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01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八日】

“风湿性心脏病”神奇消失

我出生在农村家庭,家住长江岸边,刚“中师”毕业,就开始了“文化大革命”,我被分配到一个离家很远的一个乡村中心小学当教师,负责“少先队”辅导员工作,也做过教导主任。我工作很努力,所以当时的乡镇政府经常抽我去帮助他们搞各种运动,帮他们整理材料。

得法后,我才知道,那是在帮助邪党整人,自己也造了很多业,导致后来得了严重的胃病。

以后成了家,丈夫在一个三线建设内迁厂工作。随后,我也调進厂子弟学校任教和负责学校工会工作。随着时间的流逝,繁重的工作,加上孩子出生后,家务的劳累,身体越来越差,经常出现头痛、胃痛,伴随着又吐又拉。四十几岁时,就又发现心脏不好,去三军医大检查,确诊为“风湿性心脏病”,当时我整个精神都崩溃了。我经常一个人坐在江边流泪,想到滚滚江水将回归大海,我将来去哪里呢?

一九九六年暑假的一天,有位学生的外婆(我们叫她大姐),有事去离我们几百里路远的重庆,带回一本《法轮功》,叫我和丈夫一起看,几天后,要拿去给另外的人看。丈夫是气功爱好者,他看后,说很好。我由于家务和身体的原因,只把他当作一般的气功书,囫囵呑枣的翻了一下。

由于地处山沟,交通不便,消息闭塞,又过了几个月,大姐拿来了炼功带和师父的教功图,我们就一起炼功了。我的悟性很差,只认为炼功对身体有好处,没有从法上去认识。

有一天,好象心脏病又犯了,躺在床上几天不能动,晚上也不能入睡。突然有一天,一个念头打進脑子里,起来炼功吧!我就坐起来,开始炼第五套功法,坐着坐着,好像有一位老人,在我身后,叫我身要坐直,他做着金刚排山的动作,双手贴在我后背心处,当时我的心脏部位感觉很舒服,全身血液畅通,心脏跳动也正常了。我好高兴啊!随后就美美的睡了一觉。

第二天,我告诉丈夫,他高兴的说:你好啊!老师的法身在给你调整身体了!从那以后,我才真正的开始学法炼功了。

当时厂里也有几十人炼功了,我们又和城里的同修有了联系,我们也到附近的乡、镇去洪法、教功,放师父的讲法录像,我突然感到走路好轻松,浑身有使不完的劲。我知道法轮大法给我带来的美好,从那时起,我才开始真正走入了修炼。

中共打压 坚定修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打压开始了,全国大小电视台全面攻击造谣,诬陷法轮功,厂里收回和关闭了我们的炼功场地,同时也收缴我们所有的大法书籍,搞得人心惶惶,那些不修炼的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看我们。当时,我们好像五雷轰顶一样难受。

又听说县公安局要来厂里抓人,当时丈夫是负责人,文化程度高,刚请回来的几十本《师父在瑞士讲法》的大法书,也没人要了,可想当时的压力!形势越来越严峻,但我感觉到我们越来越离不开大法,要坚定的修下去。我们带领一些同修去厂后面山坡,上树林里炼功,时间长了,又被派出所知道了,抓了十几个人,送当地县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丈夫被非法关押了一个半月,才放回了家。即使这样,我们也没害怕,因为我们是最正的。

重庆的同修不辞辛苦,从几百里外给我们送来资料,我就去离厂很远的地方接资料。我和几个同修把资料发放出去。后来,发现有恶人跟踪,派出所的人经常到我家,东翻西翻看看,一个有良知的领导(和我丈夫很好),他说:你们已被列为重点,快离开这地方吧!于是我们就离开了生活了几十年的家乡,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同修,去了重庆女儿家。

在重庆,给世人讲真相的过程中,逐渐的又认识了一些同修,大家在一起学法切磋,在法理上提高很快,我也明白了我为什么会得法,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我一定要坚定的修炼下去。

修炼中邪恶干扰也很大,二零一零年四月,由于我们修炼有漏,长期在公、检、法院附近发正念,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放出几天后,又接到判决通知“劳教一年、监外执行”。但也没吓着我,有师在、有法在,一切由师父说了算。我只有坚定的做好三件事。

这些年来我和另一同修一起经常是上午出去讲真相或发资料,做着救人的事,再苦再累,心里总是很愉快。下午和晚上在家学法和背法,每周参加一次集体学法,随时提醒自己按法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

师父时刻都在我身边

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我没象其他同修那样大踏步前進着,只是在坎坎坷坷中蹒跚的走到今天,有师父的呵护,我遇到的两次车祸,都遇难呈祥。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七日,我正在过一道僻静的马路时,被一突然奔驰来的小轿车急转弯过来,把我撞倒在地,后脑勺重重的磕碰着地,但我意识还清楚,我立即喊“师父救我!”我连喊三声,这时开车的小伙子赶快停车来扶我。

他扶我起来,坐了一会,我脑子里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在修炼的路上可能要发生一些危险的事情,但是出现这类事情的时候,你不会害怕,也不会让你真正出现危险。”我慢慢的站起来了。开车的小伙子要送我去医院检查,我说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我们是好人,不是电视上污蔑宣传的那样,同时又给他讲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他很感动,也退出了少先队。

在二零一七年五月一个星期六的早上,我去市场买菜,刚走过一个三岔路口,我在前面走,后面突然一个大物体把我推倒,躺到地上,同时一个重重的东西压住我的脚,动弹不得。我脑子当时一片空白,只感到很恐惧。

只见有一伙人围过来喊:压倒人啦!又有人说,可能脚遭压了,我才知道说的是我。我本能的大声喊:师父救我、师父救我!

开车的过来扶我,我说,车子压在脚上,怎么起来呀?他才想起去推掉车子。

这时,我想到的是:有师父的保护,我能站起来、能走路。虽然我的脚非常痛,由司机扶着,我真走到了他停车的地方,坐上了副驾驶室。

司机是一个外地来重庆打工的年轻人,开的一辆小面包货车,他要送我去医院检查照像,我对他说:年轻人,你今天遇到好人了,我是炼法轮功的,师父教我们做好人,我不用去检查,也不会讹你的钱。我有师父保护,不会有什么事的。我还要去买菜,于是他用车子送我去了菜市场。买菜时,他争着付了钱,又送我回家,我一路上给他讲了大法的美好和大法被打压的冤枉。他说,家里有两个孩子,非常困难,阿姨,你真是个好人。他也愉快的退出了少先队。车开到小区门口,我把买菜的钱如数的还给了他。下车后,我忍着剧痛回到了家,才看到双脚和两小腿又红又肿,但我心里很坦然。感谢师父替我承受了很多很多,感谢师父又一次救了我,我流泪了。

我近处的同修来帮我,我们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一个星期后,我又能健步的走出去,做自己该做的助师救人的事情了。

修炼这些年来,我体悟到修炼就是信师信法,遇到关、难时,不忘了自己是个修大法的人,不管今后修炼的路还有多长,我也会坚修大法随师把家还。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