁止法轮功学员大小便,不给法轮功学员洗澡,罚静坐和站立,上铐子和电警棍,有意找借口加长法轮功学员的刑期。二零零五年,五大队两位负责人均遭恶报:侯瑞勤得了甲状腺;颜世萍丈夫得了癌症。

5、上海女子监狱五大队负责人颜世萍作恶殃及家人遭恶报

颜世萍:上海女子监狱五大队的主要负责人。他们对法轮功学员的管理办法就是不断虐待和折磨,使用的手段极其卑劣下流,二零零五年,颜世萍丈夫得了癌症。

6、上海女子监狱五大队 大队长程跃渊遭恶报

程跃渊:上海女子监狱五大队队长,得了免疫系统下降的症状,经常感冒等。

7-9、上海提篮桥监狱七监区三狱警得癌症

张科达:二零一四年,七监区狱警张科达被查出肺癌;

池勇:七监区狱警池勇也被查出癌症;

孙勇明:七监区狱警孙勇明,曾经负责看管迫害长期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熊文旗,二零一四年被查出胃癌,送入医院,不到一个星期即死亡。

10-11、上海提篮桥监狱两个狱警均遭恶报殃及家人

孙苗俊:七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直接元凶恶警,二零一三年,其父突然中风在床。

吴国强:七监区另一狱警,专管夜间执勤,对恶犯们晚上殴打法轮功学员,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的恶行,睁一眼,闭一眼,放纵隐瞒不报。二零一四年十月左右,其唯一的三十岁未婚儿子(原上海武警总队特警),在外下海经商,过节游玩时,突然不省人事,晕倒在海边,被海水窒息而死。

12、上海提篮桥监狱十监区恶警周崇善作恶殃及家人死亡

周崇善:男,五十岁左右,此人戴着伪善的面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且经常受上海市610等邀请到处宣扬他的迫害经验。二零一零年八月其妻子遭恶报患肠癌死亡,时年四十七岁。

(五)监狱“包夹”罪犯6人

1、某某:上海提篮桥监狱七监区一名包夹犯(杀人死缓犯),在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释放前一个月,突然吃不下饭,吃啥吐啥,送入监狱医院后,被查出胃癌,一个星期即死亡。其家人向监狱当局吵闹,认为一个月前接见时,人还好好的,没几天,人突然骨瘦如柴而亡,要向当局讨说法。

七监区的囚犯也议论纷纷,流传该犯是迫害法轮功学员所致。更巧的是,该法轮功学员堂堂正正跨出提篮桥监狱的当天,该犯的家人及大批七监区狱警同时在上海火葬场举行该恶犯的“追悼大会”。

2、徐文林:上海提篮桥监狱七监区包夹犯,目前在一监区,殴打法轮功学员后,两手臂抬起来很困难,他自己也讲两手臂出问题了。

3、李一:上海提篮桥监狱七监区包夹犯,与徐文林一起打法轮功学员周斌,得了心脏病,住了好几次医院。

4、沈建新:上海提篮桥监狱七监区包夹犯(杀人分尸犯),原本身体非常强壮,迫害法轮功学员后,身体上长出一个鸡蛋大小的包块,查不出原因。

5、医务犯陈勇明(麻醉抢劫犯,被判十三年):上海提篮桥监狱七监区,陈勇明迫害法轮功学员后,二零一四年底肛门肠道里生东西,流脓及血,白天也会流出大便,收不住,不得不住医院开刀。

6、医务犯孙永康(杀人分尸犯,被判死缓):上海提篮桥监狱七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后,突然得了高血压,吓得他也开始比划着盘腿打坐。

三、党政官员9人,其中 3人殃及 3人,共12人

1、“上海帮”主力帮凶黄菊:高升未满一届 即恶报死亡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日,江系“上海帮”的重要成员、中共政治局常委黄菊,在北京病亡,年六十九岁。黄菊连一届“常委”都没做满就病死,这无疑是江泽民集团的一大凶兆。黄菊是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高官,特别是在上海当权期间,卖力迫害法轮功,曾于二零零四年在爱尔兰被法轮功学员以“酷刑罪”告上法庭。

2、“上海帮”主力帮凶陈良宇:二零零六年遭恶报入狱

二零零六年,江泽民亲信、江系“上海帮”重要成员、中共上海市委书记、中共政治局委员陈良宇被查处。陈良宇在上海当权期间,也卖力迫害法轮功,真是恶报来的快。

3、上海市普陀区居委会书记遭恶报患癌症

韩玉琴,上海市普陀区清涧八街坊居委会中共邪党书记,其丈夫是公安人员。该地区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的文件都有韩玉琴的签名。现韩玉琴已遭恶报,身患恶性癌症,家人可能对她隐瞒了病情,她还在该岗位做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帮凶,希望韩玉琴能早日悔改,不再做坏事。

4、上海居委书记诬陷法轮功学员 恶报殃及妻子

余俊群,上海市徐汇区石龙路佳丽苑居委书记,家住徐汇区百色路汇成四村9号楼101室,长期利用职权诬陷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袁秀芳等,大法弟子和其讲真相,他也不相信,终遭恶报,殃及妻子,他的妻子才五十三岁就得了肝癌,五个月后死亡。

5、上海宝山区区长朱达车祸重伤

上海宝山区副区长朱达,因迫害镇压法轮功受2000年度嘉奖。其罪业之大已祸及家人。其弟朱迅在宝山公安局工作,于2001年初酒后驾车,撞车,人伤车毁。撞成脾脏破裂,撞瞎了一只眼睛,并负全部责任。

6、上海瞿建国以命偿还其恶行

上海市南汇区老港乡政府人员瞿建国,因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受南汇610指使,带头到法轮功学员家抄家,收大法书、大法资料。瞿建国于二零零五年六月份患癌症遭报死亡。

7、上海610线人遭恶报 猝死

二零一四年夏季的一天,几位退休老人聚在公园里议论:前几天,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特务组织)线人小张突然死了,真蹊跷!

610线人小张是位公务员,其仅去年先后三次因见小区内有法轮功真相传单、小册子而报警,引来社区610、110警察、派出所等数人挨门挨户查询,闹的小区鸡犬不宁。

社区居民对此很不满,他们聚在一起议论纷纷,有位退休多年的公务员,叫国民(化名),讲:“小张是吃饱饭没事干了,报警拿咱老百姓寻开心,小张跟人家真相传单结啥仇呀?我倒很愿意看《江泽民其人》中揭露江泽民是大汉奸的‘二奸二假’的故事,当年蒋介石领导中国百姓抗日,他姓江的却与其爹江世俊甘为日冦当狗腿子欺压中国人!这讲清历史真相的传单有啥不对的?”

国民还说:“我两次对小张讲别再做缺德事了,这样会遭天报的;小张讲自己活的好好的,结果他却突然死了!”

8、上海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戴海波获刑九年

戴海波:上海市政府原副秘书长,获刑九年

9、上海市委原常委、副市长艾宝俊获刑十七年

艾宝俊:上海市委原常委、副市长,一审获刑十七年。

四、企事业5人,其中1人殃及1人,共6人

1、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肾移植科负责人遭恶报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因参与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而遭恶报。副院长、泌尿外科主任王国民,因心脏病入住心内科监护室,按照心肌炎治疗无效,于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植入人工起搏器。王国民是中山医院泌尿科和肾移植科的总负责人。现在该科的肾移植已基本停止。

2、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朱同玉活摘器官被国际起诉

上海长征医院器官移植研究中心主任朱同玉因参与非法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牟利,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在美国波士顿参加二零零六年“世界移植大会”期间被起诉。

3、上海能洋公司(个体)经理杨谋能参与杀人案被查

杨谋能:上海能洋公司(个体)经理,因参与原安徽芜湖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周其东涉嫌故意杀人案被查处。

二零零一年六月,周其东为摆脱与其长期有两性关系的孙某的纠缠,多次与繁昌县南征水泥集团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赵征和密谋杀害孙某。赵征和指使杨谋能纠集身负命案在逃的王长春、袁政实施凶杀计划。某年九月四日中午,他们在被害人孙某家门前对其猛刺27刀,致其死亡。另外,周其东还利用职务便利,以“借”为名,向他人索取或非法收受财物;以虚开支出的办法贪污公款,非法所得数额巨大。这样一个贪污腐化,残忍成性的邪恶团伙正是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中疯狂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不法之徒的典型写照。

4、上海宝山区某单位领导遭恶报

某某:是上海宝山区公安局国保处魏志耘的丈夫,魏志耘的暴毙在上海宝山区警界引起震动,上海中共黑恶势力为掩饰心虚,也为了给手下打气壮胆,以继续维持迫害形势,于是以重金“安抚”家属。魏志耘的丈夫在上海宝山区某单位担任领导工作,在妻子作恶遭报后,他不但没有从中反思吸取教训,反而欣然接受了上海邪党抛给的十五万元所谓抚恤金,享受着所谓烈士家属的名头。

二零零七年九月的一天,魏志耘的丈夫对一名善良的法轮功学员恶言相向,并咒骂。两天后,他下班回家,到住宅楼下欲取钥匙开门时,突然身体失控,几乎不能动弹。后送医院抢救,被诊断为脑溢血,随即进行手术。医生打开其颅骨后,积血喷出,不治死亡。

5、上海“老娘舅”系列节目编剧人夏袁寿遭恶报 祸及家人

夏袁寿,男,近七十岁,为上海滑稽剧团编剧本,妄信恶党对大法的诬蔑造谣,肆意构造诽谤大法的不实剧情,通过上海东方文艺频道“老娘舅”节目毒害世人。近期,他次子夏某某过年前因身体不适住进医院,诊断为肝癌,暴病死去,年仅四十一岁。

五、基层人员4人,其中 3人殃及 4人,共8人

1、上海打浦路一方姓老太恶报

上海打浦路街道有一姓方的老太,昧着良心帮610做事,整天跟踪监视住在打浦路街道里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五年四月,当地一个大法弟子无意中获知,该老太在早上吃完早饭后出门时还和他人打过招呼,之后在上午十点左右,被人发现在家中上吊自杀。明白人都知道,这就是干坏事所遭的报应。

2、炼功受益反助邪恶,先失外孙女再丧女儿

上海市闵行区某小区住着一位东北到沪打工的赵某(女),九九年初开始学炼法轮功,很快身体受益,精神愉快。“七二零”迫害开始后,她向邪党妥协不再炼功。她家住的位置是小区中几个坚定大法弟子出入的必经之地,居委会以每天五十元钱的诱惑,要求她监视记录那几个大法弟子每天的出入情况,以及其他炼功人到这几个大法弟子家的情况。

利欲熏心的赵某竟然接受了,帮助邪党迫害曾帮助过她的好人。为保证不间断记录,她和她女婿等家里人轮换着坐在家门口监视。大概两个月后,她的小外孙女掉到她家附近小河里淹死了。本来有病的女儿又病情突然恶化,女婿也离婚而去。又过一段时间,她女儿也死去了。从千里之外来到上海的赵某能在这里走入大法本来是非常幸运的,但她为一己私利,却助恶为虐迫害她明知道是好人的大法弟子,结果遭恶报祸及亲人。在恶报降临时,她痛不欲生,眼睛也哭的几乎丧失视力。

3-4、上海市浦东新区浦建镇夫妇恶意攻击大法 遭恶报

上海浦江镇有两个人王志年和计银花夫妇,他们在二零一二年年底浦江镇小学全体退休教师大会上,宣传诬陷法轮功的节目《一脚去》,又到浦江镇好几个居委去巡回宣传这个小品《一脚去》。

王志年和计银花不了解法轮功,听信中共的抹黑宣传,做出助纣为虐的事,诬陷法轮功,这是天地不容的,犯下罪业,得恶果。计银花的儿子在二零一三年四月三十日被车子撞倒,五月初死亡。计银花本人也患上了视网膜脱落的疾病。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