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被迫害后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的老弟子,退休后来到老伴的老家,一个大城市生活。

在十多年讲真相中,也遇到了被邪党流言毒害较深的世人。他们一听说“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就给你脸色看,翻白眼叫你快走开!不要跟我说这些,这是算客气的;还有不少暴力的,抓住我就不放要送派出所的;有的立即拿出电话要报警等,这些险情都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自己的正念把所有险情转危为安。十多年来就是这样正念正行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邪恶从没有敢靠近我,我也从来没有被迫害过,心里只是深切的感恩师父的保护。

一、第一次被迫害后向内找

二零一五年五月的一天,我像往常一样,准时出发去讲真相,我看有一条路段行人很多,是贴不干胶的好地方,因为过往人多,看的人多,待两头行人接不上时,我就雷厉风行的贴上一张不干胶。我当时贴的时候没有看见有人,贴后却被人举报。由于此地距离派出所很近,不一会派出所民警就绑架了我。

当时我第一念想到的是自己修炼有漏。在派出所被关押了一天,送拘留迫害了两周。在拘留所由于心情很沉重,向内找理不出头绪来,我想眼前最重要的还是发正念、背法,清除邪恶。

回到家里后,我这才以排查的方式慢慢梳理着向内找。通过向内找,我发现自己问题还不少,而且有些问题还比较严重。

1、是否正念正行

我一直都是很超常的,十多年来,精力充沛,学法、炼功、发正念从来不打瞌睡,在做三件事上从不懈怠、懒散、随意,总是很严谨的,什么时候学法炼功发正念,什么时候讲真相贴不干胶,甚至什么时候做家务都安排的很有序,从不因家里的琐事改动我做三件事的时间。在讲真相和发真相资料方面从不走形式,都是很认真很吃苦的,不管做了多少大法的事,从没有一丝的显示心,因为我在学法中深深的懂得了救人是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神圣的使命,是在兑现着自己的誓约。作为一名大法弟子,神都羡慕的称号,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是宇宙中空前绝后的伟大壮举!为此我为我神圣而伟大的生命感到自豪,时时刻刻心中充满对师父的无限敬仰和无尽的感恩!因此在这场史无前例,旷日持久的迫害中,在这世风日下的日子里,一直保持着正念正行的心态和充沛的精力去兑现自己的誓约,在信师信法正念正行上是严肃认真的。

2、在修心性方面向内找

向内找,在修心性上没有下功夫,问题比较多,有些问题还比较严重,特别是党文化的东西,潜移默化的影响着自己修炼,而自己全然没有察觉到,还认为修炼了法轮大法,思想中就没有党文化的东西了。其实在与同修们一起学法,讲真相的相处日子里,自己暴露出来的执着心及党文化的东西是很严重的。

凡事以自己的观念,认识去衡量别人,得理不饶人,一点小事都要坚持自我等等执着心,说话语气表现很强势,完全不顾及别人的感受。比如有的同修一时放不下情,心里难过就找我倾诉,我一听心里就着急,人的脾气,秉性,党文化的东西立刻就显露出来,重重的甩出几句话:都什么时候了还放不下常人的情?你还修不修啊!干脆回到常人中去过常人的日子吧!等伤人的话。对方只好忍气吞声不再言语了。别人本来就处于不能自拔的痛苦,多么希望同修能用法理开导她,然而自己却以人的一面,党文化的语气搞的别人心理负担更重。

又如:我过去学法小组的一个协调人,病业情况日趋严重。一天在集市上碰到还在那个小组学法的同修,在交流中这个同修对我说协调人病业情况都这么严重了还在做些不在法上的事。我一听心里就很恼火,也不管是什么场合就高声大气、劈头盖脸的冲她吼道:“你不要对我说这些,她现在都成这样子了,背后还在对她说七说八的,她有不在法上的言行,怎么不当面说,她今天成这个样子都是大家把她惯的……”我这一吼,把她搞得很难堪,我当时一点也没意识到,这是一种党文化教训别人的作风,反而心里还想把话说重点,让她好好的想一想自己吧。后来在街上讲真相碰面时,她都尽量回避我,然而自己还没有向内找的意识。

今天找到自己在修心性方面出现的严重问题。这种脾气,秉性,党文化的东西不修掉,是很恐怖的,它会时刻支配着你的思想言行,在修炼路上就是一堵墙,挡着你回家的路。

“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所以你炼功要按高标准、更高标准来要求自己。”[1]用法来对照,对待同修的言行完全不在法上,自己没有善,没有慈悲,说话做事不管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有没有伤害。诸如这类事发生的较多,也比较频繁。学法背法花的时间不少啊!这段法我已经背的很熟了,但在修心上为什么与法脱节了呢?

我从深处去反复思考,逐渐的悟到一个很关键的理,学法、背法只是从感性去认识法理,没有升华到理性上去认识。“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 同化大法 它年必成”[2]。如果真能同化大法,那人的脾气、秉性,党文化的东西它就解体了,今后的学法中一定不能以学法时间的多少来衡量,要在悟道上下功夫,师父说:“我叫你们转变人的认识不是叫你们固守人认识大法这一状态”[3]。我会尽快在学法、背法中提高自己的悟性,改变自己固守人认识大法这一状态,修好自己,跟师父回家。

二、第二次被迫害后的反思

我第二次被迫害是二零一七年八月,这要从迫害前说起。在整个修炼过程中,我牢牢的守着信师信法的正念,只看《转法轮》、师父经文、《明慧周刊》,对常人的书报杂志,瞟都不瞟一眼。从不参加外地同修来切磋的聚会,防范着那些不实修的人,抓住一点法理颠癫狂狂的四处去游说,同修给我传递一个消息或者一份资料我都要认真的审查,非常认真的对待,怕被大法之外的东西侵扰,一直保持着修炼的纯净。

尽管这么严肃认真的对待修炼,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我经常利用做饭、打扫卫生的时间,听听大纪元、新唐人电视台播放新闻工作者们给世人讲真相以及对国际国内大事小事的评述,这些帮助我们及时的了解到国际国内发生的大事的真实情况。在一段时间里,评论员们都在讲:江、曾已被软禁,很快就将他绳之以法,在某某会以前或某某会议中就会把他俩挂出来……这下我的人心一下子蹦出来了,心想这两个恶魔遭天报的时间已到了,评论员们都离师父很近,他们讲的一定是真的。只要把江魔头挂起来这件事情就结束了。那么我作为一名大法弟子,在这关键的时候我该干些什么呢?

为此我反复思考决定,减少讲真相的时间,多发些真相小册子,多贴江泽民出卖国土、活摘法轮功修炼者器官的罪行。真相小册子一天发一百多本而且只局限在“全球公审江泽民”、“高官落马现世现报”、“天上在救人你们看懂了吗”,只发这三个版本的小册子。大约三个月的时间发小册子几千本,贴不干胶不计其数,而且心中一直装着抓紧时间多发多贴,配合某某当权者给大法平反。

就这样不知辛劳的一直做到被邪恶绑架那天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在看守所,我一直处于非常迷茫和困惑的状态中,在被关押中我苦苦的思考,在第一次被迫害后我找出的那些执着我都很严肃认真的对待着,在学法中不断的归正自己。我抓紧时间讲真相也没有放松学法呀!被再次迫害的问题出现在哪里?我苦思冥想也想不出不在法上的言行。

回到家,也没有放松向内找。师父说:“我说自然是不存在的,偶然是没有的,一切都是有原因的。”[4]我决心要找出这个深藏着的大漏。

一天我在给师父上香时,含着泪求师父点化我,第二天师父果然用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把我点醒了。文章中有一段话,大概意思是这样写的:我这段时间都在四处找人签名起诉江魔头,夜里我静下心来想,现在救人时间这么紧,把救人的事放下,专做这件事好像不恰当,又耽误救人,又体现出一种争斗心……阅读到这里我一下子恍然大悟,立刻结合着自己前一段时间的所思所行向内找,这一找可吓一跳啊,集中精力去对付恶人也是一种争斗心,而且更深的危险就是把大纪元、新唐人新闻工作者的个人观点当作法来指导自己,强烈的执着于时间,执着于人,违背师父的教导,而且在那几个月中不但走了极端而脑子里装的不是助师正法,而装的是所做的一切是配合某某人给大法平反。“生生轮回换角色 君王庶民剧中癫”[5]。某人也只是一个剧中的角色,也是一个常人,他有什么资格给大法弟子平反呢?!我们在学法中深深的悟到:改天换地,重造苍宇,宇宙中的众神都做不了,只有宇宙中伟大慈悲的师父才能做这件事,给大法弟子平反也不是一个常人能做的了的。怎么一下子糊涂到这种成度,把希望寄托于一个常人。

在那冲动迷茫的几个月中,自己的所思所行已偏离了大法,在这狂风暴雨的夜里航行没有了航标灯,在风浪中的船只能撞在礁石上了。“修炼可是极其艰苦的,非常严肃的,你稍微一不注意可能就掉下来,毁于一旦,所以心一定要正。”[1]从今以后牢记师父教导,在修炼中事事必须用法来衡量,不管谁文化水平有多高,说的多么在理,那也就是他的认识,他的观点,自己千万不能再犯冲动,走极端偏离法的行为。

这次被迫害的教训是深刻的,惨痛的,给大法造成了损失,给自己及家人造成了损失,感到万分痛心不已。只有在今后修炼路上做的更好弥补损失。

深切的感恩师父把我从魔窟里救出来,再给我学法,讲真相的美好而珍贵的时光,使我能进一步的修炼升华自己,早日全面同化大法跟师父回家。

层次有限,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得法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取中〉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 四》〈救众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