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老伴发生矛盾后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我是一名农村女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七岁,是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前开始修炼的。年前,我们这地方以前做资料的同修有事不做了,叫我们学法小组做,就是做台历。

有一天,负责项目的同修把我叫去了,说让我负责装订,是最后一道工序,我看了看,就把机器带回家了,心里既高兴又担心。高兴的是能为救度众生尽一份微薄之力,快点做,做好它好多救人;担心的是,第一次做,做不好会影响救人效果,所以一定要尽心尽力,把台历做好!

这个工序看似简单,可是每一道小工序贯穿着修炼人的心态。第一道工序是“打眼”,心一走神,一有杂念,眼就打偏,打偏了就不能给世人用了。只能给同修用。如果再加工,费时费力,耽误时间。心里很着急,越想把它做好越出偏差,真是心烦意乱。这时体会到,做资料的同修是多么辛苦,所以我们要好好珍惜每一份真相资料。有时打完眼了,纸屑掉不干净,得用手一个一个往下揪,心里这个急啊,太浪费时间了!

之后和同修切磋,同修说:“你找一找心性上的问题。”回家后开始学法,师父说:“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1]自己就找自己有哪些执著心,结果找出了许多执著心:怕心,怕做不好丢面子,怕机器响叫外边听到,接送台历怕被人看见,做好了就高兴,做不好就心烦。还有急躁心、做事心,很多不好的心。带着这么些执著心,心态这么不纯净,怎么能把项目做好?怎么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呢?

悟到这些后,我请师父加持:这些执著心我不要,这不是真我,我就要师父的安排,清除一切干扰的生命与因素。在师父的加持下,机器也好使了,也不出错了。一天的活很顺利的干完了。真是事半功倍,谢谢师父!

在做台历的过程中,自己修去了很多执著心。开始几天量少,自己还能忙得过来,以后需求量大了,自己忙不过来了,我就和老伴商量说:“你在家也没事,你负责接送,我在家做,咱俩正好配合,还不耽误时间。现在你也修炼了,也应该为救度众生出点力了,这都是咱们应该做的,师父给咱们这次机会,咱们一定要做好。”老伴同意了。就这样,我俩成了搭档。

老伴自己以前似修非修,但支持我修炼,去年才正式走入修炼。他性格外向,急性子,脾气不好,不让说,是一说就炸的那种,只学法炼功,不敢讲真相,怕心重。

记得有一天,中午吃完饭,老伴就装上车去送台历,因用两轮电动车,一天要来回跑两趟。走了不一会就回来了,脸色很难看,我问他:“今天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他一听就大吵大嚷道:“那里没人锁着门,我给她打电话说坐席去了。”然后,叫着同修的名字说:“她这人怎么这样?她有事也不和我们说一声,叫我白跑一趟,街上尽是人(因我们村外盖楼),叫人看见怎么办?”

我对他说:“你也是修炼人,得高标准要求自己,别那么小心眼,要大度些。谁家还没点事,俺们要替别人着想,她是忘了跟咱说,跑一趟就跑一趟吧,发什么脾气啊?你这是执著心,得修去它,我知道你就是怕心。”老伴一听就火冒三丈,大声骂道:“就你会说话,以后我不去送了,你不怕你去送,我的事不用你管。”接着说了一些很难听的话。我心想在给我提高心性呢,忍着!我说:“你嚷嚷够了没有?”他一听更火了。连我父母也一齐骂。我一听又骂我父母,就再也忍不住了,大声嚷嚷着:“你骂吧,你还是个修炼人,你就损德吧,你德损完了形神全灭,你整天看电视,党文化那一套,一张口就骂人,你损吧。”

吵完以后心里还想:随根子(他母亲就这脾气),你不修拉倒,也不是给我修的,没人性,简直畜生一般,一点也没改变,这么点小事至于吗?还发这么大的火,你不送拉倒,你不送我送,我还不用你啦。

这一次,我真动了心,触及到我的心灵上了,觉得肺都要气炸了。我们两个人谁也不理谁。

师父说:“我们大多数是在人与人之间心性的摩擦当中去转化业力,往往在这其中体现。人在矛盾当中,在人与人之间那种摩擦当中甚至超过那种痛苦。我说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人与人之间勾心斗角的时候,那个心是最难把握的。”“所以在今后炼功中,你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魔难。没有这些魔难你怎么修啊?大家都是你好我也好,没有利益上的冲突,没有人心的干扰,你坐在那儿心性就提高上来了?那是不行的。人得在实践中真正的去魔炼自己才能够提高上来。”[2]

我自己以前也遇事向内找,但都是很肤浅的,只找了表面上的东西,没有彻底的把人的观念扭转过来,把执着的根挖出来。通过这次矛盾,我才悟到师父是利用同修表现出来给我提高心性,去我的执著心的。

像这样的矛盾经常发生,自己都没有真正的在法上对照自己,没做到真正实修自己,向内心去修,现在静下心来想一想,同修的表现不正是给我看的吗?向内找,老伴骂我父母(这是他的口头语),表面看是他不尊重父母,是他的不对,其实,是我对父母的情还没完全放下。父母虽然去世多年,可我还是念念不忘,这些情都得放下。

我说他受党文化教育,争斗心,妒嫉心,怕心,不叫人说的心,小人之见,心胸狭窄,这不都是在说我自己吗?这些心我都有,都没去干净,所以他表现出来叫我看。自己的争斗心、怨恨心,“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党文化根深蒂固,那不都是邪党的那一套吗?离“真、善、忍”的标准相差多远啊。还有看不上同修,觉得自己比他强,拿大法的标准去衡量别人,自己遇到矛盾的时候没对照大法去实修自己,没真正做到为别人着想,没用慈悲心去帮助同修,而是用人的观念去想问题,没把老伴当同修,而是当作家人看待,这不是情吗?这是多么自私的心哪!带着这么些执著心,怎么能做好救人的项目啊?怎么能救得了人啊?是我错了!

悟到这些后,不舒服的感觉一下子烟消云散了。我正要去送货,老伴说:“还是我去吧。”像没发生这件事一样。自己真有一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对向内找又有了深刻的认识。

接下来的日子,每当发生矛盾时,我都向内找,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心里默念“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3],把老伴当作同修看待,用慈悲心去帮助他,多看同修的闪光点。

老伴也变化很大,以前有时间就看电视,现在有时间就学法,看《明慧周刊》,做饭、拖地。我做好台历了,他就装盒,接送货,我俩配合的很默契。心性到位了,一切都顺了。

以后,我要和同修学好法,修好自己,和同修共同精進,形成整体,在正法的最后时刻,完成好救人的使命,兑现自己的誓约,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