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买基金利益心带动走弯路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岁。一九九七年十二月一天,丈夫和我生气撵我出去,我离开了家边走边生气。当我走到大街的广场上看有一群人在炼功洪法,我便过去看看,动作舒展大方,炼功音乐优美动听,我站了一会越听越爱听,心里那个敞亮啊,跟开了一扇窗户似的。不一会,气全消了,我便站到了人群的后边,学着他们的动作炼了起来。接下来是抱轮,听着悦耳的音乐做着动作,我一直坚持了半个小时,不但不觉着累,又舒服又高兴,激动的我热泪盈眶,直到炼功结束。这时,辅导员说,晚上到某某礼堂学法,我想这功炼的挺好的,学法我也参加。晚上从学法小组回来已是九点多钟,躺在床上我激动的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就这样我走進了大法修炼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由于学法少,又看不到明慧网文章,没跟上正法進程,心性也跟着往下掉,把自己完全混同于常人。丈夫提出买基金多挣钱,我不但同意自己买,还帮着亲朋好友买,学法心也静不下来,总想看看基金长没长,长多少,被利益之心冲昏了头脑,忘了自己是修炼人,最后被邪恶钻了空子,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反应。

刚开始前胸疼、后背疼、吃不下饭、肚子疼、体重一天掉一斤,后来脸色发黄,眼睛黄,随后全身黄,眼球黄,人一天天消瘦,天天吐,吐苦水、绿水,最后就吐血块子。开始还能挺着坐起来,学一会法就得躺下,后来干脆起不来了。身体由黄变青、发黑,青一块、紫一块,吃不下饭。

家里人一看懵了,丈夫赶紧张罗上医院,叫救护车。我说没事,我不去医院,但他就不答应,婆家人背地里商量说要给我灌点迷糊药抬上车,还有人说要把我捆起来抬医院去,可是我坚决不肯,丈夫说不去医院你会死的,我说我不会死,我有师父在管,婆婆说把她捆上拉医院她会气死的,还不如这样让她在家等死呢。

就这样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都忙着给我准备后事,都知道我不能好了,要死了。左邻右舍都过来看我后悄悄的说:“完了,没好了。听说她爸就是得这种肝病死的。”

这时同修也都知道了,纷纷来帮我发正念,给我读法,每天五、六个人,有的晚上不走,和我一起学法,发午夜正念,然后再针对迫害我肉体的一切邪灵黑手乱鬼发正念。

那时婆家人都不敢上前,生怕我传染他们,说我是肝病会传染的。可是,同修不怕,不但帮我学法发正念,还帮助我做家务,给生活在外地的女儿包饺子,丈夫和家人都深受感动,对大法弟子赞不绝口。

有一天,一个开天目的同修说,她早上六点发正念时,看到了我,我盘着头发飘了起来,在天上飞,就想是不是我要走了。这时,我激灵一下子,精神了,我想我不能走,我还有没救的众生呢,我怎么能走呢?我走了这不是给大法抹黑吗?我该救的众生怎么办?师父让我们救人,我走了不是害人吗?这不是真的,是假相,我要发正念,否定它,清除它。我要走师父安排的路,跟师尊回家。

就这样我们每天多学法,多发正念。坚持了两个多月,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也能吃东西了,能坐起来我就坚持打坐炼静功,慢慢能下地了,能坚持炼动功了。

在师父的慈悲保护鼓励下,在同修的热心帮助下,这一难闯过来了。但教训是深刻的,使我深深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这利益之心使我差点被旧势力拖走肉身,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危险至极呀!

能下地炼功了,我心里非常高兴,心想我要出去参加小组学法,讲真相救人。这一念一出,师父就安排我先到超市买东西,刚出去有些散脚,我就尽量坚持,挺着,怕别人看见我脸还有些黄,我就打个伞。路上遇到邻居大姐,她说,“哎呀,你好啦!没上医院就好了?”我说:“是,我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她说:“太神奇了!”

路边有两个乘凉的人都说:“你不是生病了吗?好了?”我说:“是,是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并劝他们三退,他俩都高兴的退出了少先队。

丈夫单位的同事也都问他:“你媳妇真的没上医院没吃药就好了?”丈夫说:“是,我媳妇没上医院没吃药,没花一分钱,就学法炼功就好了。”同事们都说“神”。

家里所有的亲人和丈夫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以前反对我学法炼功的丈夫、婆婆、大伯哥都不反对了,而且都做了三退。弟弟和弟媳不仅做了三退,还说:“姐,快把那护身符给我们两个。”曾经打过我的姐姐也不反对我学法炼功了,知道了大法真相并退出了少先队,而且天天念“法轮大法好”。

给双方亲属都做了三退后,我又给邻居和乡里乡亲讲,听到谁家办红白喜事,我就主动去,把我亲身的经历讲给大家,并把带着的真相册子发给他们。有一次我到派出所给女儿迁户口,派出所的人问我:“你不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炼法轮功怎么了,法轮功是对的,是救人的,是教人向善的。”于是我用现身说法讲了大法的美好和被迫害的真相,他们都不吱声了,默默的把户口办了。

为了讲真相,发资料,多救人,前几年在资料不足的情况下,我就学着自己做资料,自己出去发,还供给小组同修发,丈夫也能帮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

回顾自己的修炼历程,除了利益心之外,我还有许多心要去,要学会向内找,在这师父用最大的承受给我们延续来的有限时间里,抓紧修好自己,跟师尊回家。在此,再一次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再一次感谢所有帮助我的同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