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师父对我不离不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我修炼的每一步都浸透着师父的心血,师父会在各种环境中用各种办法点化我,让我悟到,去掉执着心,从而提高上来。但很多时候我都没有悟到,错过了很多次修炼提高的机会,愧对师父。

一、“你那个象花岗岩一样的东西得修一修了”

下面谈一下两次去执着心的过程。

第一件事:我参与了向黑窝发正念小组,二十四小时接力发正念。有一天晚上发完正念切磋时,同修提到安全问题,说最好不让家人知道此事,如果家里有邪悟的同修更要注意安全。当时我表妹住在我家,她就是不修了的,那种邪悟的。我想明早与负责此事的同修商量,等她找好合适的人替我,以后我就不来发正念了。同时还有一种想法也莫名其妙的冒了出来:同修一定会称赞我悟性好,我沾沾自喜。第二天早六点发完正念,我对她说了我的想法,她很干脆的说,你不用等了,现在就回家吧,人有的是。我的心被猛烈的撞击,我马上骑上自行车离开了。

我的心很难受,对同修的怨恨心也冒出来:我家里的情况同修是知道的,而且同修跟我的表妹也很熟悉,我参与这个小组也是同修主动找我来的,怎么能说不让来,马上就把我赶出来呀。我委屈的泪水流淌在被冬天寒风抽打的脸上,真冷啊。心也冷静了许多,我开始找自己:为了大家的安全不让我再来我也是能接受的。那我为什么会难受委屈?是因为我执着自己的心被触动了。第一我已经给自己安排好了:“等她找好合适的人替我,以后我就不来了。”并没有想马上就走。同修否定了我的安排,我不高兴。这就是我执着自己的表现。第二,“同修一定会称赞我悟性好”,想得到大法中的名利,没得到,不高兴。第三,用党文化的思维说话,不明确说出自己的想法,让人家去猜,本可以跟同修直接说我还想来几次,以后再不来行吗?而不必赌气的推上自行车就走,还陷在党文化中给自己开脱。

几十里路,我一边骑车一边找自己,到家了也想明白了。一个月后同修又叫我回到了发正念小组。

第二件事:周二上午去同修家学法,我因为有事,十一点了我才到。一進屋同修就说:你怎么才来,等你一上午了,有个事,你下午两点必须去。我心里好像堵了东西,说:什么事呀?她说,同修找你切磋。我一听更不愉快了,这:我也没准备呀,说什么呀?同修说准备什么呀,去了就知道了。我说你答应了?她说:是我已经答应了,你下午两点去。我说,心里憋的难受,很想哭。她说,哭也得去,想哭就去那哭吧。同修答应的事我一定要去,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想哭?

回到家我坐在师父的法像前,发正念好一些,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想哭,师父看我还不悟,就用意念打到我的脑子里:“某某啊,弟子啊,你那个像花岗岩一样的东西得修一修了”。我的眼泪掉了下来,想起师父说:“如果一个修炼的人不想去掉自己的执著,经常找的借口就是“别人对我说我就不爱听,师父跟我说我就爱听”,师父跟你说的时候你那个大山自动就不在了吗?那个顽石不用修一下就化掉了吗?我要是给你这样做了那也不算你修炼了,所以不能这样做,得靠你自己去把它修下去。有许多事你们是做不来的,但是师父呢能做,可是师父怎么做呢?不是说我一跟你接触就拿下去。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鼓掌)可是作为修炼的人来讲啊,你得真正的能够象修炼的人那样要求自己,虽然你有时还做不到,最起码你得有这样的正念,你得去修自己。”[1]

想哭的不是我,是那个不让人说的物质,那个执着自我不让人说的顽石。它不是我,我不要它。我立掌发正念清除它,半小时后我的心清净了。师父给我拿掉了。

下午切磋时,我讲了刚刚发生的这件事情,同修们都很感动,感恩师父对我们的慈悲苦度。

二、走出阴霾

在一段时间内,有一位同修经常给我打电话,看管着我。有一回,她说:你那次管你离婚的前夫叫丈夫,还记得吗?这可不行,你情太重了。其实我只是在某一场合给她介绍说“这是孩子的爸爸”而已,也没想同修为什么会这样说。

没过几天,弟妹开车拉我去做头发,这时同修打电话说:你在干啥?我说有人请我去美发。她没说啥。第三回她说:昨天晚上的电话你为什么不接,我说没在家(去发正念了),她很不高兴的说,你夜不归宿,一定是找你离婚的丈夫同居了。我很惊讶:你说什么呢?她说上次领你美发的不就是他吗?你还不承认。我说:一个好人都不去做这样的缺德事,你把我看成什么人了。我挂了机。

这么大的冤枉,就是无中生有吗?!这种事根本就找不到我。那为什么会这样呢?老是指责我,还冤枉我。修炼人碰到的没有偶然的事呀,没有就算了吗,为什么会动心呢,不就是不想让人说,不想受冤枉吗?这不就是不能说,怕人说的心吗?师父我可不要这不好的心。潜意识中我能忍,我老好了,其实我老危险了。

我的向内找只陷在事情当中,没有透过这件事情看到本质,看到师父点化我要去掉的那个执着心,并没有跳出事情本身,看看自己有什么执着。而在这期间我讲真相时遇到过两个耍流氓的人,我只是很生气,也没有静下心来找找自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师父安排我修炼提高的机会一次一次的错过了。一直到今天我才悟到,是因为我有很强的色欲心,师父才一次次借同修的嘴点化我,可我就是不去悟,辜负了师父。

由于我的色欲之心长期不去,被色魔控制,使我在这个问题上铸成大错,摔的头上都是大包,我一次次的爬起来,摔下去;爬起来,又摔下去;摔的我差点断了气。五次我都没能站起来,不能走出那片阴霾。

我去了大姨家,大姨家人都是同修,我和大姨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一起去讲真相救人,形影不离。一天早晨发正念时,大姨哭着对我说:孩子你可不能毁了自己呀,你天国的家人,众生都眼巴巴的看着你,你的一思一念都关系着他们的未来呀。我的心一阵酸楚,觉的自己犯了渎职罪,愧对师父,大法,众生。但我的心还是不能安宁。

我背着大姨提前买好了回家的车票,要走的头一天晚上才跟大姨说我要回去了。她很惊讶,先是不让我回去,说不相信我一个人能做好。我向她保证能做好,她才同意我走了。可第二天早晨我吃完饭准备离开时大姨还躺在被窝里不吃饭,一个劲的哭。我问她怎么了,她说:你走了我就不吃饭了。我吓了一跳,七十六岁的大姨要绝食,这可不行。我只好委屈的说:那我就不走了。说完,我的眼泪流下来,心里酸酸的,我悟到是慈悲的师父不让我走啊,怕我现在回去又做出不理智的事情来。

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把弟子逐出山门,千呼万唤使我从噩梦中醒来,内疚沮丧的我悔恨的泪水多少次的流。蹉跎岁月留遗恨,世间更无藏身地。是师父的不离不弃给了我信心和勇气,我要紧紧抓住师父的手,从跌倒中爬起来,在大法中洗净污浊和尘埃,从头做起,坚定在大法中修炼。在所剩无几的正法修炼时间里,做好三件事,尽量去弥补损失,让师父少一点辛劳,多一分欣慰。同时严正声明,我只走师父给我安排的修炼路,我一切不正的行为在大法中归正。旧势力安排的一切我都不要不承认,任何生命都不得干扰迫害,如不悔改将被清除掉,生命只有同化大法才有未来。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跌跌撞撞,让师父操尽了心,我也一直在问自己,我什么时候能让师父省点心?

师父说:“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2]。十七年过去了,在过去的十七年里师父为我们所承受的所付出的,为我们所做的一切,我们也只能略知一二。师父为我们所做的太多太多,太多的事情,我们可能永远都不能知道。

在过去的修炼路上,我们可能做过各种各样不该做的事情,可能走过弯路,但我们都不能气馁。我们有至高无上的恩师,我们沐浴在伟大的佛法之中,因为师父没有放弃我们,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和付出为我们铺垫着,延伸着我们修炼的路。唯有精進再精進,多救众生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