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有无精神病史的争执 看不向内修的危害性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近几年在河北省某市,出现了关于某同修是否有精神病史的争执与分歧。当事同修是协调人,一部份同修认为她没有精神病史(她本人也这样认为),你们说她有精神病史,是在争协调人,想用这种方式不让她做协调工作。

另一部份同修认为她有精神病史,按师父的法应该在家修,师父说:“开始学法之前是有精神病史的,在家修可以。”[1]“有精神病史的学员在背后做点什么,讲真相的事情可以少做或不做。”[1]她要再参与协调,我们没法配合。

此分歧持续了好几年,多次交流也无法达成共识,在该市整体上引起了波动和间隔,以致后来很多人都不愿再谈这个话题,以免影响做三件事。这个问题就这样被搁置、掩盖起来了。

笔者在这里不是要探讨有无精神病史的问题,因为这个问题不难分辨。师父在《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中回答弟子说:

“弟子:新学员怎样算有精神病史,家族有精神病史?

师:这个医院不就下了结论了吗?”

笔者试着站在修炼的角度,与各位交流一下:在某市为什么会出现有无精神病史的争执?出现这个问题是干什么用的呢?出现这个问题是偶然的吗?为什么会引起这么大的分歧,持续了这么长时间?在这个问题上是让我们争执我对你错的吗?

要认清这些问题,需跳出争执的漩涡,换一个角度来认识。站在个人目前修炼的层次上,我浅悟到:

之所以长期出现这个问题,是波及到的许多同修没有意识到这是让我们修炼的,不是争论有无精神病史的,也不是争对错的。师父说:“不管你对和不对,这个问题对一个修炼人来讲根本就不重要。不要争来争去的,不要强调谁对谁错的。有的人总是强调自己对,你对了、你没错,又怎么样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吗?用人心强调对错,这本身就是错的,因为你是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个理在要求别人。在神来看一个修炼人在世间,你的对和错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执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炼中你怎么样去掉人心的执著才重要。”[3]

深陷漩涡之中的我当时在这个问题上表现比较突出,一听说某同修有精神病史,就感到问题严重,从网上和同修那里寻找证据,又搜索师父的有关讲法,真是一副修别人、争对错的姿态。在学法交流会上,还非常强势的发言,高谈阔论,旁征博引,证实自己说的如何对、如何符合法,反驳别人如何不在法上,一副党文化做派。会后有同修说:“这怎么象开批斗会啊?”有同修给自己指出问题来,还振振有词的不接受。当引用师父有关精神病史的讲法后,同修说:“你在拿师父的法压我!”我当时听了一震:心想师父的法能有错吗?他为什么这么说呢?后来反复想这个问题,如果我的言行符合法,同修不会不接受的。这可能是我的问题。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只有静心学法,找自己的原因。

师父说:“作为一个修炼者,修是修自己。来自大法弟子外部的压力是考验、是精進的机会;来自大法弟子内部的矛盾、压力同样是考验、是精進的机会。”“修炼者永远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变化就是提高,众神都看的见。”[4]

通过学法向内找,师父看我真想修炼,就点悟了我,我找到了自己许多执着心:执着自我的心、总感觉自己悟的对的心、显示口才文才的心、瞧不起同修的妒嫉心、党文化中的争斗心、把师父的法当论据利用法因而不敬师不敬法的心等。找到了这么多执着心真是很吃惊!怪不得同修不接受我说的,是因为我说的每个字背后都包含有强大的执着,同修感受到了这些执着,我表面的语言说的再有道理也不行。同修不接受并不是不接受法,而是不接受这些执着的因素。

在一部份同修中流行着这样一个说法:“和某某某没法交流,没法沟通。”我原来也是这样认为。现在看来这个说法本身就有问题。这个说法的基点是想通过交流改变别人,让别人接受自己的认识,别人不接受就说没法沟通。把没法交流沟通的原因归结到别人身上。这是向外找。真正的切磋交流是心平气和的各自谈自己的看法,而不是把自己的看法强行灌给别人,让别人接受。如果别人不接受就说没法沟通,就不再沟通了。这个问题就这样拖延下来了。以致后来影响到部份市属市县。

师父说:“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5]我讲出的话不仅没让对方落泪,而且对方很反感,甚至说我拿师父的法压他,没法沟通那不就是我的问题吗?一说起来都知道“向内找”,但一遇到具体事就想不起来了,或打折扣了。

长期出现此问题的另一个原因是学人不学法。乍一听觉的同修说的有道理,就跟着跑下去了。而不是用大法来衡量是否有道理。同修说的再好,是他在他自己所在的层次悟到的。不管他修的再好,文化程度再高,是否是协调人,都是他自己的认识,不能用它来指导修炼。近些年在该市出现的演讲乱法、迎接神韵回大陆签名等事件,学人不学法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与此相关的一个原因是同修情。邪恶迫害这么多年,许多同修在艰苦的环境下一起共同学法,共同做三件事,从工作、生活到做正事都经常在一起,相互帮助,相依相扶,风风雨雨一起走过了最艰难的岁月,的确不易。但久而久之在部份同修中掺進了一些人之常情,使同修间的关系变的不太纯净。在一些事情上出现了维护人的东西,而不是维护法。同修情也是情啊!

近几年,该市出现了多例同修过早离世,还有一些处在病业关中,也有被绑架、判刑、遭到大面积骚扰等被迫害事件,除了个人修炼的因素外,很可能与整体上有间隔、学人不学法、把做事当修炼有关系。很是让人痛心!

真诚希望波及到的同修别再争论有无精神病史的问题了,把这当作修炼提高的机会,在最后不多的正法修炼时间里,实修自己,突破间隔,使该市形成一个整体。师父和层层空间无量的眼睛在看着我们呢!如果涉及到的同修大都借助这个机会真正向内找、修自己,提高升华上来,有无精神病史的争执可能就不存在了。

个人浅悟,层次所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也期待就此问题与同修交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欧洲法会的贺词》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