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时间、坚定的、从根本上否定

对否定旧势力迫害的一点认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八日】师父传给我们的是宇宙大法,是造就一切生命的伟大的法,而我们是法粒子,谁有资格来迫害大法弟子呢?反过来说,大法弟子如果没有人心观念,脑子里装的都是法,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又有谁能迫害的了呢?当我明白了这个道理时,我要用正念对待我所遇到的一切,正念否定迫害。

一、全盘否定旧势力利用常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在打压开始的那几年,我不明白什么是旧势力,只知道邪党太坏,也恨那些参与迫害我们的人,完全把这场迫害看成是人对人的迫害。后来通过大量学法,反复学习师父在各地的讲法,我渐渐的明白了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

二零零五年以前,我曾被绑架了两次。在被迫害前,我被旧势力强加的那些负面思维充斥着头脑,也不知道否定旧势力,完全是自己招来了被抄家、绑架、关押的迫害。当时觉得自己没有怕心,就不怕坐牢,是大义凛然,还觉得自己做的好、走的正。后来才认识到这是邪党文化中的个人英雄主义,完全都是在用人心证实着自己。由于执著自我,人心多,执著放不下,修的很苦很累,其实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

后来我认识到我们的修炼与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我不承认旧势力,也不承认这场迫害,应该全盘否定。对于那些参与迫害的人,以前我在心里认为他们都是助纣为虐的恶人,见到他们我就反感,心里不平衡,用斗的心态来对待他们。看到师父的讲法:“正念正行 精進不停 除乱法鬼 善待众生”[1]。我改变了观念,重视向内修自己,多发正念清除邪恶,善待所有和我接触的人。

二零一零年,我已经退休,单位老年干部处的新任处长请我吃饭,他想用人情和软办法来限制我。他跟我讲:“老大姐,我这个处长不是正式的,是代理的,希望你能支持我的工作。”意思是他想平平稳稳的升任处长,让我不要给他找麻烦。我心想,我是大法修炼者,是带有救人使命的,我要让别人看到修大法的美好,感受到正的能量。于是我对他说:“我修的是佛法,是在做好人,我只能给你带来福份,绝不会给你添麻烦。”我给他讲了真相,他听明白了。后来每当有610、国安人员来找他、要他安排监控我时,这个处长就帮我说话,说我是好人。所以不久他得了福报,被正式提拔为处长了。有一次老年干部处搞活动,我问他:“怎么样?”他笑着对我竖起大拇指。

后来,我能平静祥和的、越来越坦然的面对那些上门的警察、610等人员;不管是谁,我都是笑眯眯的给他们讲真相。我讲邪党是什么、法轮功是什么、我为什么要修炼法轮功。然后我就劝他们三退保平安。他们也都得救了。他们身后的邪恶解体了,邪恶越来越少,这场迫害还能维持下去吗!

二、解体旧势力利用亲情对我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旧势力利用病业假相迫害我父亲。他也是同修。医院诊断他为肺癌晚期。当时我们都不知道否定迫害,承认了假相,父亲被迫害致死。之后,有一天半夜我做了一个噩梦,一个声音对我说,你父亲死了,你家里还要死一个(意指我母亲)。我一下子惊醒了,马上坐起来发正念:“我不承认旧势力,旧势力不配安排,解体对我母亲同修的迫害!”我把做梦的事情告诉了母亲,母亲也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由于我俩正念都很足,迫害被解体了。

可是过了十年后,我和母亲发正念都松懈了。由于旧势力在我与她之间制造间隔,我俩互相怨恨,她说她活的太苦不想活了,我也想我不管她了。等我到外地去没几天,就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母亲也被迫害离世了。

旧势力也对我女儿(同修)進行迫害。由于她多年来一直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我们都没有严格要求自己。女儿结婚时找小门小道算命,测期婚嫁,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利用婚姻不幸对她迫害,使她消沉不振,脱离了修炼。而我也一直放不下对她的情,一想到女婿的表现就对他心怀怨愤。我感到自己修的很苦,虽然天天学法发正念,向内找执著,可效果不佳,甚至连学法时都在反复纠结这个问题,思想中根本静不下来。

有一天我打开电脑,看见显示屏上出现几个字:“否定旧势力”。我知道这是师父在点化我,我一下明白了是旧势力利用婚姻在迫害女儿,而我的那些执著是旧势力给放大了、加强了。我想起师父说过强加的迫害是不承认的,我赶紧发正念,彻底解体旧势力强加给我的利用儿女情对我的迫害,利用强加给我的人心、执著和现代观念对我的迫害,瞬间就感觉到很轻松了,能量也很大,那些人心、执著好象很快就被清除了。我不再因为女儿的婚姻问题而忧心,也不再对女婿指责怨愤,学法看书也能静下心来了。在我的正念带动下,女儿也逐渐走回了修炼。

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那真是无孔不入。记得有一次,脑子里出现一念:你经常给你女儿发正念是亲情是儿女情。我想那我得放下这个情!我有两天没给她发正念。没过几天她让我去她那儿。我去了之后才知道她出了车祸,是师父保护了她,她才安然无恙。她是刚走回来修炼的大法弟子,还不太稳定,邪恶就是不想让她走回来,我们帮同修发正念是起作用的,也是应该的。修炼真是严肃啊,真的是不能掉以轻心。

师父说:“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2]所以我要用法来衡量我所遇到的一切,多学法,在法上悟,就可以解体这些干扰与迫害。什么梦,什么思想念头,什么人说的什么东西,都不能相信,都不能动了我的心,只能遵照大法去做。

有一次我回老家过年。除夕夜,几个弟弟喝酒到很晚,突然他们吵了起来。三弟又哭又闹,要从楼上往下跳。大家都惊慌失措,我一点也不动心,我在一边暗暗发正念,心想:旧势力你真坏,想迫害大法弟子的家人,想让常人看笑话,破坏大法声誉,门都没有,我解体你这邪恶!等我发完正念,他们都安静了。

旧势力一招失灵又来一招,我刚回房间休息,三弟又哭着要回外地的家,连他一向很乖的五岁的孙子也哭闹着要回家,家人怎么劝也不行。我想这都是假相,我不能承认。我在心里请师父帮我:“师父啊,他喝得醉醺醺的怎么能开车呢?几百里路啊,老老小小的,不能走。”我对着他祖孙俩发正念,解体背后操控他们的烂鬼邪灵,解体旧势力,他们马上就不哭不闹了。随后他们都安静的去睡了。

三、清除旧势力色魔烂鬼的干扰

旧势力会给大法弟子强加色关。那几年我一直都在过色关,我认为自己一向很正派,没有色心,人与人之间的色欲考验都没有问题,可就是在梦中的色关很难过。我天天发正念清除之后,有一段时间好了,可有一天在梦里我被龌龊肮脏的梦给惊醒了,我马上坐起来求着师父,请师父为弟子做主,这不是我,这是旧势力利用色魔烂鬼在迫害我,我不要。并持续发正念,铲除旧势力及色魔烂鬼。从此后干扰就清除了,再也没有那些梦魇干扰了。

四、解体旧势力对我的经济迫害

打压初始,我还没有识破邪恶的经济迫害。我认为自己是修炼人,应该放下名利之心,放下得失,所以对于评先评优,我都不去争。因为我坚持修炼法轮功,他们取消了我的学术带头人资格,每年要少一万多元钱的收入。我心里很坦然。他们又取消了我的文明奖,我默认了,有两年没有拿到文明奖。但迫害在步步升级,后来邪恶又利用文明奖来迫害我和我的同事。

我所在的单位属于省级文明单位,大家都知道我炼法轮功。610和精神文明办下发通知,凡是有职工炼法轮功的单位,都取消文明单位称号、取消文明奖。在这个只认钱不认人的社会里,邪党利用这个株连政策来挑起群众对大法弟子的仇恨,达到毁灭众生的目地。我认识到邪恶的伎俩后,我就去给相关人员讲真相,同时也加大力度发正念,很快就解体了邪恶的迫害。不但单位的文明奖没有取消,我的文明奖也给恢复了。

有一年,国安人员去一个老年同修家抄家。那个老同修后来对我说,你要小心一些,他们说在我们这地方,只有两个人最有钱,一个是做生意的某某,一个是你,要重点监控,好捞点钱。我对她说:“你不用担心,我不承认他们的迫害,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都是大法给的,我的钱是大法的资源,他们一分钱都不敢要我的,也不敢来!”从此后他们也真的没有来干扰过我。我也特别注意在用钱、在利益上的修为,不断归正自己。所以就排除了这些干扰和迫害。

五、否定病业假相

有一次我胃痛、肚子疼,我没把它当回事,也没及时发正念清除。后来再发正念效果也不好,向内找也没能清除这些病业假相。持续了大半年不见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疼时整个腹部发冷发硬,而且经常是很长时间也不排大便,严重的干扰了我做三件事。后来我意识到是自己在第一时间内没有否定旧势力,认为是在消业,没有及时清除迫害,等于是自己承认了这个迫害。我就加大密度发正念,在师父的加持下,这些假相才被清除了。

从那以后每当我身体上出现比较不好的状态,我马上就予以否定,不承认假相干扰,这个假相就很快消失了。而对于一般的不适状态,我会说这都是好事,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或者是我在长功呢,是身体修炼出的术类的好东西在动呢。我想我的身体是高能量物质构成的,每个细胞都是功,什么不好的东西也上不到我身体上来。这样就能很坦然的对待身体上出现的一切变化。同时我也及时的向内找,归正自己不符合大法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但有时因为找不到自己的执著,使修炼状态非常不好,我就请师父点化我,每次都是慈悲的师父帮助了我,我才顺利的走过来了。

大法弟子经过这二十年的反迫害,在腥风血雨的巨大魔难之下一路走来,走到今天,我们靠的是信师、信法,靠的是对法的正信、正悟。修炼的过程也是一边学法向内找,一边否定旧势力,在摔摔打打中前行的过程。我想,这个人世间的一切其实都是对我们不起任何作用了,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是假相,而旧势力不也是在利用着这些东西迷惑我们吗?“看破不是迷”[3]。有师在,有法在,按照大法来修自己,就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的回天之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神〉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看破不是迷〉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