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顽疾山穷水尽 修大法柳暗花明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八月一日】今年二十九岁的山东姑娘王青(化名),在她十二岁的时候,被确诊患有类风湿病。

类风湿被人称为不死的癌症。得了这种病,不但自己身心痛苦,也带给父母巨大的心理压力和经济负担。生性懂事、坚强的王青,在母亲的陪伴看护下,拖着病体,时而住院,时而上学,虽然断断续续的,但也坚持上完了初中、高中,并于二零零九年,考進了省内一所大学,母亲又走進大学照顾她。

一开始,王青还能勉强自己走着到各个学科的教室里上课。在大学里坚持了不到三个月,病情越来越重,四肢关节肿痛、变形,她已经走不到教室上课了,甚至全身疼痛到自己翻不了身,面部关节也肿痛到吃饭都张不开嘴了,并且终日低烧不退。只好办理了退学回家治病。

从大学退学后,王青的身体状况,一时一刻也离不开母亲,白天黑夜的躺在床上,吃喝拉撒全靠母亲,就是在床上翻身也需要母亲,因为自己一翻身全身就疼得要命。每天晚上,不到半小时就需要母亲翻一次身,这样整夜整夜的折腾,王青的母亲身心近于崩溃。

在王青还在读高中的时候,邻村一个炼法轮功的奶奶,得知王青的病情后,就找到王青的母亲,告诉她法轮功祛病健身有奇效。只要能治王青的病,母亲什么都愿意尝试,但唯独对法轮功不敢偿试,因为电视上的造谣宣传,王青的母亲一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就害怕。奶奶去找了母亲好几次,还给送来了《转法轮》。但是王青并没有看。

在王青患病求学的十年中,母亲不停的为她求医问药,中医、西医、巫医,各类偏方,只要是母亲能够知道的,她都不遗余力的尝试。可是到了最后,王青除了用大剂量的止痛药,能稍微减轻点痛苦之外,那些所有的办法,对王青的病没有起到丝毫的减轻作用,而是在不断的加重,眼看着到了山穷水尽、无路可走的地步。

到了二零一零年夏天,母亲已在王青床前的地铺上睡了半年了。有一天晚上,王青又疼得几乎没睡,母亲当然也没睡好。天亮后,母亲对王青说:“我想了一夜,我想这法轮功咱也一直不敢炼,可是人家一些比咱能的人,共产党这样不让炼,人家还是炼,可能就是好吧?要不咱也炼炼试试?”王青想了想说:“试试也行。”母亲说:“咱村南头你李婶也炼法轮功,我去找她来教咱。”

李婶带来了师父的《大圆满法》教功碟,王青就照着教功碟开始炼功。李大婶还给王青做了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还说:“炼了法轮功,师父就管你了,就不用吃药了。”听了这句话,王青感到一震:要真不用吃药了就太好了!得病十多年来,王青可真是吃够了药了。就说这止痛药吧,人家一次吃一粒,王青得吃三粒,还止不了疼。这止痛药不能长期大剂量服用,时间长了就没了止痛效果。那时刚换了另一种止痛药,王青一次也得吃一片半。母亲对王青说:“咱今天开始炼功了,这止痛药咱不吃了吧?”王青说:“行,不吃了。”

从那天开始王青就不吃止痛药了。开始几天母亲不放心,怕王青忍不了,每天都问王青好几次:不吃止痛药真行吗?王青说:行啊。从那时到现在六年多了,王青再没吃过任何药。

当时王青的母亲对法轮功的认识,还停留在只让王青炼炼试试的阶段上,一边让王青炼法轮功,一边托熟人到北京找专家给王青看病。

就在王青炼功十几天之后,托的熟人说专家号挂好了,要王青去北京看病,王青就不愿意去。这十几天中,王青也看了一、两页《转法轮》,而且没再吃止痛药也能行了。再说病了这么多年,光北京的医院就住过两次院,也去过青岛,也去过南京,打听到哪里能治这个病,母亲就带她去哪里,但都是一种说法:“这病就是不死的癌症。”治了这么多年,没见减轻,却是日渐加重。现在炼了十几天法轮功,不吃止痛药也能行了,王青就不想再去北京了,觉的去哪里也没用。

可王青拗不过母亲,母亲已经租好了车,强行把王青抱到车上。王青因为膝关节无法弯曲,自己无法在车座上坐着,母亲就让王青在车后面的三人座上斜躺着,靠在母亲身上。一路上王青不停的在哭,因为这样半躺着非常难受,一分钟都不想坚持,何况需要七、八个小时才能到北京。脚踝处,母亲用偏方给王青糊拔毒膏药时,把皮给拔破了,因王青一直不停的低烧,关节处又肿胀,破损处久不愈合,经一路颠簸,血水湿透了鞋袜,把袜子都粘在了脚上,疼痛难忍。

赶到医院时天已经黑了,王青一个人在车里躺着,陪同的家人在车外待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母亲找来一辆轮椅,把王青推到了专家面前。专家看了王青一眼说:“你得住院。”王青一看和以前住院一样,不会有什么效果,就坚决不住院。

在医院的院子里僵持了大半天,王青坚持不住院。眼看太阳快落山了。找的熟人对母亲说:“她这样不愿意住,勉强住下她也不配合治疗。还是回去吧。”母亲哭着对王青说:“咱找个熟人不容易,来趟北京也不容易,你这样不听话!回去我可不管了!我是没有谱了!”王青说:“我也不用你管,我就是不住院,我回去学法轮功!”母亲说:“叫你看书你又不看,怎么学?”王青说:“我回家就看。”来北京之前,王青炼了法轮功,不吃药也觉的很好,但还没有很清晰的意识到:修大法是唯一的出路。当她从北京往家走的时候,才真的感觉到山穷水尽了,没有别的办法了,只有回家定下心来炼法轮功了!

王青就这一念,奇迹就出现了:僵直的膝关节能弯曲了,坐车回家的时候,能一个人坐在副驾驶座上了,不用靠在母亲身上了,而且一路都没有难受的感觉。更神奇的是,脚踝处的肿也消了,伤口也没再出血,到家的时候,都结痂了。回家后不久就好了。

回家后,王青就尽自己的能力炼功,因为关节受限,很多动作做不到位,但王青也坚持炼功。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大概一个月后,夜间只需要叫母亲一、两次了。又一个月后,就不用母亲了,母亲就回自己的卧室睡觉去了。

有一天母亲告诉王青,她看《转法轮》关于附体那一讲时,做了一个梦:看到咱家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阵风全刮没了。当时王青就想:真能刮没了,我可能真能好起来。

王青自己觉的很努力了,可是一天也只能看半讲《转法轮》,再多了就觉的困的睁不开眼。有一天,王青努力坚持着,看完了一讲。瞬间,一股凉气从身体里出去了,王青觉的自己马上清醒了,一点也不困了。王青吃了一惊:这法里讲的都是真的啊,从那开始每天能看一讲了。

王青学法炼功后,虽然身体不知不觉的好起来,但对学法还是有障碍。总觉的与大法隔着一层膜一样的东西,表面上的字也能明白,可就是進不到心里去。怎样才能突破这层膜呢?听说有很多同修背法,王青也开始想背法。到二零一六年春天的时候,她就把《转法轮》背了一遍。背完以后,王青就觉的自己应该能站起来炼功了,就试着站起来炼。虽然站不久,一套动功炼下来要坐下休息好几次,但毕竟是能站着炼了。后来她又试着在屋里走,也能走的动了。这时王青的皮肤也发生了一个大的变化。王青因为从小生病,全身的皮肤非常粗糙,象是一层死皮,但又退不掉也洗不掉,划一下就是一道白色痕迹。通过学法炼功,先是手背和脸上象是脱了一层壳,露出了光滑细腻的皮肤。后来身上也开始退皮,现在,只剩足背和两手臂上还没退净,其它部位都已换成了年轻姑娘应有的娇嫩皮肤。

修大法六年多来,王青从一个靠吃止痛药维持生活的人,变成了一个六年多来没再吃过任何药的人;从一个自己躺在床上翻不了身的人,变成了一个能站起来走路的人;从一个全身长满粗皮的病人,变成了一个皮肤娇嫩的姑娘。更可喜的是,她现在能帮母亲做生意了。母亲开了一间厂,王青就在网上帮母亲做销售,通过快递上门发货,从妈妈的累赘变成了妈妈生意的好帮手。

如今王青和妈妈每天都学法炼功,妈妈的生意越做越好;大法的神奇也不断的在王青身上显现着,虽然现在走路还有点蹒跚,但她对自己能够康复充满了信心,对人生的未来也充满了信心。这真是:得顽疾山穷水尽,修大法柳暗花明。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