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向内找后 92人三退名单重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十多天前,我在电脑上认真整理完自己做的三退名单,共九十二人,由于疏忽,没有及时保存,也没有及时上网发表。偶尔也想起自己的三退名单还没有上网,可不知怎么了,就是急不起来,一拖就是十几天。

期间,我忙于打印真相期刊,并及时送到同修那里,每周三个学法组,其中两个组背法,每天背法、抄法,还要买菜、做饭、干家务、照顾八十多岁的老人、自己去买耗材,忙的就差睡觉不能做事了。

最近的修炼状态一直不好,总是前一天能清醒的背法到子夜发正念前,第二天,就在晚上八、九点,就再也挺不住了,筋疲力尽,手里捧着大法书,眼睛早就闭上了,就躺下休息,甚至夜里十二点的正念也没有发。而且,晨炼中途,必定要去趟厕所,天天如此,已经一阵子了。好端端的双盘也盘不上去了,我也知道应该向内找找自己了,可就是没有行动。

直到几天前,我想起三退名单还没有发表,可是,找遍了电脑,也没找到那个文档。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是不是我忘了保存了?我的心在哭,仿佛那得救的九十二个人在流泪,在谴责我的不负责任,我这是怎么了?我辛辛苦苦讲真相终于同意三退的人就不能得救了吗?可是那三退名单在哪里呀?我每天打开电脑都找,就是找不到,我的心象在流血一样的难过,我认真的背法,把书翻到首页师父像前,求师父帮我,我想起师父说过的:“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

可是我这个人就是比较懒惰,很久以前写的每天向内找的本子,里边有很多及时记录下来的自己修炼上的不足的小纸条,积攒了一大堆,我却一直没有认真整理过,遇到问题了,再也绕不过去了,我痛下决心,这回再也不绕了,开始整理,写呀写,写了很多,我为自己修的如此差劲而难过,我努力的想啊想,想起了什么自己的毛病,就及时记到本子上,背法时,想起了自己的执着也及时记到本子上,归正自己,就这样找啊找,找了几天,三退名单还是无踪无影。

一天在小组背法后,同修拿来了自己的三退名单,让我帮助上网,我心里那个难过劲就别提了,这回我再也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耽搁,我及时帮同修把三退声明发到网上,及时索码查询。之后整个电脑又找了一遍,我的三退名单还是没有,我的心里天天在哭,但表面强保持着平静,坚持给同修印真相期刊,送期刊。

去另一个学法组背法,我认真做的期刊偏偏得到同修的埋怨和谴责,无论我怎么按照同修的要求制作期刊,等下一周去背法了,我带去的真相期刊甚至真相币总会得到又一轮的埋怨和谴责,而且这种埋怨和谴责每周不重样,已经很久了,同修嘴里埋怨着我印的真相币如何如何,但是每周她还各种币种都要挑一些。我认为这是给我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我没有和同修发脾气,就是向内找,我就想是我该去什么心了,该扩大容量了,我无声的默默承受着同修的指责和不满。

一名出现病业的老年同修家搬到郊区附近的女儿家,离我家很远,她很久看不到周刊,无人交流,长期脱离学法小组,我每次去和老人学法、交流后回到家,两条腿就跟棒子一样无感觉,累的只想休息,可是,看到老人的状况在好转,我觉的一切辛苦都烟消云散了。阿姨一次次问我,离你家这么远,你还来吗?我坚定的告诉阿姨,远隔千山万水,我也来,师父说过:“大法弟子是整体”[2]。师父还告诉我们:“整体提高,整体升华”[3]。我把网上同修的体会文章找有针对性的部份打出一些,读给老人听,老人找到了自己修炼上的不足,老泪纵横,感慨万千。老人的女儿感激的对我说:“姐,自你来我家后,我妈好多了。”我看到老人的执着,我也找自己,我也一定有这个执着,我找到了,阿姨是我的一面镜子。我坚持着陪伴老人学法、交流,心里却无时不惦记着自己丢失的三退名单,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疏忽,时时向内找。

这一天,我又去一名同修那里,把刚下载好真相期刊的U盘送去。回来就想,把新一期的《明慧周报》也制作一些,好放到这周制作的真相期刊内发给人们,当我打开电脑,看到最下方突现一个文档,题目是“党”,我有些奇怪,从来没见过呀,点开一看,正是我惦记多日的九十二人的三退名单,我这个乐啊,我及时把这九十二人的三退名单发给大纪元退党网站,我的心如释重负,心里说,谢谢师父。弟子以后一定会做好,不再出现这样的问题。

在此也提醒所有负责三退上网的同修,无论多忙多累,三退名单上网一定要认真、及时,不要拖欠,无量众生等待着我们去救度,我们要抓紧时间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助师〉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