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八旬同修生活相处的一段日子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月十五日】我现在和一位老年女同修任阿姨一起住。任阿姨今年八十六岁,两年前,儿子去世了,她从儿媳(未修炼法轮功)那儿搬出来后,就一直找同修一起住。因我在海外一直是一个人生活,有同修向我提出来,让我带着任阿姨一起住,我当时一口答应了。我觉的这是师父的安排,让我修去为私为我的心,成为一个为他人着想的生命。

和任阿姨一起住后,发现任阿姨在修炼上一些法理不是很明白,比如,她认为老年人容易骨质疏松,所以要补钙,她就定期去医院打钙针,定期到医院做体检。

她儿媳打电话对她说:你平时学法、炼功都可以,但是身体“有病”了,你要去医院看的,你看谁谁高血压不去医院看,最后不是得脑血栓走了吗?而某某到医院去看了,现在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吗?任阿姨听了,不住的点头说:对的,对的。

我听了很震惊,任阿姨对正法修炼的法理还是不清楚。我跟她说,我们现在哪有病啊,身体出现病业状态是假相,是邪恶干扰,是我们有执着,有不符合法的人的观念,被旧势力抓住把柄迫害,你如果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在哪里,这些所谓的病业假相很快就会消失,有些假相还是自己招来的呢。

我跟任阿姨举了自己前些时候出现感冒和严重的咳嗽症状,是自己的一念不正造成的。我在上英语课时,有几位同学同时感冒咳嗽,她们就坐在我旁边,我就认为自己会被传染到,这一害怕就真的出现感冒咳嗽症状,一直到我真正认识到这个观念不符合正法修炼者的思想后,症状才彻底消除。

我告诉任阿姨,她的这种“有病要去医院”的想法是人的观念,医生能治好修炼人的“病”吗?况且你平时炼的功里面,宇宙中的一切物质里面都有,你还需要补钙吗?师父说:“在你身上发生的这个病业的反应是过关,表现上一定是病业的状态,绝不会是神得病的反应。那你要用正念去对待,因为你是修炼人,所以那绝对不是真病,可是表现出来又不是那么简简单单的。”[1]

师父还说:“当自己在改变自身最表面身体的时候啊,是还有一部份你们自己要承受的,但是相对来讲都不大,对证实法不会有太大的影响。有很大的困难出现的时候一定是邪恶在干扰,一定要发正念清除它!今天大法弟子做的是证实法的事,是最神圣最伟大的事,如果你说我在做大法的事、在救度众生的关键时期出现什么事情,那一定是干扰。你自己要理智的去衡量。”[2]

在与任阿姨就病业的问题反复交流中,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也越来越清晰,大法弟子在修炼中会有来自方方面面的考验,当然也包括身体上的考验,每一次考验都在检验我们是用人的观念在对待,还是用神的正念去对待,每一次也是在检验我们信师信法的成度,每一次都是人神之分。你认为是“病”,那就是人念;你认为是业力,那就是神念;你认为是干扰,那就是正念。

和任阿姨一起住了一段日子,我们俩人不再象刚认识的时候那么客气了,任阿姨跟我讲话时,会突然语气很硬,态度很凶,而且要我帮她做事时,用命令人的口气对我说话,好象我欠了她什么似的,好几次弄得我都不想跟她说话。我猜想这是她过去和儿子、儿媳一起住时形成的阴影造成的,因为她儿媳三天两头跟她儿子吵,家里没有祥和的气氛,彼此说话都没有好气,我应该宽容她,不要和她计较。

但是有一次,她对我凶的时候,我没有忍住,对她讲话也很凶,觉的不能老惯着她,也得对她严厉些。可是,之后几天,我的眼前老是出现当时对她凶的场面,心里纠结着很不舒服。我向内找,找到了自己一个顽固的观念,也是一个强大的执着,那就是“以恶治恶”。为什么让我看到任阿姨身上党文化的东西,那是她在帮我去掉我自己身上党文化的毒素,凶、狠、斗这是邪党的理念,长期灌输给中国人的弱肉强食的斗争哲学,中国人深受其害。

师父告诫弟子:“所以不管你们在任何环境下、任何情况下遇到矛盾的时候,都要抱着一颗善良的心、慈悲的心对待一切问题。你要不能爱你的敌人,你就圆满不了。(鼓掌)那为什么平常的一个人惹你生气的时候你不能原谅他呢?!反而还和他象常人一样的争辩、争斗呢?学员与学员之间不也是一样吗?”[3]“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4]

我觉的过去一直没有细心领会师父这段法,没有真正用慈悲心去对待同修,并且已经对她形成观念,觉的她象个常人,只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因为她不能在法上提高,所以魔难麻烦不断。不管我对她的看法是否正确,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是不能带着观念去看待同修的。师父既然安排了我们一起住,那一定有我要修的地方,我不能辜负师父的良苦用心。现在不是我去指责她的时候,而是如何用我在法中修出的慈悲,去帮助她提高,使她不至于掉队。

心态改变后,我讲话的语气柔和了,试着去喜欢身边遇到的每一个人,我不去看他们的缺点时,发现他们每个人的身上都有好的一面,善良的一面,有时觉的自己还不如他们友善时,我很汗颜,及时纠正自己的心态,发现不好的心态都是因为对别人有不好的想法造成的,所以不要对他人产生观念,才能使自己的心变的纯净,慈悲。

现在我看到在面前出现的人,尽量不动念,主动和他们打招呼,语气平和的和他们交流,我发现周围的一切变的和顺了,彼此相处也溶洽了,我也真诚的向任阿姨指出她讲话中党文化的表现,她逐渐能意识到了自己讲话时养成的不好的习惯,也在去掉这些党文化的毒素,我们相处中也经常会为对方考虑,互相关照,共同提高,共同精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