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迷梦中走向清醒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八日】若干天前,我做了个梦,梦到我到了“法国”,同修们说,你醒过来了,到这里的一路上你都在睡觉,可我们没有把你丢下。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一路都在睡觉。醒来后我悟这个清晰的梦,感觉师父在点化我一路都修的迷迷糊糊,只有最近才清醒起来,才到了“法国”(那“法国”是代表“法”构成的“国度”)。

这两年来,我过了一个打坐就迷糊的关,直到从两年前师父安排一位同修来帮我闯关,才真正开始重视起来,才意识到决不能这样迷糊下去了,才慢慢的突破这一关。

谈到这个打坐就迷糊,说来话长,在大陆时就开始了,那时候白天做常人的工作,下班后做三件事,时间很紧,就总是从睡觉中挤时间,早上起来打坐常常犯困,久而久之成了习惯。一到结印时就开始迷糊。知道不对,但已经麻木了,也没有留意去改正。

来到海外,我在媒体中做项目感觉比修炼都上心,自己感觉做的也还不错。可是突然间就像书中说的:“怎么什么都不好了,人家对他也不好了,领导也看不上他了,家里头环境搞的很紧张。怎么会突然出来这么多矛盾呢?”[1]从上到下,谁都看我不顺眼,领导批评我,领导的领导也批评我,一位同修当面狠狠的臭骂我,当时觉的人格都受到了羞辱,连平时关系挺好的同修也说我不好了,妻子也旁边吹风……我当时心想:何苦呢?不干了。这个压力似乎比迫害初期、那邪恶压过来的压力都大。迫害初期那么严峻,自己也没有悄悄的流过那么多次泪,也没生出放弃的心,可是那时辞职退出的念头时不时从脑子里冒出来。

当时这个关令我感到巨大无比。我想:冲过去还是退下来?冲过去,云开雾散;真要退下去吗?那不是师父要的。横下一条心,冲过去。

那就从最基本的做起,信师信法。信师信法那就得听师父的话,不打折扣。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我就是因为不听话老是被人修理,我知道这是师父通过这种方式在点化我。一个大法修炼者的行为表现在法中有明确的描述,比如打坐清醒,发正念清醒,都是很基本的要求。自己信誓旦旦的说信师信法,基本的要求都做不到,或者打折扣,怎么叫真信呢?于是从听话做起,对照大法的要求,从一点一滴做起。平时在日常生活中保持大脑清醒,尽量排除干扰,工作中清醒专注,打坐发正念更要清醒,打坐如果困,就睁着眼打坐,实在还困,宁肯去睡觉也不混事。

其实不听师父的话,不是自己有意要不听话的,还是自我太重;自己感觉是按照师父要求的在修,实际上偏离太远。自己觉的我也炼功了,三件事也在做,自我感觉良好。再往深挖,看看为什么打坐会迷糊。对我而言,打坐迷糊有两个原因,一是走神,二是安逸。打坐时胡思乱想,脑子里都是常人中执著不放的东西,主元神沉迷于幻影中,主元神不在,身体不知被什么生命主导;迷糊后身体会很舒服,主元神更难从中自己醒来。同修有时提醒一下,马上就正常了,可是一会儿又依旧迷糊,没有根本上的改变。

还有,打坐中经常翻腾的是工作中的那点事,我悟到翻的是自我,天下那么多的大事不翻,自己鸡毛蒜皮的小事成天翻,执著的不行,因为那是自己的事。有时还会在打坐中幻想,更是在表现自我,自己真的什么都不是,但在幻想过程中自己却在思想的王国里随心所欲。

打坐中还经常会抱怨同修,嫌他做的这不好那不好。精神头都用到修同修去了,可是真正面对面指出对方的问题时,对方根本不买账。我慢慢悟到需要向内找修自己了。

这过程中有一个明显的点化。有一次边开车边抱怨同修的问题,忽然发现后面跟着一部警车。意识到不对了,赶紧停止抱怨,一会儿警车不见了。待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又开始抱怨,忽然发现后面又跟着一部警车,赶紧向师父认错,不该抱怨。

师父告诉我们:“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2]。可是自己知道有法宝却不好好去用,有时想起来有向内找一找,想不起来就抛在脑后。尤其是碰到尖锐矛盾时就更想不到用法宝了,满脑子都是人的理,跟常人没有啥区别。同修说我表面上看上去脾气挺好的,实际没有修。真正向内找时,才发现原来自己有那么多问题,忙着对外去修别人,而忽视了修自己。想到自己只要负责修好自己,剩下的都交给师父,用不着去操那些心,这方面的思想渐渐的就清净了。

打坐迷糊的另一个原因是求安逸心,求安逸心以前表现就很突出,周末总是喜欢睡懒觉,感觉平时工作日太紧张了,好不容易到周末了,要放松放松。一般情况下是放的太松,睡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学法炼功甚至不如工作日。后来悟到,对修炼人来说,吃苦是好事,放松放松,享受享受是坏事,不能贪图享乐。保持一个基本的正常的生活状态就可以了,剩下的时间去做三件事。安逸心和色欲心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我往往是安逸心很重的时候,梦中过色关就过不去。状态很精進的时候,色关很容易过。

一转眼两年过去了,打坐状态有了很大的改变,变的越来越清醒。有一天非常清醒的打完坐,无意间看到我们大法传单上打坐的女同修,那么宁静,那么祥和,心生一念,常人看到大法弟子打坐,会体会到打坐的美好,他们会羡慕不已,因为打坐是属于修炼人的,与他们无缘。大概是师父鼓励我,点醒我打坐也是证实法的一种形式。

结语

大概半年前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声音指着我的脸说,这是张没有执著的脸。醒来后想想自己,执著还是一大堆,哪里没有执著了?那我就把没有执著的脸当成今后的目标,提醒自己要“修得执著无一漏”[3],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迷中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