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罗锅直了、癌症没了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一日】我今年七十九岁了,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

得法前,我有很严重的风湿病,此病折磨我三十多年,致使我后背腰部以上麻木无知觉,一个肩膀向下塌陷,脊椎严重扭曲变形,成了罗锅,一到刮风下雨或着点凉,多个关节冰凉、肿胀酸痛,还有乙肝病、肾炎、胆结石、胃病,使我长年全身浮肿,脸色蜡黄,跑了多家医院求治,中药、西药及偏方都试过,不见好,我成了药篓子。

修炼法轮功后,我按真、善、忍原则做一个好人。不久,我的多种医院没能治好的疾病全不翼而飞,脸色红润,罗锅也直了,七十多岁的人走路象年轻人一样轻飘飘的。

认识我的人都说我变化太大了,比以前年轻了十多岁,都赞扬法轮功神奇的祛病效果。

二零零三年的三月份,我发现我的淋巴上长个大瘤,从刚开始的手指盖那么大一直长到鹅蛋那么大。按医院的说法就是淋巴癌。一个同修对我说:你不要不当回事,我老伴就是得这病去世的。

丈夫很担心,总在没人的时候唉声叹气,我也没敢告诉孩子们,怕孩子们看见,在脖子上围个围巾。有时摸摸,疙瘩杠杠硬的。那时,我天天去学法小组学法,正常的做着三件事,想着我有师父管,心里没什么负担,只是在心里对疙瘩说:不是我的东西赶快走。我给师父上香的时候,和师父说:师父放心,弟子一定能消去业力,走过来的。有一天,我洗头的时候,一摸,疙瘩没了。把我乐的一下蹦起老高,对丈夫说:老头子,疙瘩没了,疙瘩没了。真感谢师父救了弟子。

还有一次,我的扁桃体发炎了,一边肿的很高,用农村的话说,就是起鹅子了。我没有告诉孩子们,可到了第七天的时候,不能吃饭、不能喝水,嘴里发出臭味,喘不上气来,孩子们还是知道了,儿子就动员我去医院,我没同意,儿子看说服不了我,就把大夫请到家里,准备在家里给我做手术,我不能说话,又不能说服儿子,就跑到卫生间,把门反锁上了,儿子叫不开门,就把我大姑娘找来了,我大姑娘也是炼功的人,就说服弟弟,把我领到她家,我们俩就在她家学法、发正念,发正念、学法。大约半天以后,我就想吐,到卫生间,一下就吐出那么多连脓带血的臭哄哄的东西,吐完后,我就恢复了正常,我赶紧打电话告诉儿子,儿子高兴的说:法轮功真神,我真的相信了。

大法不仅让我的身体健康,还让我的心性在不知不觉中提高了。记得那是二零零一年六月,我上街办事,后面上来一辆摩托车,一下把我撞出二、三米远,当时右手掌和膝盖就出血啦,摩托司机害怕了,慌忙上前拉着我的手说:大娘,是否撞坏了?咱们上医院吧,我说:没事,我是炼法轮功的,你走吧,你快走,一会儿路警该过来了。说着话,路警真的就过来了,路警抓着司机说:你怎么把老太太撞坏了?我说:怨我,让他走吧,请你记住法轮大法好。围着的人都说:这老太太真好,换了别人,早去医院了。回到家,我的腿肿的很高,三天没敢下地,通过学法炼功,慢慢的就好了。

还有一次,我去买土豆,卖土豆的人多找我五十元钱,我发现后,撵出很远,把钱还给了他,卖土豆的人很感动,一再说着谢谢,我若不修大法,恐怕不会这样做的。

大法不但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的家人。有一次,大儿媳出门,一下捡了两万元钱,大儿媳不炼功,但她了解大法,知道不失不得的道理,她就在原地一直等到失主来找,把钱还给了失主,她才放心的离开。

我家共十五口人,多数曾是党员,全都退出了党、团、队,都支持大法,外孙女上大学时,虽然她没炼功,每次寒暑假回家,都给我不少三退名单,每次全家聚会时,儿子们首先举杯,祝爸爸、妈妈修炼圆满。

我和我的家人能有今天,能家庭和睦,其乐融融,全是师父和大法给予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