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洪恩 修炼更精進 快救人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八日】一九九七年我有幸得法,二十多年来,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看护下,使我坚定的走到了今天。回想这些年的修炼历程,充满了对师父的无限感恩和无比幸福。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在这里和同修们交流近期的修炼心得体会和个人领悟,有不足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感谢师父洪恩

我和丈夫在韩国一起经营一家小饭店,八年来,我们本着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经济实惠,所以客源相对稳定。经过了两年的学习,两年的审核,终于在二零一九年八月,全家取得了韩国国籍。

适逢神韵艺术团招生,我就给儿子拍了照片,发了邮件,为他报名。其实,我当时是有私心的:修炼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执着见师父本人,因为我是开着修的,所以在过关、打坐时,是可以看到师父法身的,知道师父一直就在我们的身边。可是,此时突然产生了执着,想借着儿子考神韵的机会,见见师父。

有一天,我启动车时,车里正在播放着师父的讲法录音,马上传来师父的声音:“你的出发点不对啊!”顿时把我惊醒,知道自己对于儿子报考神韵这件事情,思想不纯净了。

但是慈悲伟大的师父,还是给了我这个千古难逢的机会:就在我和孩子的新护照到达的当天,同时收到了佛学会来电通知,说可以去美国面试。惊喜兴奋之余,有些犹豫,犹豫如何和丈夫说此事。因为当时适逢中秋节,不仅饭店必须休假,而且飞机票价也上涨了一倍。

在我和儿子坚定不移的克服家庭关和经济的束缚,辗转来到美国,我们有幸见到了慈悲伟大的师父!儿子進入考试时,我和姐姐(同修)在等候室等待,期间,我就一直双手合十,想着师父,天目看到:师父在儿子脖子后根部位按了一下,只见儿子身体前面从上至下掉下来一层像鱼鳞一样的黑皮,然后孩子像刚洗完澡一样的洁白纯净。

这里说明一下:儿子自幼得法,喜欢听法和打坐。后来贪玩,修炼懈怠了,爱玩游戏。九岁时,突然浑身过敏,脸肿成球状,把眼睛挤成了一条缝隙状。学校老师领着他去了几个医院,也没效果。回家后,我赶紧让他和我一起打坐,发正念,请师父帮忙加持。天目看到,师父把我们拔到很高很高的白白的空间中,用强大的功把孩子后背上的一层黑色的硬壳给拿下去了。三十分钟后,症状减轻,第二天症状完全消失,可以上学了。那个游戏里人物的形象,和过敏反应出来的症状一模一样!这次见面,师父又把残留的不好的东西给儿子拿掉了!再次叩谢师恩!

我的眼泪一直在流,天目看到自己双手捧着一个粉红色的莲花,中间有一个“佛”字,眼泪顺着佛的最后那笔长长的一竖,流下。我就一直在心里喊着:“师父,我想见您!师父我想见您!”突然等候室的门开了,师父洪亮的声音,我们立刻过去叩谢师恩!然后,我们就目不转睛的双手合十,看到伟岸慈悲的师父,周围是一圈祥和、明亮的白光。

师父和周围的人说话时,我突然看见师父右手向下转动的同时突然做了一个握拳的动作。当时没往深里悟,回家后打坐,觉的胸口很憋气,有一股力量使劲往里聚,感觉呼吸急促。因我自幼就有胸闷气短,胸口疼的毛病,医院检查不出来原因。也许是某种因缘关系,这么多年的修炼也没有根除。这时天目看到:师父在我的锁骨向下,胸口正中间的位置,给我安装了一个出气口——白色的,象牛奶瓶的盖子,是那种随机的状态,需要的时候扭开,不需要的时候拧上。随后,我的胸口一下透气了,顿时轻松了。至今再也没有憋气的感觉,而且体力充沛,浑身有使不完的力气。再次叩谢师恩!

二、疫情期间救人急

回韩国后,我心里很长时间都不能平静,深深的感恩师父,同时又因为自己修炼的不精進,没有做好三件事而惭愧内疚。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就想快点赶上,快点救人!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随师父回家。

师父见我有这颗救人的心,在梦中点化我,指引我见了华人A同修。过了几天,我真的见到了A同修。我们每个周日往返五、六个小时的路程,去首尔景点讲真相救人。我也真正的迈出了面对面讲真相的第一步。

二零二零年新年前夕,神韵艺术团在日本巡回演出近两个月,因人力不够,在景点讲真相的同修也得去帮忙,日本景点过年期间游客又非常多,急需同修的支援。A同修正在联系韩国人B同修,是否可以去日本讲真相救人。我也有想去日本的想法,但人这一面,又在犹豫:过年休假十五天,是和儿子去美国和父母姐姐一起过年,还是去日本救人。自己单独去日本很胆怯,更主要的是我从来没有单独出过远门,更别说是一个人出国。除了语言不通之外,我还严重路痴。

在犹豫期间,突然看到了去美国的“特价机票”,我知道这些都是对我的考验。一天早上,从炼功点炼完功回家,刚一上车,传来师父讲法的声音:“你能够从常人的理中走出来、从常人的执著中走出来,你就是神。”[1]我顿时豁然开朗,坚定的和父母同修说,不能和她们一起过年了,我必须去日本讲真相救人!

B同修的丈夫承担起三个孩子的生活起居和工作重担,使得B同修也能去日本参与十五天的讲真相救人项目。然后,我后续接她的班,在我抵达日本的第二天,她回韩国。看着负责人安排的“景点讲真相时间表”上面我的名字,深深的知道:这就是我的使命,我的责任,那里有我的众生,需要我去讲真相,刻不容缓!

在日本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加入到了讲真相的队伍中。看着眼花缭乱,人山人海世界各地的游客们:听到真相、接到真相小册子的那开心的笑容;大陆游客的那种吃惊、渴望得到真相的表情,看到不同族裔背后的一层层众生得救后那种欢呼、喜悦的画面,我更加坚定的告诉自己:我来对了!

令我不敢相信的是:每天八、九小时在外面和同修一起讲真相,不觉的冷,不觉的饿,看见那么多众生得救,我就是一直笑啊,笑啊,开心之余就是感恩:感谢师父给我安排了这个机会,让我不负使命,兑现史前的誓约!

在我刚投入救人之际,也是中共病毒全球扩散的时候,当时丈夫在中国,在同修的帮助下,在韩国,帮我丈夫买了机票,他顺利赶在停航之前回到了韩国。他到韩国的第二天,给我打电话说:好像中招了,头很痛,嗓子也疼,很不舒服,让我赶紧回韩国。我就坚信:“有师父在,有法在,不会有事的!”我就发正念,天目看到:他周围笼罩着一圈密密麻麻的黑豆豆一样的东西,因为当时不知道中共病毒的形状,就把它铲除了。

因丈夫是常人,他还是去医院检查了,当时韩国本地没有病例,一看又是从中国刚回来的,全部警戒、立即上报市厅,马上转入定点医院隔离检查。就这样折腾了六个小时左右,结果医生说:不是中共病毒,就是伤风感冒,开点药回家了。

而后我的心性关又来了:丈夫和亲戚不停的催促,还说病毒很厉害,必须赶紧回韩国。但是我就一直坚信:既然师父安排我来到日本,这里就有我要救度的众生!就必须圆满完成我的使命后才能回去。

为了增强我的正念,A同修在韩国,每天凌晨四点和我一起通过网络炼功,晚上一起学法,白天我再去景点和同修一起讲真相救人。至今回想起那段时光,真的是无比的珍贵和幸福。

一日晚上打坐,天目看到:排山倒海的人群,手里都拿着中共的红色国旗,排着队有节奏的在我面前跑过,乌烟瘴气,看不见天日。而后面的人根本看不到前面的尽头就是悬崖,一排排的人跑过去,掉下去;后面的继续压过来,继续掉下去!他们没有思想,就是那么麻木的表情,向前冲,然后一片一片的掉下去,死掉。看着这个场景,我急得直哭,悟到:救人真的是十万火急啊!我还有那么多的众生没有救,时间不多了,一秒也不能浪费啊,每一秒钟都会有很多很多人死掉!

师父说:“因为你不救你该救的众生!!你对史前你签的约你不兑现!!不是这样的问题吗?!我以前讲法从来没有用这个口气跟你们讲过。师父心里着急,快到最后了。有些人不着急。怎么办?!”[2]

随着中共病毒的不断扩散,景点游客明显减少,加上家人的不断催促,距离回国还有五、六天的时候,我的心开始不稳了。真我和假我不断的斗争,在我开始犹豫要不要改机票提前回韩国的时候,奇迹又出现了!

那天和我一起在景点讲真相的同修临时有事不能来,我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稀少的游客,想家的常人情笼罩着我,使我突然感觉很孤独,没有了正念。随之而来的就是:浑身无力,像泄了气的皮球,真相看板都撑不起来了,甚至感觉马上就要晕倒了。这时我突然意识到,这个状态不对!立刻在心里喊师父:“师父,我真的挺不住了,师父,帮帮我!”话音一落,我的身体像被一股力量牵引,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大转身,姿势端正的举着真相展板,一股热流从我的心口進入,瞬间贯穿了全身,感觉我身体所有的汗毛孔都打开了,一层层的打开——我就那个姿势站了几分钟,马上恢复了体力,找回了正念。那个幸福、喜悦、激动啊!精力充沛的我,又在景点多讲了一个小时的真相。师父的洪恩浩荡再一次鼓励了我,让我见证了神迹。

二零二零年三月以后,韩国疫情严重,饭店不能开门,经济受到了重创。当我把利益心放下后,悟到这正是救人的好时机,必须抓紧时间救人。每天往国内拨打三十多个真相电话救人,同时也安装了“电脑自动拨打真相电话”的程序,由第一个月每天拨打四个小时,到现在每天拨打十小时。电脑每天自动拨打九十多个电话,随着接听的人越来越多,三退的人数也在增加。虽然这个项目按照拨打时间的长短,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但是想到中国有那么多善良的众生还不知道真相、还在等着大法弟子的救度,我就节省个人开支,不乱花钱,节省下来的钱,用在救人的项目上。

我还投入到了“自动发送电子邮件”的救人项目中,经过循序渐進的操作方法,每台电脑可以同时操作十五~二十个邮箱,每天、每个邮箱最多可以发送一百二十封真相邮件;甚至还可以群发,群发每天最多可以发一千二百封真相邮件!救人效果甚是可观。多年来,我店里一直设有《大纪元时报》报刊架,可供客人更多的了解真相。

随着疫情等天象的变化,越来越多的众生渴望知道真相、渴望得到救度,希望我们在正法最后关头,放下人心、多学法多救人;积极加入到救人项目中来,不负众望、兑现历史的誓约。

三、坚持每天学法,改变家庭环境

虽然我修炼多年,但是家庭关还是过的不够好。丈夫曾经修炼过大法,因为在中共的打压下以及他姥姥家曾经以“地主”的身份,在文革时被残酷迫害的恐怖阴影下,停止了修炼。但是我一直认为我做的事情是对的,对于我坚定不移的修炼,他初期时反对,后来也就不管了。但是对于生活中的其它事情,我们各执己见,甚至也会发生意见冲突。虽然我也知道向内找,但是,学法少,真的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有一段时间,我们的婚姻竟然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我也和他说:作为大法弟子,我不会和你离,你如果想离,随你吧。同修看出了问题,提醒我说,我丈夫有离婚的想法是我自身的问题、是我遇到事情向内找的不够,并建议我们固定下来:每天早上一起炼功,一起发正念,然后一起学《转法轮》。每天晚上在一起学各地讲法,加强多学法,然后再交流心性关等。

师父说:“大家知道,这个房间长时间不打扫脏了要打扫,但是你不管怎么打扫,你扫,它会起灰尘,起来的灰尘还挺呛人;最起码你打扫的时候你要劳累,挺烦的。这个房子要破了,你得去修,很累;说不定在修的过程中还伤到自己,这弄破了、那弄坏了,这磕了、那砸了的,很劳累。所有这一切,它要是新的你就不用这样了。做事的本身就是你的魔难,就是你的麻烦;你不做就没麻烦,你做就有麻烦,就这么回事。”[3]

师父说:“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这是修炼的法宝,这是我们大法弟子修炼的一个特点。碰到的任何事情,第一念首先想自己,这就叫“向内找”。”[4]

通过学法,我找到了自己强烈的以自我为中心的心,瞧不起他和不为他着想的心以及享受心、安逸心等等。就是我自己没有做好,没有让他体会到大法弟子的善,所以他也没有能够走回到大法中来,对于这一点,我是有责任的。

认识到了,我就开始改变:每天早上炼完功、学完法后,就赶紧给他们做早饭,先给孩子做,再给丈夫做,不管他们说什么,我都是笑着陪在他们身边。晚上丈夫下班回来,赶快给丈夫把饭菜端上桌。虽然这些都是女人最基本的职责,但是结婚这么多年,我却没有做好,真的很惭愧。我就以修炼人的高标准要求自己,处处为丈夫着想,虽然很累、很苦,但是时刻提醒自己是个大法弟子,不能给大法抹黑,要让世人看到我们的美好,努力的向内找,修心性。因为我的改变,丈夫也变的善良了,每天笑容可掬,家里不再有争吵,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5]!

下面以师父两则讲法结束此文,与同修共勉:

师父说:“甚至于你修炼都不精進,你也不怎么修炼,带修不修的,大法救人项目中人心带着你的执着,心里头总是愤愤不平的。你有什么不平的?!你不知道你来干什么来的吗?!你不知道你的责任有多重大吗?!你不知道有无数的众生等着你救,那是你的责任!那是你的愿!大家在一起做救人的事是机会、是开创救人条件,还不利用好,你不做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事情你将犯多大罪你知道吗?”[2]

在正法進程即将结束的最后时期,让我们一起勇猛精進,助师正法,多救众生,完成史前大愿,圆满和师父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