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心招致邪灵迫害 望以我为戒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六日】我是参加过师父传法班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六岁。从一九九三年到现在,在大法中修炼二十五年了。我把近期遭受共产邪灵干扰迫害的经历写出来,希望对同修提供一个借鉴。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出。

事件的起因

我、妻子同修和儿子三个人都在一家国企工作,儿媳是公务员,家庭条件比较好。

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单位副书记找我谈话说:上面规定共产党员不许炼法轮功。我说,我要炼法轮功,就退党吧!她说,你别乱来。第二天,我写了一个要炼法轮功,退出共产党的报告,交给了单位党委。

书记大发脾气,要开除我的工职。局长没动。在其他领导和同事们情和理的劝说下,在当时的压力下,我把退党声明拿回来了。后来,单位决定降我行政半级,交党费,照常上班,我的事他们也不多管了。就这样,我在家里修炼法轮功,交党费,一直到退休。

六十岁后,邪党把我的关系转到我居住的居委会,居委会把这件事抓得比较紧,每个月要搞一次邪党活动,我跟居委会人员谈起来了,说:我已经退了休,不参加你们活动。最后,他们说,你把党费交了,我们也不多找你。就这样,我不参加活动,交党费一直到现在。

身体遭到严重迫害

二零一七年中旬,我身体遭到另外空间邪灵的严重迫害,双脚突然不能落地,两脚板象刺穿了似的,六天不能下楼,钻心的疼痛,不能学法,只能听法。

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坚持参加大法弟子的同步晨炼。第三天,晨炼的闹钟响了,身体疼得爬不起来了,突然听见师父的声音:起来炼功!我爬起来后,又倒在床上,师父第二次用严厉加重的语气重复了一遍:起来炼功!我鼓足了劲,起来参加晨炼。接下来,我在床上昏睡了几天,邪灵把我的大脑全洗了,失去了记忆,只能听法。

几天后,我拿着《转法轮》一个字一个字结结巴巴的读,妻子同修有时间也和我一起读,在师父加持下,我早上读、下午读、晚上读,慢慢的我又能读《转法轮》了,我能参加小组集体学法。

遭这么大的迫害,自己悟不到这难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二零一八年四月份,妻子同修被中共警察绑架到看守所,我忙于和同修交流,联系北京律师营救妻子。我有几个月没有交党费了,居委会派人到处找我,有一天,在一个学校操场上,找到我,要我交党费。我考虑了一下,人心又上来了:妻子同修的案子正由派出所送检察院,如果不交党费,可能会对营救妻子不利,于是,我就交了二零一八年的党费。

在师父的加持下,四个多月后,妻子平安回家。回家后,我俩增加学法、炼功时间,向内找,妻子状态恢复比较好,我也抓紧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修炼状态和身体也在发生着变化。

但慢慢的,我感觉有一股不好的东西向我体内压来,胸部被压,我就加长读法时间,但胸部却越来越被压得严重喘不过气来,买菜在路上都要停下来休息,上四楼要停一次,我突然悟到是共产邪灵在迫害我。

问题的严重性

大法弟子不参加邪党的活动,而我为了保持现有安逸的生活环境,给邪党交党费,这是在给邪党加能量,在滋养它,是在做坏事,邪灵当然有理由把坏东西、坏的物质往我身体里弄,干扰、迫害我。感谢师父救了我,不然我的肉身早被邪灵弄走了。

由于自己有安逸心,维护着家庭不出问题,情重、利益心重,特别是还有党文化中的狡诈心理等,被共产邪灵钻了空子。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不要对中共邪党抱有任何希望。这只恶魔是为毁灭人类而来。”[1]我决不能再给邪党交党费了,全盘否定共产邪灵,彻底肃清共产邪灵在自己思想中的毒素、坚定信师信法,只要师父安排的。

本地区也有其他同修有我这样类似的情况,希望同修们以我为戒。

再次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保持清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