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次修心的机会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一日】几天前,与近五十年后才重聚的小学同学聚会时,他们说我:你那时特认真。是啊,从小到大我的一大特点就是“认真”。

从小我就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总是在观察:别人什么行为好、什么行为不好。好的效仿,不好的引以为戒。什么事,只要认识到了,从自己主观来讲,是尽量去做到自己能做到的。所以一般来说,做什么还都比较到位。与我共过事的人常说我办事,他们放心。因为不管这件事成与不成(那是宿命),知道我都会尽己所能、有始有终。

对待修炼中的事也是本着这样严肃的心态,尽量做到认真学法、用法对照向内找、事事检视自己。记得早年的一次经历,师父的经文《挖根》刚刚发表,晚上就做了一个梦,梦境中自己用锹使劲(吭哧、吭哧的)铲大脑中松果体部位,欲把不好的东西连根铲除。

然而正是这种所谓的“到位、认真”也给周遭的人带来了压力。我自己会做的尽量到位,对别人我也用我心中的标准去衡量。

我的一位大学同学(在社会上比较行的开的人)跟一同学说:他不敢看我的眼睛。当听到这话时,我的一念是:我的正让你的不正现了形(我的自我感觉还不错)。

曾有一位同修(与我同一单位)有一段时间早上没来炼功点晨炼了,这天她来了,想问问有没有师父的新经文,但是她没问我,而是问的别人。后来同修跟我说:她那个时候不敢跟我说话。

其实我也没说过什么,但我想一定是我的眼神、表情、语气把我的不满、指责、严苛、不容……都带出来了吧,让对方感到“强势”与“压力”。

别人常常是在有什么“心结”时才愿意找我聊聊,每次聊完也都感到很有收获;而在轻松的时刻,会去找别人不会找我。我曾说:我发现,别人不能与我同甘,只能与我共苦。想来是因为我的“强势”与“高压”让对方感到不舒服吧。

走入修炼,我知道向内找后,也意识到自己的严苛、不宽容,但这种认识一直都是停留在:是别人觉的自己做的不足,所以才感到有压力,而我要修的是:即使别人有不足,我也要包容对方。这个基点还是落在“别人有不足”上。

二零一七年四月的一天,当我要做针线活时,突然发现一直放在针线盒里的两个顶针,一个不见了。想是师父看我还没有悟到吧,一个月后,另一个顶针也不见了。我知道不是偶然的,这是点我什么问题呢?想着“顶针”,我首先想到的是修“真”和“真修”的问题。

八月,我又出现了严重的“脱发”现象,“脱法”说明我在修炼上有了大漏了,是什么?那就找自己吧。

开始时,还真觉的无从找起。因为平时我也是事事向内找。记的师父的经文“功修有路心为径 大法无边苦作舟”[1] 刚发表时,母亲同修从外地随信给我寄来,反复念诵中,某一刻突然感到自己好像找到了修炼的“捷径”:啊,就是“修心”、“吃苦”。当时感到这四个字深深的刻在了心里,从那时起,就不会放过每一次修心的机会,“向内找”已成了机制。

即使在外边看到什么,我皱了一下眉头,我会马上问自己:为什么?啊,是她的衣着另类,我看不惯,就会意识到是自己的问题,是对别的生命的苛刻、不宽容,那就更没有善了。马上会舒展眉头。因此也就有了前面所说开始时觉的“无从找起”。这时只有多学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因为有向内找、改变自己的愿望,法中高一层次的标准就显现出来,这时再看自己,真是哪儿哪儿都是问题。

找自己:在做“三件事”的起心动念上、行为效果上;以及个人生活起居上,方方面面。即使小事,比如我比较爱吃粉条(那种溜溜的感觉),一日两餐中必有一餐会有粉,意识到这也是执着,没有做到“食而不味 口断执著”[3],那就断了这个口欲,少吃。

这段时间,这些不正常现象的出现、持续,也促使我更加用心实修:由原来的读法,改为背法;每天又增炼一遍静功。背法时,想到师父给我们讲法,我们感受到的就是洪大的慈悲。即使是指出弟子的问题,我们感受到的也是理解、包容、珍惜、鼓励(人言有限,任何词汇都不足以表达弟子内心的感受),没有丝毫压力,只会激励弟子更精進。再看看自己的所为,真是汗颜。

十一月的一天,突然发现一个顶针出现在原处,两个月后,另一个顶针现身在原处。

这次过心性关,我主要是在修“真”和“真修”上找自己,学法小组中一同修看到我的局限性,指出:他感觉“顶针”也是点我“顶”、“争斗心”、“针”—“好较真”。我感到同修真是点到了我的一个很大问题。

一般什么事呢,我都会在心里评判个对与错,所以总能看到自己的、别人的问题。自己的问题,未意识到时,我会辩解,一旦意识到,我不会遮掩;同修的(为了同修的提高)总想指出来,如因机缘不成熟没机会指出来,有时还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有这么个事:一同修的女儿(也是同修)给出生的女儿起个小名“淘淘”(因怀她时很淘气),听说后,我想这个名无论从发音还是字义上都不具有正的能量,我就给同修打了电话,说了我的想法,建议起个阳光的名字,因为万物皆有灵,都带有各自的信息,并说“名正”才“言顺”。这里说明一下,我并不是担心孩子会受什么影响,因为来到大法弟子家的孩子都是师父的小弟子,都有师父在管着。我只是想无论什么事,大法弟子尽量做到最好的才好。

一段时间过后,一天同修跟我说起她的外孙女,说“淘淘……”,我就接了一句:还这么叫哪。同修一下就爆发了:你不能总是强迫别人按你的想法做,名字改来改去,女婿(常人)怎么理解,云云。当时她的反应把我也闹愣了,辩解道:我只是想到这个事了,说给你,哪有强迫你的意思。在旁人听来,当时我俩的表现都不冷静。

过后,想到同修的反应,我想同修可能根本就没跟女儿同修说这个事,确实是。想到自己本来是为对方好的心,提醒对方一下,最后却是这样的结果,对方的反应又是这么强烈(好像受了多大的伤害),丝毫没有感受到我的好意,我知道这一定是我哪拧着劲了。

通过学法向内找,意识到:修炼后,我们看待事物的好坏标准已经同常人不一样了,但每个人都有自己在学法中的悟道,对一个问题的认识不可能一样。不管我的认识高或低,第一次把自己的想法坦诚的说出来,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同修并不认同的话,再次提及,就有强迫对方改变之嫌了。我也就能理解同修的激烈反应了。

这也让我想起了一个自己早已认识到,却一直没有做好的问题。一位同修(也是同事)曾婉转的提醒我:你发现没有?在办公室大家谈论什么事时,你一说完话,别人都不吱声了。在同修中也是,切磋时你来我往中,最后发声的通常是我。现在想来,同修都是忍住了,不再说了,因为同修说什么,可能又会招来我的话,这不好像就在争斗吗。可想而知,我的语气、用词是多么强势(说话斩钉截铁、好像自己说的就是定论;点出问题直击要害,还认为自己看问题比较准);表达自我的心是多么强烈。写到此,想到同修一直以来都是在包容自己,而自己有意无意中曾给同修带来过多少伤害,此时的我真是无地自容。

再一次把这个问题曝光出来(以前曾在多篇文章中谈及),希望在这个问题上自己能有个脱胎换骨的改变。

就是因为我这个心(给同修指出问题的心)太强烈了吧,曾经的一篇投稿明慧文章《改变总喜欢指出同修“问题”的习惯》,这个标题是明慧同修选用的(替换了我的原标题)。当时看到这个改动,我知道不是偶然的,是针对我这个心来的。

就在几天前,几乎相同的事又出现了。那天,我去这位同修家,看到孩子的睡房的墙上有几张贴图,其中有两张没有线条、没有图案,就是一抹黑(纯纯的黑)。那个黑色给我的感觉不太好,当时我没说什么(不能见面就给人家指出什么什么呀)。回来后,这件事在脑中翻出过两次,我想还是跟同修说一下吧,这次是直接给其女儿同修发了信息。之后检视自己做这件事的出发点、心态:只是想说出自己的感觉,供同修参考而已,已没有了对“我的话会带来什么结果”的执着。我知道在这方面自己已有了小小的改变。

有几点修炼体会(自己现有层次的),想在这与同修分享:

一定要注重在小事上查找自己的心(修炼中没有小事)。我是觉的:利用件件小事修去一个个人心,那还会有大事发生吗?!

向内找时一定要深查(就是“挖根”)。我的体会是:当你能够深入剖析自己的执着心时,我感觉这个心就在与你剥离,就好像你瞅着对面的“它”在说“它”一样;如果不能深入剖析自己,或别人给指出时还在辩解、遮掩,就说明这个执着的物质还在自己的空间场中,并且自己还在把“它”当成了自己,所以怕被触碰。

当遇到冲击心性的考验时,检验自己是否过好了这一关,我的体会是:就看自己能不能真心的感谢对方。因为是他(她)给你提供了让你消业、提高、长功的机会。

写出我修炼中的一些体会,认识如有偏颇,诚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法轮大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道中〉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