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四川省女子劳教所副所长陈俊遭恶报被查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消息,原四川省女子劳教所副所长,四川省女子强制戒毒所原党委副书记、政委陈俊,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调查。

陈俊,女,一九六三年八月生,河南淮滨人,一九八零年三月,开始工作,一九九一年八月,入邪党。二零零零年四月,陈俊任四川省女子劳教所二大队大队长,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任四川省女子劳教所中共党委委员、副所长,二零一一年一月,任四川省女子劳教所中共副书记、政委。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八日,四川省女子强制戒毒所正式挂牌,二零一三年十月八日四川省女子劳教所解体,全面转型专职戒毒矫治。二零一四年八月,陈俊任四川省女子强制戒毒所副书记、政委。二零一九年三月,陈俊任四川省女子强制戒毒所副书记、政委;二零二零年五月任四川省女子强制戒毒所一级高级警长。

四川省女子劳教所,又叫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以来,该劳教所就成了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营,几乎每天都接收从全国各地秘密送来的法轮功女学员。截止到二零一一年,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四川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法轮功学员达四千多名,造成至少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被虐杀,迫害致伤致残的更多。

在中共倾举国之力迫害法轮功的第三个年头,陈俊就背着迫害法轮功的政绩,从一个小小的大队长,一路蹿升至省女子劳教所的党委委员、副所长,成为了四川省劳教所迫害法轮功举足轻重的二号人物。陈俊对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种种恶行难辞其咎。。

在陈俊管辖的劳教所内,发明了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酷刑一百多种,很多酷刑之邪恶下流都是人类社会闻所未闻的。如:强灌不明药物、使劲灌水却不让大小便,性虐待:刷阴道、拔阴毛、毒打、电棍、背铐、吊铐、水牢、死人床、坐板、蹲小号、坐老虎凳、超长时间军蹲、上绳、鼻子点浓酸、灌辣椒浓盐水、灌大粪水、冷冻,曝晒等等。

1、灌浓盐水

这是一种极残忍的酷刑。法轮功学被几个人按倒在地,坐在身上,用铁开口器把牙齿撬开固定在最大挡,牙齿都要撬松,开口器另一端就顶在了喉管,喉管都要顶出血。然后,开始灌食盐兑的浓盐水,浓盐水灌在喉部位会憋气的,很容易窒息而死,而且浓盐水对胃的损伤极大。这是一种酷刑,痛苦的滋味比死还难受。由于用了开口器,灌的任何东西进去是吐不出来的,如不咽进去就出不了气。而且浓盐水是吞也吞不进,在喉部堵着,时刻有生命危险。法轮功学员朱银芳就是被灌浓盐水和大便而致死。

2、酷刑“燕儿扒壁”

“燕儿扒壁”是一种酷刑,就是全身站直,头嘴都要贴在墙上,每天要站十七、十八个小时,不准动一下,不准说话,由吸毒犯看管她们,并且不准洗刷,不准洗澡。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使多数法轮功学员身上都长了大到银元、小到铜钱大小的疥疮,由于长期得不到洗刷,每个人都痒得钻心,臭得难闻,天天抓痒抓得鲜血直流,被罚站时血直流,恶警也不准用纸擦一下。恶警每天只让她们睡二至四个小时,甚至持续了三个月。

3、灌生水 不准上厕所

二零零二年冬天以来,劳教所操控恶警把不肯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操场坝,不停地给她们灌生水,并且不准上厕所。每个人都被灌得肚子滚圆,小便顺着裤子流下来后,恶警脱掉大法弟子的衣服,用衣服把地上的尿擦干,然后把衣服一件一件地扔进垃圾桶。又继续灌水,脱衣服,擦尿,扔衣服,直到只剩下一条裤衩。

不管夏天再热,冬天再冷,劳教所下令将法轮功学员长期罚站在室外,不准动弹,不准说话,更恶毒的是几天几夜一直不准大小便。有的法轮功学员忍受不住便在地上,恶警还用扫帚粘上粪水抹在大法弟子的嘴上,还用手铐将大法弟子铐在树上。痛苦可以尽力忍受,屎尿却是憋不住的。每个大法学员都将屎尿拉在了裤子里,难受至极,屎尿顺着裤脚流下来,遍地都是,臭不可闻。站得久了,很多人的脚都站肿了,有的肿了好几圈,血红发亮。

4、吊铐

此种刑罚只能脚尖着地,脚后跟不能着地,如脚后跟着地手就被铐子勒进肉里去。严重时,会上吐下拉,手会失去知觉。

5、反铐在大树上

吊铐、固定铐、反铐在大树上,此种刑罚手铐象刀一样勒在手上,刺骨、钻心的痛,直冒汗。站立,铐在窗上动不了,时间久了双脚就要站肿。一位大法弟子每次在大法和师父受到诽谤时都站出来抗议,被恶警用臭袜子和又脏又臭的抹桌布塞进嘴里,还被电棍电,手铐铐,被五花大绑绑在树上。

在陈俊任职期间,被迫害致死法轮功学员达二十六名之多,名单如下:

朱银芳、罗俊玲、邓玉芳、李阳芳、缪素芳、郑友梅、姜洁玉、唐发芬、林凤、黄玉芳、张翠华、龚素英、周泽碧、杨姓法轮功学员、阿群、吴世翠、颜学碧、付萍、刘静德、程发贵、漆长萍、赖秀云、周光群、温淑琼、唐梅君、胡士翠等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而这只是冰山一角,实际死亡人数远不止这些。

1、法轮功学员李阳芳被四川女子劳教所迫害致死

李阳芳,女,五十三岁,系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万春镇人,在法轮功遭受迫害后,李阳芳屡次遭受严重迫害。二零零三六月年初七,寿安派出所的多名恶警闯进她家,强行抄家,并将李阳芳劫持到四川省女子劳教所七中队非法劳教,被折磨致生命垂危,多次昏倒。恶警张小芳指使吸毒犯张小燕随时监视她,随时找茬毒打。二零零五年二月,李阳芳又一次昏倒在车间,被背到医院检查,情况非常严重,因为劳教所怕她死在里面,二月四日就通知万春镇政府把她接回家。李阳芳已骨瘦如柴,腹部肿胀,肝腹水症状严重,象怀孕八-九月的腹部,下肢全部肿大,腿上整天流水不止,人站立不起、吃喝不下,医院都不收治。李阳芳遭受了巨大的身心折磨后,于二零零五年十月十八日含冤离世。

2、法轮功学员唐发芬被残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唐发芬,女,三十三岁,生于一九七零年,四川省彭州市蒙阳镇人。唐发芬,二零零三年三月三日,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四川省女子劳教所遭非人摧残。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二日,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的唐发芬被释放回家,两天后含冤去世。

3、法轮功学员朱银芳被迫害致死

朱银芳,女,四十多岁,一九五四年出生,是新疆石油局销售总公司南方石化总公司服务员。数年前克拉玛依市某礼堂一场大火烧死无数教师、学生。朱的小女儿即是受害人之一。单位为此照顾朱全家,调至成都克拉玛依大酒店工作。因此,朱银芳于一九九六年底在成都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五日,朱银芳被非法关押在四川女子劳教所七中队。由于朱银芳她坚决抵制邪恶,恶警就对她拳打脚踢,并用铁手铐把她反铐上,她盘腿打坐,恶警就叫犯人们踩在她身上,拳头、腿脚雨点般落在她身上。晚上睡觉时,恶警把她的双手反铐在床脚上,使她一点都动不了,更不用说睡觉了。

四月二十六日,朱银芳被弄在一楼的洗澡堂里,几个人按住她,用铁开口器把她的牙齿撬开固定在最大挡,牙齿都要撬松,开口器另一端就顶在了喉管,喉管都要顶出血,然后开始灌浓盐水,浓盐水灌在喉管部位会憋气的,很容易窒息而死,而且浓盐水对胃的损伤极大,这是一种酷刑,痛苦的滋味比死还难受。人被按住仰躺在地上,由于用了开口器,灌的任何东西进去是吐不出的,如不咽进去就出不了气,而且浓盐水是吞也吞不进,在喉部很难受,时刻有生命危险。当时朱银芳极其痛苦,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回荡在阴森可怕的整个七中队的上空,持续了一中午。

没过多久,朱银芳就被折磨的不省人事,这时恶人才去找医生,来了两个护士,无法处理,又找来了一个医生,这个医生直截了当的说:“这人已经死了,不是休克!” 凶手为了掩盖罪行,把所有人都关在楼上,不准往外看,然后匆忙收拾现场。一个身体健康,红光满面的人,到七中队来还不到两天,就活活的被她们整死了。为了掩人耳目,恶警张小芳把全中队的人集中起来训话:“朱银芳来我们中队,若有人敢发一句杂音,我有的是办法收拾她!”接着,恶警把学员全部喊到楼上。又叫那些对她们最忠实的走狗写假证明材料,以逃避法律的制裁。

朱银芳被害后,邪恶之徒怕罪行外泄,对其家属单位进行恐吓、威胁。朱的丈夫和大女儿连她的遗体都未看上一眼,就被恶警匆匆火化,并对其住所、电话进行监控、监视,受害者家属只能强忍悲痛而无处喊冤。

以上只是陈俊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更多的罪恶还被中共掩盖着。

常言道;不是不报,时辰未到,今天,这个为中共迫害法轮功效犬马之劳的陈俊,被她所效忠的中共毫不留情的政治清洗,这是她咎由自取,迫害法轮功的报应,

阳间的被查只是开始,地狱更大的惩罚正在等着她,她的子子孙孙也将因她的恶行而被殃及。

退出中共,解体中共是唯一不受殃及保命的机缘。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