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解体迫害、走向成熟的一年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九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过去的一年,是弟子修炼路上值得反思与铭记的一年,是弟子针对迫害转变观念,站在慈悲救度众生的角度,展现大法威德、解体迫害的一年,亦是走向成熟的一年。

去年我与丈夫配合散发法轮大法真相资料,被摄像头照到,当时已有点化,但我自以为正念强没事,故未及时转移真相资料。之后,警察上门绑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大法书及大量真相资料,以“制作加传播”为由,企图对我俩下狠手加重迫害。在这一年中,我和同修们整体配合,最终解体了这场巨难。期间,我有一些感悟,也取得一些经验和教训,在此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魔难中修心性

在看守所初期,过往的是非、不足、修炼路上的進退,如走马灯般在我脑中一幕幕展现,我找到了许多不足,过去对修炼不够严肃,有安逸心长期未重视,有洁癖,还有名利情及证实自我的执着等等,这时我决定即使剜心刻骨也要去掉它们!针对别人指出的我的各种执着和修炼中的漏,我跟律师说:“说的都对。”仅此一句,再无辩解,那之后我感觉自己提高了。

如今回想,同修说的我认为“刺耳”的问题其实都想不起来了,那时我悟到,在任何形式的魔难中,包括身处病业中的同修们,要重视别人指出的不足,那些其实很多都是对的,只是人的观念和情在抵触,就看你能不能改变观念,能不能做到,能不能破这个迷。

在看守所拥挤的狭小监仓,阴暗与潮湿养出了一堆病人,每天监仓里的二十多个人走路不知要相互碰撞多少次,在这龌龊之地,我决心斩断安逸心。

我一改以前贪睡,不能保证每天炼五套功法的懒惰,做到每天早上只花三分钟,吞两馒头喝瓶水,抓紧时间炼动功,中午不午睡,集中精力发正念,每天坚持打坐。耳边没有大法音乐,却充满着法的能量。监仓里的常人不但不相信我是“病人”,反而惊叹我气色好,白里透红,完全没有其他人那种受恶劣环境摧残下的憔悴与病容。

同时师父加持让我想起来一些法,从《洪吟》到《洪吟三》、《转法轮》、各地讲法等等里的一些内容,每天安排时间学法。我悟到:对于修炼人而言,正是在法中勇猛精進,生命才有了珍贵的意义。

人有善恶两面,看守所恶劣的生活环境时时触动人性为私的一面,人为的制造很多矛盾,很多常人都说自己呆在那里都变的心胸狭窄,甚至心理不健康、变态。在看守所喝热水是限时供应,所以要抢;一块用来铺铺位的方便面纸箱撕开,用来隔潮的纸皮都是人的利益;睡觉只有五十公分的地方,经常为睡觉吵架。我有时睡着碰到隔壁铺的,她便故意用指关节戳我的腰,为了让她睡好,我尽量侧着身,心态平和。

一次躺在那里,大法浮现在脑海:“睡卧长亭目微睁 头枕山脊脚垫峰 龙飞凤展仙娥舞 它日归位驾长风”[1]。心境随之更开阔了。

因为邪党的造谣诬陷,开始污言秽语的犯人反而非议起我的信仰。在最脏的地方,最圣洁的大法竟然遭诬蔑,心里感到受到屈辱,但同时我更多的是想着怎么救度他们。这里的很多人自认为都有一套,认为是“人精”,除粗俗之人也有老板、经理等等,我要理智的证实法,表现出足够的善念,把我的看不惯别人这些观念去掉,才能救了这些人。师父说:“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2]

在实修自己的同时,才能一边循序渐進,理智的对在不同阶段遇到的不同的人讲真相、办三退。其中一位很精明的老板对我说:“看到、听到那些故意刁难和非议你的人,无理的对待你,你还是一样对她们好,还检查自己的不足。要是我早就干起来了。你真是道德涵养很高啊,真是修真善忍的,很佩服。”

二、正念正行 解体迫害

被关進去的头几天,心里说不出的难过,虽然知道大法弟子应该做什么,但负面思维也在冲击着自己。这期间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加持我的正念,许多次,曾经通过破网看过的神韵演出节目、神韵交响乐就浮现在眼前,感谢师父,让我在这邪恶的让人难以立锥之地,还能感受世间最殊胜的法,为我送来神的力量,利用各种方法打断我的负面思维。

一次晚上,我悲从中来,十分压抑,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这时候旁人突然善意的提醒我:“大姐,赶紧睡觉。”一下子打断了这种难过的情绪。还有一次休息时,我受名利情的牵动,感觉内心无比难过,我在努力实修,我不能让一直展现在世人面前美好平和的形像打折扣。当起身后,看着灰暗的天棚,师父的法突然展现在眼中:“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3]。顿时,心中的阴霾烟消云散。在魔难中,相信师父就在身边,师父会赋予我们正念。

被劫持到看守所时,我和同修是喊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看守所拿购物卡的时候要拍照,我整理好头发,微笑着对拍照的警察说:“你要把我照好啊,我会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带给这里的众生。”在看守所的一年中,面对艰苦恶劣的环境,这张照片一直提醒着我,保持正念,那就是我,为众生而来的我!

正邪大战中,大法弟子拧成一股劲儿,发挥的正念是有雷霆之势的。在过去的一年中,我知道我地许多同修都参与到营救我俩中来了。由于看到我的不足,其中有不少同修去掉了以往对我的看法、忍着病业反应、去掉怕心等等,怀着包容与无私无畏,在营救中走出了自己的路,都有或多或少的收获与提高。

在对我们的营救中,家人和同修在第一时间聘请了律师,走法律程序。表面上,通过律师找到了恶人构陷的漏洞,对公检法施加了一定压力,律师在与公安人员接触及开庭阶段起的正面作用是必须肯定的,在非法庭审时从法律层面出发,全面讲了大法真相。当然,期间大法弟子唱主角,全面讲真相,对层层空间起到的作用是更深与长效的。

律师带来的关心我的家书和同修的鼓励的话,让我在邪恶的黑窝感到温暖,保持正念,在开庭时能如意发挥,展现大法弟子的风采。师父说:“我抱着善念,我抱着救度一切众生的愿望来了。”[4]面对这种用人眼看起来的真实迫害,我要转变观念,没有“被迫害”的概念,只有救度众生,真能做到,师父一定会加持。

“快开庭了,心情怎么样?”监仓里的常人问我。我说:“不是它们对我开庭,是我去对它们开庭。”非法庭审当天,早晨炼第一套功法时,师父的四句口诀:“身神合一,动静随机;顶天独尊,千手佛立。”[5] 点悟了我应该以神的状态面对。我和丈夫進入法庭时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法官、公诉人、来参加庭审的各位,大家是缘份啊,请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世界需要真善忍!让我们的世界越来越美好!”我一边说一边迈向座位,每一步都载着慈悲与威严。法官没有阻止我,并立即同意了辩护律师“除去当事人刑具”的要求。

法官问我为什么炼法轮功,我说:“不是舆论说的思想空虚、没有寄托,而是法轮功真善忍法理确实能够提升道德,让我发自内心的要做一个真正的好人,好人就会对我们的社会有益……”法官认真的看了我几秒钟。

律师巧妙的从所谓的“证据”入手,找出邪恶执法程序的漏洞,为我们做了精准有力的辩护。我智慧的去唤醒人的良知善念,叙述着自己被绑架和在看守所内的遭遇,感染了法庭上的听众,空气中弥漫着对告密诬陷者、国保、派出所警察的流氓行径的义愤,气氛很压抑。家人看到警察座位旁听席上的俩人眼眶泛红,擦眼睛。

结案时轮到我发言,我陈词:“我因今日这冗长的庭审而为中华民族感到悲哀,出动这么多警力,只因为‘天赐洪福’这句真话。我今天站在这里必须为自己鼓掌,因为我能够保持一个良好的状态在这里说,我的家人曾被监狱法西斯式的残酷的剥夺睡眠,遭受肉体迫害,以及强制洗脑逼迫放弃信仰。而这一切都因为法庭判决的欲加之罪。法轮功学员们在狱中遭受的残酷迫害被掩盖着。我的心中装着强大的佛法,我相信法轮大法将永远立于不败之地。”我并正告他们把枪口抬高,并当庭递交了真相信,告诉法官:信一定要看啊。

这封信也在看守所被层层递交给狱警、所长、驻监检察室等相关部门的人,以及上诉后的中院法官。

离开法庭时,我用手指着被告席说:“江泽民有一天一定会坐在这个被告席上,接受全世界人民的公审!你们都去起诉江泽民!不给它背黑锅,退出党员、团员、少先队,保平安。”接着我反复高呼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离开法庭。

从法庭到滞留室的路上,我还在大声跟法警们讲真相,我说:“共产党这几十年把中华民族做人的脊梁骨给打弯了,让人为了一点利益而不敢说真话,现在只有法轮功(弟子)敢说真话,天安门自焚是造假……不要以为事不关己,你们白天工作穿着警服,晚上回家为人父母,都有家庭,要为自己着想啊。”法警们对我都十分客气。

在核对非法庭审记录时,书记员故意没有把辩护及对我们有利的话写上,我想既然开庭就不给他们钻空子,我就修正补充了很多内容,最后冲破阻力写上了“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

当我坐车出法院大门时,天色已晚,门口的很多参与开庭的法警,看到我们坐的车出来,突然齐声大笑,笑声清澈。我坐在囚车前面和法警坐在一起,带队的法警也受到感染,打开车窗,向外面高声大笑的大概十几个法警们笑着问:“你们要搭车吗?上车。”一路上,我感到心里非常清透,体悟到第三套功法口诀“心慈意猛,通天彻地”[5]的一点内涵,我知道自己不是常人,我的生命是为正法而来。堂堂正正证实法,此生无憾!我告诉法警:“你们今天是有功德的,给我开车让我在法庭上讲法轮功真相。”丈夫跟法警们说:“天要亮了!”

带队的法警分手时指着我由衷的说:你很勇敢!看守所狱警在听了我庭审情况后,总结了四个字——无私无畏。

真的发自内心的善待与救度世人,人是能够感受得到的。我们在法庭上的表现,在与法官、警察的接触中,他们也在观察,我们的举止行为同时也在清除他们被邪恶灌输的毒素,都是在证实法。因此,在看守所,接触到的所长和很多警察也很尊重与善待我,冬天给我的棉被都是新的,生活上都安排我优先。

回到看守所,我继续做好三件事。

非法宣判那天,在去法院的路上,我开始有了“会判几年”的想法,律师曾说邪恶内部规定三至七年,并说可能要判四年。我立刻请师父加持,排除思想业,自问:“信师信法吗?”清除可能被判四年和送到监狱的假相,清除法院邪恶,直到仿佛看到师父慈悲的面容,心渐渐平静下来。这时到了法院,杂念全无,只以救度为基点。

我整理好形像,步入法庭。和非法开庭时一样,我边走边说:“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江泽民在二零一五年已经被二十一万法轮功学员实名控告到最高检察院,在国际上多个国家,江泽民被以反人类罪、酷刑罪、群体灭绝罪等起诉,现在社会贪腐、黄赌毒不管任其泛滥,我们做好人,只发了《天赐洪福》就非法判刑。暗室亏心,神目如电,会遭报应的,对法轮功学员判刑就是欠下血债。法官,我希望你能够好,不想看到你被牵连,没有未来啊。”

我又对着坐在旁听席的警察讲真相,丈夫接着我所讲继续讲真相,法官打断他说:“开始宣判。”之后他宣读判决书,我高唱《为你而来》:“跨越千山万水 我一次又一次为你而来 我因为爱你而来 可贵的中国人啊 请静心倾听我的心声……”唱到这里时突然心很静,接着我和丈夫同时念“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好!”法官停下来片刻凝视着我们,那一瞬间我们看到“法轮大法好”的威力,清除了他背后不好的思想因素。法庭宣布不采纳公诉人对我的指控,我被非法判刑一年。几个月后我从看守所堂堂正正回家。

面对被非法判刑几年的丈夫,宣判完后,法官没有立刻离去,而是站在侧门外,用痛苦的表情看着他——那一定是法官明白一面的写照,一个生命判了修炼人的罪,会有多么可悲的下场啊?他无声的凝视,似乎在说已经尽力减轻了,家人同修宽容的对他摆摆手,他稍有释然的点点头离去。

这个法官思路清晰、敏捷,开庭时他很强势、傲慢,甚至一度要把律师逐出法庭。大法弟子的善是能溶化谎言和敌意的坚冰的,明白人就会有改变。

三、证实大法 救众生

進看守所第二天,我就出现高血压的假相,血压计读数二百多,我不配合吃药,要求释放。

期间狱医经常说起高血压会随时中风、爆血管、死亡等可能性,我心里很坦然,没有病的反应,没有病的概念,我坚信大法的超常,修炼这么多年,不可能得病!每天炼功,同监仓里的人和警察都看我一年中在见不到阳光的房里照样面色红润,心态乐观,都感到很神奇。

到后来,大家都不担心我的身体。反倒那些年轻人还经常看病。有个人说我就是神人,因她先生血压一百七,每天吃药,还晕倒,而我却非常健康,没有任何“病”的反应。还有人跟我讨教“绝活”,怎样才能把血压升高?有人说:“就应该把血压升的再高点,让他们放人。”

有一个同监仓的人,她一直在观察我,看到我的情况后跟我说她母亲就是因高血压住院的,她说:“我看到你的为人和健康身体,就很相信法轮功是真的,高血压根本不是你这样的。”她在被送去监狱服刑前,一再跟我约定,等她出狱后一定要学法轮功。

有位老人家是信其它教的,因赚了不该赚的钱而坐了几个月的牢。她很善良,也实名起诉了江泽民。她说:“你在法庭上说的那些,不是你说的,是法轮功的神说的。”她还说:“你很坚强,人被抓到这里来,吓都吓死了,而你还能够在这里坚持炼功,不顾闲言碎语,还在坚持,神是很爱你的,是神的爱,不是人的爱。现在的人很多死了会下地狱,你不会下地狱,你会上天堂的。”她还说:“你很伟大。”我告诉她:“是大法伟大,才造就了伟大的大法弟子。”她回家前告诉我,她会和她的亲朋好友及她认识的信教的朋友们去宣传大法弟子的伟大!

在看守所的一年里,我不断的用行动和言语去讲真相。一开始,监仓里的人因为邪党的诬陷和毒害,背后议论。我不与她们计较,在行动上对她们慷慨,在思想上开导她们。在每个月只有一千块预算的看守所,人与人都是利益之交,一包榨菜可以算作一份恩情。而我对每个人一视同仁,关心她们的衣物是否充足,用自己的钱请她们吃东西;進来的人,心中难免有解不开的心结,我乐于跟她们聊天,同时讲真相。里面的好人坏人,都知道我是善良人。

有一个老人家,是个妇女主任,很有同情心,也很善良,为了无条件帮助低保困难户拿到几百元补助,假报了残疾证,由于得罪了同事,遭到报复,借此告发,被区里以“诈骗犯”(即诈骗了共产党的钱来帮老百姓)的名义抓到看守所。她感到十分冤屈与气愤,想不明白为什么为老百姓做事,却落得这样的结果?我向她揭露共产党的本质,共产党说一套做一套,不是为人民服务。最后作为老党员的她退出了党团队,也起诉了江泽民。

在看守所里遇到的每个人,我都会聆听她们的故事,也跟她们讲真相。最后,监仓里一百多人同意三退,十几人同意诉江。

最可怜的是公检法人员,他们都不知道自己在做坏事,也不知道迫害好人的报应。我们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对家属的打击非常大,家属针对派出所、国保警察、法官、检察官等人邮寄和递交了很多封信,陈述我们家这些年遭受的迫害和对家属造成的巨大精神伤害,尤其孩子的信很纯、很善,据说很多人都看哭了。我和丈夫也以当事人的角度写了真相信给看守所、驻监检察室、一审法官、检察官和中院法官。全方位解体邪恶,救度公检法人员。

本地大法弟子也全面邮递真相信和律师的意见书,由衷劝善,从公检法人员的角度出发,为他们的未来着想。律师在各阶段递交了《羁押必要性审查申请书》、《法律意见书》等各类法律文书,去公检法机构交涉,要求放人。本地同修很重视针对此事发正念。在师父的加持和大家的整体配合下,解体了邪恶对我们下狠手迫害的计划。

我悟到决不允许邪恶操控相关部门的世人对大法弟子犯罪。当我要回家时,同修担心会被邪恶按惯例送洗脑班或被当地“六一零”等带走,我说不存在,请律师转告家人:接我时给我送一束花,我会喊着“法轮大法好”走出看守所,我相信这也是善良的世人(包括善良的公检法人员)愿意看到的。之后我还是忙着救不断進出看守所里的世人。我不执著自我,可敬的同修们已在外面为我能够安全回家而发正念了。

在我快回家前的一个傍晚,从狭小的窗户外映入一轮类似红色的晚霞,很温暖,我从来都没见过。之后脑海中浮现出师父的法:“日出彩霞映满天 远眺残月落云烟 百年红祸大法解 不信全来 真相大显 重开天地又一元”[6]。心中无比激动,感恩师父!

我在看守所里在想到师父的这些法时,有些都是我不曾背诵或没有背熟的,那时却浮现在脑海中,这是大法的神奇。

我临走前给那里一位很少有机会说到话的年纪稍大的狱警写了封真相信,装在信封里,礼貌的说是送给她的信。她说:“送给我的?有心,等你出去那天我会交代其他狱警,早点放你出去。”看守所放人一般都是上午十点多或下午才让人离开监仓,我是九点多走出监仓,大概十点多走出看守所大门。

后来有个开天目的同修说:当天看到,九点多看守所大门敞开(那恰恰是我走出监仓的时间),门口站了很多神迎接,我出去时身后跟着很多神,立掌,很庄严……过后她回想起那殊胜的一幕,感觉脑中都容不下那庄严的场面。

一切都是自己定下来的,我喊着“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起诉江泽民”,在看守所门口接过亲人送的花,看到同修迎接我的笑脸。得见朗朗乾坤,得遇世间几人,我必高喊:“法轮大法好!”继续向看守所门外几个等着接人的世人传递大法真相。

不论旧势力如何打击、如何迫害,我对大法的信心与正念从未动摇过。所以无论在什么环境,我以自己是大法弟子而自豪!大法弟子不要害怕邪恶的环境,只要正念正行,师父就会为我们做主、环境就会随之而变。

我们能在师父的加持下减轻迫害,这事也让律师们看到希望,律师都开过很多庭,都深知邪党不讲法律,对结果都不敢太抱希望。A律师在非法庭审过后说:在法庭喊“法轮大法好”是很震撼,但往往(包括庭审辩护)越震撼,判的越重。B律师参加了非法宣判后说:感到震撼与无奈。C律师在真看到我能够从较重的判刑减轻到可以不送监狱很快回家、而过程中又能够震慑邪恶的时候,说:有时我们律师在一起谈起这事时,也感到很震撼。

以上是弟子一年来的一点实修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卧长亭〉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何为忍〉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6]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法开天地〉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