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修炼法轮大法 十六年顽疾瞬间消失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我作为一名转业军官,想把自己修炼法轮大法中终身难忘的两件事写出来,以证实恩师对弟子的无量慈悲和法轮大法的无比超常和伟大。

十六年顽疾十几秒消失

我从一九八二年(当时十六岁)就得了一种怪疾——头疼病,症状是突然双眼什么也看不见,等能看清物体时,就开始剧烈的疼痛。发作时,咬着牙不能说话,用意志去硬挺,头脑也不清醒,无法正常上学。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了,后来参军了。由于部队工作繁忙,又增添了胸膜炎、坐骨神经痛、美尼尔氏综合症,这些病症还不能让领导知道。因为当时部队准备提干了,身体不健康,怎么能提干呢?

我在部队是做后勤的,头疼严重时,连账目都记不清,只好用尖利的物体去敲击疼痛之处。待整个头都疼痛时就没有办法了,只有咬着牙到处走,见着熟人也不能说话,一说话就控制不住自己了,痛得象要疯了似的,心中的压力和苦恼无法形容。

记得那是一九九七年五月二日晚上,我又开始头疼起来,我和妻子说早点睡吧。刚熄灯,我突然看见床边站着一个黑衣人低头看着我,有房顶那么高,两只眼睛亮亮的有鸡蛋那么大。看着它嘴没动,却发出声音说:“走吧,走吧!”我奇怪它怎么進的屋,窗户有钢筋护栏,房门都锁着。这时我想起老人们讲的阴曹地府的黑白无常,它就是来索命的鬼,我不能跟它走!它见我不理它就走了,也不知从哪儿走的,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过了好一会儿,我有气无力的让妻子打开灯。妻子看到我的脸色特别难看,问我怎么啦?我怕吓着她,就说没事儿。

到九七年,我的头疼病已经有十六年了,五月三日晚上我实在承受不住了,就向政委说了我的病情。政委派司机连夜把我送到部队医院神经科,医生诊断为顽固性神经偏头痛。我求医生给切断神经,医生说不可以,只能吃药缓解,严重时打杜冷丁。

五月十一日早晨,同病房的王营长说:我带你去炼法轮功吧,我说我也不会呀,他给了我一本法轮功图解,还有一本修炼故事。其中有一个故事引起了我的注意。大意是说:一个小青年到朋友家去玩儿,顺手拿走了人家放在桌子上的一个徽章,出门就别在了衣服上。一天,小青年和几个朋友到河北迁西县的一个大庙去玩,把门的和尚唯独不让小青年進庙,还跪下给他磕头说:“小施主,本庙太小,容不下您尊贵之身。”说什么也不让他進庙,他气的不行,回去就找那个朋友算账。朋友告诉他那是法轮章,不是一般的徽章,是法轮功的标志。小青年明白了法轮功的神奇,再也不偷东西了,也炼起了法轮功,由坏青年变成了好人。

看了这个故事我就想,法轮功能使坏人变成好人,法轮功真了不起!我本来就是个好人,炼了法轮功,不就变成更好的人了吗?我也要炼!我马上对照图解把一至四套功法基本学会了,第五套功法因当时盘不上腿没有炼。

到晚上,头疼的厉害,又打了一支杜冷丁,仍然止不住疼。又求医生再给打一针,医生不同意,我就说,你不给我打,你就别想睡觉,医生没办法,在半夜又给我打了一针。我扶着墙回到病房,仍然还是疼痛不止。我想我才三十岁,从农村出来提了干,多不容易啊!身体成了这样,今后可怎么过啊,我万念俱灰,泪如雨下……

早上六点钟,王营长要带我去炼功,实在太累了,我想还是休息一会儿吧。我双腿跪在床上,双手紧握着铁管,把头紧紧顶在铁管上。刚刚闭上眼睛,看见王营长穿着军装,站在床边满脸祥和好象在说:(嘴根本没动)“吃点药吧,好去炼功。”我说:“吃药也不管用,一会儿我去炼功!”话刚落音,头瞬间不疼了。吓得我立即坐在床上,心想怎么不疼了?我的头疼哪去了?我的头疼哪去了?折磨我十六年的头疼哪去了?头脑从来没有那么清醒过,我兴奋得不得了,又百思不得其解。

六点钟我叫醒王营长去炼功点炼功,在路上我问王营长你四点钟叫我吃药了吗?他说:没有呀,今天早上还是你把我叫醒的呀,我更加糊涂了,是怎么回事儿呢?十多天后我和辅导站阿姨说起此事,阿姨说那是师父考验你,看你是不是真心要炼法轮功。我听后泪如泉涌,弟子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师父,法轮功我一定要修炼到底!

自从头不疼了那天开始,我每天到炼功点炼功,回来吃饭,然后就睡觉。屋里来了人都知道,就是起不来。可是只要单位来人看我就能够起来说话。这样一连睡了七天,我悟到是师父给我调整身体呢。

师父给我换了一个金刚不坏之体

二零一六年五月份,我骑着摩托车带着儿子从老家回县城。快路过一个村子时,突然感觉昏昏沉沉的特别困,就想停下来先睡一会儿。发现路边有一堆砌房根基的大石头,突然摩托车控制不住了,冲着那堆大石头就撞上去了……

过了一会儿我清醒过来,发现自己趴在石头上,感觉两只手还能动弹,腿动不了。看到孩子在一边站着,周围围着许多人。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有师父保护!”有人喊:赶快回家拿卫生纸来,这时我才发现自己满脸是血,前胸都是血,左眉处一个大口子,左胸处有一条十公分长的大口子,肉向外翻着。我想我是大法修炼者,是金刚不坏之体,什么我也不承认!骑上摩托车带着孩子就上路了。在路上我感觉特别想小便,心想不能停,赶快回家学法炼功。

回家后身体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妻子(同修)用清水洗去我所有伤口的血迹,没有使用任何药物,我为了避免伤口的血水流出,平躺在床上听师父讲法录音。一同修看到了说:“听师父讲法怎么能躺着!”我意识到这是对师父不敬,立即坐起来。从头天中午撞伤到第二天早上六点仅仅十八个小时,两处伤口都长住了,左眉处的口子都长平了,到了晚上我又骑着摩托车带上一同修到邻县去发了一夜传单。同去的同修都不知道我头天受过伤。返回时又出现了头天昏昏沉沉想睡觉的状态,我意识到是旧势力又想迫害我,停下车来发了一会儿正念,又清醒的上路了。

我悟到经过此次大难,师父给我换了一个金刚不坏之体。从那以后身体非常棒,再也没有什么病业的感觉了。师父对弟子的救命之恩无以言表,弟子给恩师叩头了!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