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人声明从新开始修炼

———— 迄今已有 618950 人次发表声明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九日】编者注:“严正声明”是在压力下曾给邪恶写过“不炼功保证”的法轮功学员宣布重返修炼的声明。为保持严肃性,声明必须用真名实姓发表。如发现使用化名的“严正声明”,将予以删除。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必须写清(1)自己写给邪恶的“保证书”作废;(2)郑重宣布从新修炼、弥补损失。

* * * * *

严正声明

2020年9月16日上午9时,社区两人来我家骚扰,逼迫签“不炼法轮功”的字,如果不签就扣我和子女的工资。不一会儿,孩子们都回来了,都劝我:签了吧,以后就不找你了,你不得为这帮子女、子孙想一想吗?恶党什么事都能干出来,现在是他们的天下,谁能左右了啊。在孩子们的围攻逼迫下,我无奈签了字。事后反思自己做的事,深刻向内找,我挖出了一颗隐藏很深的执着心--儿女情,平时总想着让孩子们出人头地过的好,整个一生完全被私紧紧缠住不能自拔,导致被邪恶钻了空子。我懊丧的不得了,这就是不信师、不信法、不实修而带来的恶果,犯下了一个不可饶恕的大罪,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今天摔了一个大跟头,但我不会趴下,我要马上站起来,重新修炼。严正声明:我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和给邪恶的“保证”全部作废。加倍努力弥补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做一个真修实修的大法弟子。

成昱芹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是1994年走入大法修炼的。我曾两次交了大法书。第一次是2001年,在邪恶的洗脑班,在邪悟者的蛊惑下,由于法理不清,我主动把大法书、师父法像等全部交给邪恶。第二次是2007年,邪恶又来绑架我,并要抄家。当时警察说:“你主动把书交出来,我们就不翻了,否则把你家翻个底朝天。”当时出于怕心,想尽量少受损失,我无奈的把《转法轮》书交给了邪恶。后来随着学法的深入及心性的提高,我越来越体悟到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认识到作为大法弟子,主动把大法书交给邪恶,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不敬师、不敬法的问题,而是对师父、对大法的犯罪。我心里无比痛悔,对不起苦心救度我的师父。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的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以后一定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只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精進修炼,决不懈怠,努力做好三件事,做合格的大法弟子。

周九娥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9月20日上午,县公安局3人、社区1人非法闯入我家,让我签所谓的“三书”,逼迫我放弃修炼。他们恐吓我,不签就带走,还污蔑师父和大法,还说停发工资,送我去看守所呆几天。我不配合,他们就开始照像、抄家,强行抢走师父法像、大法书籍、师父讲法光盘、“周刊”等,并说把我带走。两个人强行架着我,把我拖到楼下,塞入警车到公安局。几个警察逼着我签字、按手印,我不配合,这时一个警察按着我左手,一个按右手,分开二拇指,强行按了手印。我由于长期不精進,正念不足,没严肃对待修炼,给大法造成负面影响,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严正声明:我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和被邪恶强行按的手印全部作废。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精進实修,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焦荣 2020年9月27日


严正声明

我因修炼不精進,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今年四月份,被当地警察上门抄家,家里电脑、打印机、《明慧周刊》、《正见周刊》、大法书籍以及师父法像等被洗劫一空,损失惨重,我也被绑架到洗脑班。在洗脑班,我因怕心重,对家人的情没放下,在警察和邪恶政法委人员的威逼下,违心的写了“四书”。由于人心重,正念不强,我被警察逼着骂师父、骂大法,不敢拒绝,不敢反抗。从洗脑班出来后,我又被邪恶骚扰几次,被照像,又写了所谓的“思想认识”,违心的配合了邪恶。我心里非常自责、悔恨,感到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在邪恶的迫害下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邪恶干扰和迫害,坚修大法到底,跟随师父回家。

焦敬月 2020年10月12日


严正声明

2015年1月我被邪党非法迫害判刑4年。在离出狱还有4个月左右的时候我身体出现状况,监狱领导提前三个月放我回家。在我出狱的前一天,监室里的牢头拿着两份单子,让我在上面签字,我问这是什么,她说是补办的出狱手续,快签,队长在楼下等着。我往单子上一看,可是什么也看不清(我在监狱后期眼睛视力急剧下降。),在牢头的催促下,我签了字。我现在想到我签字错了。在此我严正声明:我签的那两份单子里面如果有任何不符合大法的言语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珍惜师父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宝贵时间,扎扎实实做好三件事,走好走正最后的这段路,堂堂正正的跟随师父回家。

丁兆华 2020年8月22日


严正声明

我弟弟和女儿由于受邪党毒害太深,怕我被邪党迫害,反对我修炼。2020年9月中旬,我弟弟去公安局报案,警察没收了我家里的大法书和洪法材料,同时叫我写“三书”,可以不拘留。我说我不会写字,他们就把复印好的“三书”拿来叫我签字,我没看内容就签字了。回家后,经过学法、向内找和同修的帮助,我惊醒了,我这是背叛了师父和大法,罪恶极大。修炼是非常严肃的,不是儿戏,我严正声明:在公安局我签的“三书”一律作废。我要继续修炼大法,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加倍弥补损失,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闫秀英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二零一五年我实名起诉江××后,当地派出所警察上我家,叫我去派出所,说户口有问题。我去后,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在电脑上打字做记录,之后又有七个警察進来,我一看不是户口问题,是针对我诉江的事而来的。他们打印出一张纸,叫我签字,恐吓我说不签字就拘留15天,我产生了怕心,就签了。我一直很难受,觉的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没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很后悔。我严正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签字全部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定修炼大法。

贾春梅 2020年10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因修炼不精進,被邪恶钻了空子,在今年四月份被当地警察绑架到洗脑班。在警察和邪恶政法委的威胁、恐吓之下,由于怕心重,担心自己的前途,我违心的写了“三书”。从洗脑班出来后,我意志消沉,修炼懈怠,整日沉浸在惊慌、恐惧与害怕中,一度迷失方向,迷失自我。后来在家人同修的引导下,我才慢慢从新回归到大法中来。严正声明: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我违心写的“三书”和一切不符合大法、对师父和大法不敬的行为全部作废。我要从新修炼,坚修大法到底,跟师父回家。

陈洁 2020年10月12日


严正声明

2019年7月警察闯進我家,抢走了大法资料和书籍,把我绑架到公安局,之后又关進了看守所迫害。当时我家中有病人急需照顾,我执着亲情,想早点回家,被邪恶钻了空子,在公安局和看守所里被逼迫在“不修炼”的“保证书”和污蔑大法的纸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我深知做错了,无比的自责,愧对师父的慈悲救度、愧对大法。严正声明:我以上违心所签的字全部作废。从现在起重新修炼,好好学法,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精進实修,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樊桂芹 2020年10月9日


严正声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开始后,我由于没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受了邪党的谎言欺骗,有了怕心,一段时间真的不炼了。领导写好了“不炼功声明”,让我签字,我虽然没签,但儿子代签了。我叫丈夫把师父的大连讲法磁带抹掉,丈夫没同意,儿子给抹掉了。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实修,不知珍惜修炼的机缘,既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我深深痛悔。严正声明:我以前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李国芝 2020年10月6日


严正声明

9月18日下午4点,公安局刑警七队一行三人到我家找我,我不在家。第二天上午他们又来,我又不在家,他们告诉我母亲,让我第二天上午到派出所去,如果不去就拘留。9月20日上午,我去了派出所,队长说三个内容,“悔过书”、“批判书”,第三个是“不参加任何活动、不聚会、不炼法轮功,做守法公民”的保证,他们逼迫我签字,我出于无奈签了字。严正声明:我在邪恶的逼迫下签的字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冯金明 2020年10月11日


严正声明

二零二零年六月十八日,派出所十多个人闯入我家,说我发资料被人举报。随后,他们到处乱翻,抢走所有大法书、师父法像、电视接收器,并把我绑架到派出所。由于学法不深,有怕心,正念不足,我被迫在一份文件上签了字。严正声明:我的签字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一定要加倍努力,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费兰英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今年9月份,邪党搞所谓的“清零”行动,干扰大法弟子的修炼与救度众生。一天,四、五个本地警察和社区人员闯入我家,逼迫我在他们写的“解脱法轮功”上签字。由于平时我没有认真学好法,没有修好自己,我不愿意与他犟下去,就签了字,配合了邪恶的要求。事后同修与我交流,让我认识到了我这一行为的危害性。我严正声明:我的签字作废。今后我要坚修大法,不负师尊所望。

张寅生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县政法委部署搞所谓“清零”,胁迫单位领导。单位领导无奈,以我的名义写了“三书”应付了事。今天下午,政法委书记和办公室主任到我单位继续施压,我由于没彻底放下人的东西,在单位领导的“规劝”下,违心的配合了他们,按了手印。严正声明:单位领导以我的名义写的“三书”及我违心按的手印作废。坚修大法到底,精進实修,彻底放下人的东西,圆满随师还。

战志刚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今年九月八日,村委会三人来我家,让我在“不炼功”的纸上签字,我写了我的名字。九月十六日,镇政府三人和村委会共五人让我核实,我就按了手印。因为我的怕心太重,学法也少,怕连累儿女,所以做了不该做的事。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签的名、按的手印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今后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朱凤丽 2020年10月12日


严正声明

2020年9月14日下午派出所三名警察闯入我家中,其中一警察進屋到处乱翻,抢走大法书20多本和师父法像。随后,他们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做了笔录,我违心的签了名字,配合了邪恶。我很痛心,没有保护好大法书,对大法犯了罪。严正声明:我所签的名字、按的手印和对大法不敬的言行一律作废。我要从新修炼,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

高志霞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十一前期,我地邪恶以“清零”为名,骚扰我家人,强迫我写“三书”,并威胁收回住房、停止爱人和家人的工作,遣返原籍。因为没有真正从法上认识法,担心家人的工作和生活受到威胁,我配合了邪恶,给师尊和大法抹了黑,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坚修大法到底。

张喜民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今年三月份时,社区负责人让我到社区在一份可以填写内容的纸上签名。由于我当时悟性差,没有想到这是邪恶的诡计,和有内容是一样的,并没有正念否定,稀里糊涂签了自己的名,并且还给妻子代签了名。我严正声明我的签名及代签的名字及所写的对师父、对大法不敬的言词全部作废。我以后认真学法,坚定正念,跟师父走到底。

关世辉、李红玉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今年八月中旬,村干部和政府人员逼迫我签字、骂师父。由于情和怕心的执着,我在高压下违心的在视频上骂了师父,上了邪恶的当,还让丈夫和儿子都当了帮凶,造了很大的业。我严正声明:我所说、所做、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以后好好修炼,做好三件事,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周云芬 2020年10月9日


严正声明

9月20日下午3点左右,有刑警三人到我家,他们问我炼不炼功了,我说炼,就叫我签字,我不签,他们说叫我考虑两天。9月22日下午3点又到我家叫我签字,我说不识字就叫按手印,不按就带走拘留,我被迫按了手印。我严正声明一切在逼迫下我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行为全部作废。我的一切都交给师父,走师父安排的路。

孙淑贤 2020年10月11日


严正声明

2020年10月13日,我因向世人讲真相被诬告,被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取保候审时,我一时糊涂配合了邪恶签字、按手印。我做了一个大法弟子不该做的,愧对师父慈悲苦度。我在此严正声明我被非法绑架期间所说、所写、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以后引以为戒,决不再犯类似的错误,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

仲秋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2020年8月13日下午3时左右,我被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并被抢走手机等物品,后又被转到拘留所,非法关押了两周。在被非法审讯时,我配合了邪恶,在“笔录”上签了字、按了手印。我在此严正声明凡是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有的签字、手印一律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常秀娥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于一九九八年接触法轮功,为真善忍理念所感动,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一九九九年七月,由于恶党不允许老百姓学炼法轮功,我在当地政府胁迫下,写了一份“以后不再学炼法轮功”的“保证”。我声明此“保证”作废。近年,我一直坚信大法理念,努力修炼自己,跟上师父正法進程,在大法的修炼道路上一直走下去。

修淑兰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9月28日晚9点多公安局刑警队一行三人来到我家,发现有DVD播放机后拿走,不到半小时后返回,让我到公安局去一趟。到了公安局后,他们开始问话,然后让我签字。我签了,表上大致内容是污蔑大法的,还有“拘留证”。严正声明:我的签字和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走师父安排的路。

高金华 2020年10月10日


严正声明

2020年8月13日下午3时左右,我被派出所警察非法绑架到当地派出所,并被抢走手机等物品,24小时后我被释放回家。在被非法审讯时,我配合了邪恶,在“笔录”上签了字、按了手印。我在此严正声明凡是我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及所有的签字、手印一律作废。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黄玉霞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9月22日下午刑警队长一行三人到我家,让我在“保证书”上签字。我说:“跟我没关系,我不签。”他们说:“你不签,带你找地方去签,我们总有办法让你签。”在他们的逼迫下我签了“保证书”、按了手印。严正声明:我在高压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事全部作废。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跟师父回家。

冯金宝 2020年10月11日


严正声明

2020年4月23日,我因讲真相被邪恶绑架,后被构陷到法院,因身体出现病业,法院给我办“取保候审”,让我签字,我就签了,没能堂堂正正的反迫害。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压力下我签的字、按的手印和所有不在法上的行为全部作废。我要实修自己,走师父安排的路,信师信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

谭晓菊 2020年10月11日


严正声明

2020年9月23日,派出所警察打电话,让我和儿子去一趟,还让我儿子把“三书”写好,让我在“三书”上签字。我在儿子的逼迫下,签了字。事后我非常后悔,因怕被迫害,做了不该做的事,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我严正声明:我的签字全部作废。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徐桂英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9月20日下午4点多,公安刑警一共三人来我家问我炼不炼了,我说炼。他们拿出一张白纸叫我签字,如果不签就拘留。我说不识字,就让我按手印,我在他们的逼迫下按了手印。我严正声明在邪恶的逼迫下我所说、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废。我把自己交给师父,跟师父回家。

张宏伟 2020年10月11日


严正声明

2019年7月我和同修去讲真相,被人构陷,被派出所警察绑架。在警察逼迫下,我动了人心,无奈之下签了字。过后我后悔不已,太对不起师尊、对不起大法。严正声明:我在派出所签的字全部作废。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和迫害,修去怕心,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

张淑敏 2020年10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在99年4.25全国大法弟子和平上访回来时,和其他大法弟子一起被当地公安局非法办了7天“转化班”。当时我没记得让写过什么书,也没签过什么字,由于时间长记不清了。我声明如果当时我签了字现声明作废。

隋明安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的忏悔:1、悔不该当初剪了师父的照片和法轮图;2、悔不该把大法书扔在伙房后的碗架的后边;3、还有一本《转法轮》被毁掉了。所有这些都是罪恶。我今后保证尊重师父和大法,真修大法,返本归真,信师信法。

孙德钦 2020年8月26日


严正声明

在派出所被非法提审时,我本着善念给片警讲了真相。之后,我错误地认为给他们讲了真相,他们就是得救的生命,所以在“提审单”上签了名。严正声明:我所有的签字、按手印全部作废。弥补损失,做好三件事。

朱小梅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由于我俩学法炼功不精進,有怕心,面对邪党派出所的迫害,没有把握住。我们在此严正声明我们不是出自于真心的签字、“保证”全部作废。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是来救度世人的,我们坚决修炼法轮大法到底。

刘淑芹、王晓梅 2020年10月12日


严正声明

我因为不精進学法,出了怕心,叫邪恶钻了空子,说了不该说的话。我现在后悔难过。我特此声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全部作废。我要抓紧弥补过错,跟上正法進程。

庞淑军 2020年9月14日


严正声明

以前共产党强迫我对大法不好的一切言行我都声明作废。我是发自内心跟着师父走,谁也动不了我修炼的心,谁也干扰不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坚修到底。

王桂荣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诉江”期间,派出所的人上我家,一人说:“过去炼过法轮功,现在不炼了。”我说:“我们敢吗?”我说的这句话特别不符合法。我严正声明这句话作废。

张雪芬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在高压下我所说、所写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论声明全部作废。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加倍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走师父安排的修炼路,坚修大法到底。

景红新、胡玉杰、赵立芝、胡印仓、么子庆、龚树青 2020年10月12日


严正声明

在2020年9月当地派出所综治办610人员到我家骚扰,我说了“不修炼”的话,我现在声明彻底作废。我要坚修到底,跟上正法進程。

艾凤兰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因为压力与怕心说过、做过、写过背叛师父的言行。我现在严正声明我所有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废。

焦淑贤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自从2018年派出所来我家,我说“不炼了”和所有对大法、对师父不敬的言词声明全部作废。我坚决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丁绍奎 2020年3月20日


严正声明

我一切“放弃修炼”的“保证”声明作废。我要去掉安逸和懈怠心,做好三件事,抓紧讲真相救人,走好最后的路。

徐延章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以前我在压力下对师父不敬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特此严正声明。今后走好大法弟子该走的路,弥补过错。

林怡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儿子在派出所替我写的“保证书”我声明全部作废。我就在大法中修炼,一修到底,跟师父回家。

吴秀茶 2020年10月13日


严正声明

我在洗脑班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声明全部作废。我要弥补给大法造成的损失,坚修大法到底。

张秀兰、吴秀云、郭宪英 2020年10月12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