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哪里都要讲真相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十日】师尊在多次讲法中都要求我们抓紧时间赶快救人。我牢记师尊的教导,这些年中,讲真相救人成了我日常生活中的一个重要内容,春夏秋冬,无论天气好坏,都没能阻挡我救人的步伐。走到哪里,不管遇到什么人,我不分年龄职业,生命是平等的,我想到的就是快救人,多救人。下面我讲一下近期被绑架后讲真相的过程。

大约在一个月前,我吃了早饭,就坐车去了一个大集市讲真相,一路上发着正念。到了集上下车后,见到人就上前搭话讲真相,到九点左右,才讲退了五个人,当我走到一个超市时,过来了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小伙子,我走到他跟前对他说:小伙子,你知道三退保平安吗?他很痛快的说不知道。我又问他:你入过党吗?他回答入过。我接着告诉他天安门自焚伪案,那些迫害大法的首恶遭恶报实例。

他听了一会儿,突然表情很严肃的对我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我不为所动,心情平静的对他说:我不管你是干什么的,你也是个生命,没有命了,干什么的也没有用。这时,他突然从腰里掏出了手铐,要给我戴上。我严肃的对他说:好人不能戴!他没有给我戴,抢走了我的包,翻出了包内的大法资料,真相台历等。这时又过来了一男一女两人,我一看他们是便衣,是一伙的。他们一齐动手把我拉到了大道上一辆警车里,那里面有四个着装的警察。

一路上,我不停的给他们讲着真相,告诉他们我是一身病走進大法的,修炼二十多年身体健康,没再吃过一粒药,告诉他们,我师父传的是宇宙大法。是来救人的,每个人都得在大法中选择自己未来的位置。“真、善、忍”三个字教人做好人,哪个字不好?你们抓好人是在做坏事,是上了江泽民和中共邪党的当,是在给他们当陪葬品,是在无知的害自己。

他们都静静的听着,没有一个人阻止我。不长的时间,他们把我直接拉到了市公安局。我心里很坦然,知道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想,既然把我拉到了这里,可能这里有可救的有缘人等着我讲真相。我心里发着正念,求师父加持我智慧救度他们。

当时屋内有几个警察,我抓紧时间和他们讲真相。一个三十多岁的男警察,认真听明白了真相后,告诉我他是党员,并痛快的用真名退出了邪党组织。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女警察也很认真的听我讲完了真相,我问她:今年多大岁数了,贵姓啊?她告诉我十九岁了,姓张。我说:你上学入过党团队没有?她说只入过队,我说:给你起个化名退出吧,她很痛快的说好。

我很认真的对这两个明真相做了三退的人说:你们两个人真有福,明真相三退生命得救了,今后无论发生什么灾难都与你们无关。他们很认真的点头说好。我真为这两个明智的生命而高兴,也在心里默默的谢谢慈悲的师尊!

也有不表态的,但也没有表现出反感,也许是在那个环境中有些顾虑,不愿在同行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想法吧。其中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警察,在屋里走来走去的,根本无心听真相,说安排五、六个人,意思要去我家抄家,我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他背后的一切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不准他到我家抄家,不准邪恶迫害大法弟子!求师父加持!一会儿他也不来回走动了,也不提去我家抄家的事了。

到了大约十点多钟,来了一个五十多岁的男警察要给我照相,我不配合,并发正念让照相机不好使,照不上!果然照不上,他说可能仪器不好使,但他不甘心,又反复照了几次,就是照不上,最后他有些无可奈何的说仪器不好了。期间,我一直正念不止,此事让我更加体验到正念的威力了,此后我更加重视发正念了。

这个警察又问我是哪个乡镇哪个村里的人,他问我今年多大岁数了,我告诉他今年七十六岁了。他又问我:诉江了没有,是谁叫你写的,谁给你邮寄的,邮到哪里了,电话号码和身份证是多少等一些问题。其中有涉及同修的事情我都拒绝回答,最后,他让我看了一下笔录,我一看没有什么出入,他叫我签名,我当时想:我是堂堂正正的修大法,堂堂正正的诉江,是符合法的,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们看了后也没有什么坏处。于是我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也按上了手印。

这时我想,这里该得救的有缘人得救了,我不能再呆在这里,时间很紧迫,还有很多人等着我去救,求师父加持弟子赶快回家。到了十一点多钟,他们和我一同出了公安局的大门,有三个警察上了车,那个问我口供的和已退党的两个警察没有上车。我问那个问口供的贵姓,他不吱声,只是问我自己能不能回家去,我说能,那个已做了三退的小伙子给我钱让我坐车回家,我客气的谢绝了,并谢谢他。

我是个农村老年妇女,一次也没有到过市公安局,所以出了公安局的门,上了大道,真是两眼摸黑,离家好几十里地,不知东南西北往哪里走才能到家,但我不犯愁,因为我是大法弟子,师父就在我的身边,处处保护着我,一步一步领着我向前走。相信师父一定会领着我顺利到家的。我心里还想:我不论走到哪里,都有师父给我安排的有缘人等着我讲真相得救,今天也会有有缘人等着得救的,平日难得走这么远的路,今天也是我救人的好机会,我不急于赶回家,随其自然,走到哪里,我就讲到哪里,少吃顿饭也没有什么。

到了中午十二点多了,人们都回家吃饭了,大道上也没有人了。我以前听人说,新车站已搬到了市区东面,我就往东面方向走,走了一会儿觉的方向不对,因为我经常去讲真相的那个大集在市区的西南面,我得走西大道,于是我又往回走。一会儿碰到一个送货的男人,我赶紧靠近他和他讲真相,他明白了真相后,很痛快的退出了少先队。我继续往西走,借问路的因由见人就讲,我按着好心人告诉我回家的路,一路讲着真相走到了第三个公交站点,一看,等车的人很多,心想,是师父安排有缘人来听真相的,于是,我赶快抓紧时间讲,有的很愿意听,明白后痛快的三退,很多都明白真相了,极少数的人不听。不管对方的态度如何,我不为所动,心中牢记师父的教导,用一颗慈悲的心对待他们,即使他们表现的态度不好,我也不会计较他们,因为他们都是受邪党谎言的毒害造成的,他们才是真正被毒害的可怜的生命。

讲完了一拨儿,不到半个小时,又来了一辆车,又有一些人下车,我想不能自己急于上车,师父给我安排的有缘人没有救完,我还得继续讲。到了下午两点半多了,上下车的人也不多了,这时我坐上公交车回家。

到家三点多了,没吃饭也不觉的饿。一看记的三退名单,有二十多个人,听真相的人数量也不少。我心里没有欢喜和显示心,因为我知道,这并不是我的功劳,都是师父在救人,我只不过跑跑腿,动动嘴就是了。如果没有师父传大法救我们,我今天不可能还活在世间。只有精進、不放松自己,兑现来世的誓约,才能心安。

回家后,和同修交流时,同修给我指出,不论在哪里,我们的责任就是讲真相,不能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我才认识到我回答警察的一些问题,按手印都是不符合法的行为,配合了他们的要求,这样做是害了他们。我心里很后悔,对不起这些和我有缘的生命。

我静下心来向内找,真真切切的看到了自己修炼上的差距,这些年中,尽管三件事一直在做,救人也很用心,但对法的理解还差距很大,对正法修炼的意义还没有真正的领会,没有摆正个人修炼和正法修炼的关系,我认识到这也是我这次被绑架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也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光做事不是修炼,只有把法学好,真正同化法,三件事都做好,路才能走正。

今后我会用心把法学好,不光停留在学法上,而要真正得到法,把法真正学到心里去,才能在修炼的路上少走弯路,让师父为我少操心。不管今后修炼的路还有多长,我都不会放松自己,会精進如初,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路。弟子跪拜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