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路,不给邪恶钻空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五日】腊月小年前后,我忙着打扫卫生。腊月二十七吃早饭时,喝粥不慎将两厘米长的大枣核咽下卡在食管内,扎的疼,心想:没事。夹了一口菜,又喝了一口粥咽下去,还是疼。我喊了一句:“师父救我!”话音刚落,刺痛消失,回到桌前吃饭,一切正常。我满眼热泪,心里不停的谢谢师父。

腊月二十九,我和老伴炼抱轮,突然右鼻孔流出清水,抓起纸巾使劲擦了擦,心想不能干扰炼功。一小时后,睁眼看纸巾上全是血,没有在意。

三十晚上,我突然右鼻孔又大量出血,用纸巾擦,流出了两条筷子粗细的约两厘米长带丝状的东西。我立刻想到又是师父给我清理身体,排除了坏东西,这是好事。没多想。第二天同修来看我,问我:“有事吗?”我说:好事,师父又给我清理身体,现在我感到头脑轻松,十分清醒。我真的谢谢师父!

初一、初二家里都有客人,我一边招待,一边给讲述着师父为我解除枣核卡住的危难,太神奇超常了!外甥女说:老姨,您太危险了,医院经常有这样的患者,都得做手术,用特殊的一次性器械取出来,您可别不当回事。我笑着说:我有师父的呵护。千真万确瞬间没事。这是亲历,你相信了吧!你们俩可要牢记,不断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遇难呈祥命能保。我给了他们每个人一个护身符,告诉他们,好好念吧,神佛护佑!他们愉快的接受了。

事隔两天,初三、初四、初五三天又大出血。女儿(同修)看到有点紧张连问:这是怎么了?怎么了?我说:没事,排出的都是脏东西。老伴(同修)招呼女儿:“赶紧给你妈发正念。”他们立掌为我发正念,同时我也向内找:一定是我修炼有漏招致的麻烦,邪恶趁机而入,用生死考验我。我找到了,一个是年前打扫卫生,常人的事情想多了做多了,不就是执着吗?虽没有耽误学法炼功,但却影响了外出讲真相。没有把做好三件事放首位,基点错了。二是当進入二零一九年时,有一天突然想到今年我七十六周岁了,老父亲和二姐都在七十六岁去世。没有深想这一念就滑过去了。其实,我从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就已经明白:是大法给了我全新的生命,是师父重塑了我的人生。我走的是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我生命的存在意义就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完成使命兑现誓约,跟师父回家,别无其他。我怎么能和常人相比呢?这不是正念,是邪恶强加给我的,我绝不要。只因为我潜在思想中还有对已故亲人的一丝情被邪恶抓住不放。往下拽我、拖我,毁我为目地。我内心对邪恶说:我属于大法管,师父管,谁也迫害不了我。我就按师父的要求做。三天的连续大出血,使我惊醒?向内找,找到了执着,我又求师父救我。

初五很冷,下午,我去公园讲真相走在路上还大口大口的吐血。我没有怕,心想就做我该做的事情。走在大马路上,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快救我!立竿见影,马上吐的血就少了。在公园只遇到一个女士,我给她讲了中共的邪恶,讲大法已洪传全世界,讲了藏字石,退党保平安。最后她明白了真相愉快的同意退出邪党的团、队组织。在回家的路上血就止了。是师父又一次慈悲的呵护。

千言万语表达不尽对师父的感恩,只有精進,精進再精進,做好三件事,一定跟师父回家。

写出只在提醒同修以我为鉴:一思一念都用法衡量。走正修炼路,不给邪恶钻空子。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