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来时第一念很关键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的大法弟子,现已中年。从明慧网的交流文章中看到,过病业关的同修还不少呢,我们本地就有因病业关没过去而离世的,也有住院做手术的,也有脑血栓假相症状的,最后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为此深感遗憾,为同修惋惜!

从去年到今年,我个人也经历了两次病业方面的关难,想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在二零一六年秋季的一天下午(具体时间忘记了),我学完法准备开始做饭,大儿子(也是大法弟子)给了我一袋加工鱼肉的零食让我尝尝,是从淘宝网上买的。吃下后,我很快就觉的不对味,当时也没怎么当回事。突然一阵强烈的恶心,吃下去的东西像一股喷涌的泉水,一下子全吐了出来,连去洗手间吐的时间都没来得及,弄得床上、地上都是,还一股子腥臭味。我赶紧到洗手间里去洗漱,接着又是一阵连拉带吐。弄了好长时间,才收拾好。

虽然严格说来,这估计算不上什么病业假相,但是,那来势凶猛的瞬间症状,让我感到像是全身都虚脱了一样,浑身无力,稍微活动一下就要吐,反复吐了好几次,早饭和午饭估计都全吐出来了。这还不算完,吐过之后接着又是干呕,呕的头昏脑涨、胸腔胀痛,喘气都困难。后来自己都有些吃不消了,就躺到床上去了。

躺在床上之后,师父的法一段一段的打到我的脑子里,“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它们就不敢干,就都能解决。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说而是行为上要做到,师父一定为你做主。”[1]无论多么难受,脑子就是不动任何负面思维,思想中不要有一丝病的概念,这都是假相,满脑子都是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我想,我不能躺在床上,这不就是把自己当成病人在那养着了吗,这珍贵的时间可都是师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救度众生的呀,哪能用来“养病”啊!这点难受算的了什么!我不能就这么安安逸逸的躺在那把自己当成个病人养着。

我得起来,该干嘛干嘛,真正做到思想上否定它同时行为上也不承认它!于是,强撑着起来了,两个儿子也劝我起来。可一下地又要吐,这时肚子里已经没东西吐了,只吐了一点点淡黄色的、清水一样的粘液,再吐连这点东西也没了,就只剩干呕了,非常难受。当时就感到好像自己的身体已经达到承受的极限了,我有点受不了,一下子又躺到床上去了。躺下之后,师父的又一段法打入我的脑中:“修炼人讲的是正念。正念很强,你就什么都能够抵挡的住、什么都能做的了。因为你是修炼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层法理控制的人。”[3]我想,不能被这假相所迷,躺在床上这不等于承认是病了嘛!

我强撑着起来了,去了厨房开始做饭。做了一会儿饭,难受劲又上来了,自己又坐到板凳上歇着去了。这时,小儿子(也是大法弟子)过来了,跟我说:“妈,你别坐在那去感受它了,我去给你拿书看。”小儿子拿来了一本师父的经书,我在厨房里学了一会儿,不知不觉中身体轻松了,没事了。做好饭之后,正常发下午六点钟的正念,发完正念后照常能吃晚饭,症状完全消失,好得真是干净、彻底。我想到,没有师父的慈悲保护,没有大法的超常,我是不可能这么快就好的。

还有一次,是去年六月份的一天,我发完夜里十二点的正念后就躺下睡了。不知睡了多长时间,突然我的左腿膝盖好像被高压电电了一下,非常痛,一闪又痛到脚上去了,我在睡梦中直接就被痛醒了。醒了之后我一下子坐了起来,发现痛感没了,我没当回事儿,又睡下了。也不知道又睡了多长时间,那道“高压电”又一次袭来,又是对着我的左腿。就这样,这半夜三更的,被电抽了好几次,越来越痛!

三点多的时候,闹铃响了,晨炼的时间到了。我起身先炼了第五套功法,腿刚盘上,又是一阵恶痛,痛得腿都差点自动松下来。当时,我赶紧求师父,又来又像闪电打的一样痛了两次,接着又没事了。我接着炼。炼完第五套功法后,要下地炼前四套功法了,我的心里有些害怕、打怵。心里想着,要是站着炼功,突然一阵剧痛,我不得倒下嘛!心里有些犹豫了,但转念一想,我这种想法不对,这不正中邪恶的下怀嘛,就等于接受了邪恶强加给我的干扰、迫害。这时,我一下子想到了师父讲的一句法:“你豁出来了放弃它,马上境界就变了。”[4]想到师父讲的这个法,我一下子没了怕心,正常炼功,啥事也没有!“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说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况。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马上什么都没有。”[5]大法真是超常神奇!

过后,我向内找自己左腿离奇恶痛的原因,才发现是因为自己动了气了!前天,我坐车到乡下三哥家,想去看看他的炼功动作是否标准,是否需要纠正。正查看他炼功动作呢,他的三岁孙女突然从外面跑了進来,抱着他的腿,哭着喊着说:“爷爷,不要炼了……”怎么哄她都不听,哭叫声越来越大,这一下三哥没法炼给我看了,就只好带着她出去玩了。

当时,我表面平静,可心里很生气!心想,这要是我家的小孩,非把她好好打一顿不可!同时,对自己三哥也生出了怨恨心,怨他太溺爱这小丫头,分不清主次,就这样,被干扰过去了。

回到家里,我的气都还没消呢!跟俩个同修儿子交流这个事,问题找到了!我有埋怨心、气恨心没去。找到自己的执著之后,才发现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真是差劲透了,修大法都二十年了,怎么能跟一个两、三岁的小孩生气呢。

这么多年,在修炼这条路上走过关关难难,靠的就是信师信法的强大正念!师父的谆谆教导,同修们的无私帮助,使自己在明悟法理上做的还算不错,一直都在提升中。现在,我的心更加坚定,无论剩下时日的长短,都要紧随师父正法到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