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利用摄像头迫害法轮功学员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七日】近几年来,中共邪党安装大量的监控器来监控老百姓,从城市的大街小巷到农村的村、湾道口,尤其是人口密集的旅游区、商业区布满了摄像头,交通岔口一条电线杆上挂上四、五个摄像头已经不是新鲜事。邪党美其名曰是为了保护人民的生命财产,然而,实际情况是怎么样呢?

明慧网报道,2018年上半年全国各地至少有9位法轮功学员因为讲真相、发资料,被警察调用摄像头并实施绑架,多名学员被非法抄家。

北京:2018年4月22日下午4点,北京怀柔一位70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在大街上讲真相时,被怀柔警察绑架到派出所。几天前她给一位男子讲真相时,此男子三退后,她送男子《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书籍。此男子用手机把她的背影拍下来,并把拍的照片和书送到了派出所。警察就用摄像头和警车开窗在大街上巡视,几天后就在大街上找到了她,绑架后随即抄家。

天津:2018年5月23日下午3点,6-7个警察和两个居委会人员非法闯入居住在天津市河西区前进道增强里曹凤英老人家,非法抄走40多本法轮大法书。理由是摄像头录上曹凤英发真相资料。

河北省:2018年4月12日,河北唐山市曹妃甸区九农场法轮功学员冯丽春在大学城打工,闲时发放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警察调出了摄像,绑架了冯丽春,晚上八点三辆警车抄了家,抄走了师父法像,法轮大法书等。冯丽春被非法关押在曹妃甸拘留所。

山东省:

青岛:青岛开峰会期间,青岛市李沧区下王埠小区的法轮功学员刘志辉多次遭到警察上门骚扰,2018年6月5日9点,居委会、办事处、警察共四人又到她家骚扰,还要求到老人那住几天(6月7日至9日),社区保安到她家说:这几天在监控中没看到她,必须拍个照给其他监视的人看,才能证明你在家里。保安说:摄像头是特意为这次开峰会装的,是监控刘志辉的。就这样一直到6月11日才允许刘志辉出门。

威海:6月9日,威海市文登区法轮功学员田世洪家门口停放了一辆装了摄像头的旧轿车,直到6月12日峰会结束,那辆车才诡秘消失。6月13日,当地公安部门在田世洪的私人工厂门前又安了一个摄像头,正对着工厂的大门口。

内蒙古:2018年3月19日晚间,法轮功学员张玉梅、刘成骑电车走在赤峰市红山区红庙子路段上,被红山区红庙子派出所警察陈朝阳绑架,抢走他们的包中写有“法轮大法好”的彩色条幅,称大约在二十多天前,在红庙子,摄像头照到有二人骑车在路上停下来换衣服,就说是这二位挂了“法轮大法好”条幅。之后去张玉梅与刘成家非法抄家。

重庆:2018年2月9日,二位社区人员,一个估计是重庆大学新华村社区的,一个是沙坪坝街道的;还有一个是沙坪坝公安局肖姓男性警察,找到重庆大学物理学院退休教授童明微的女儿,说她妈妈在重庆大学放了几份真相资料在停放的车辆上,被摄像头录像,问她妈妈住在哪里。童明微的女儿带他们到重庆三二四医院的退休医生童明辉的家,童明微和童明辉是姐妹俩,后来童明辉的家被抄,被抄走几十本法轮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估计是被沙坪坝公安局派的警察干的,他们在没有搜查证、主人不在家的情况下,用万能钥匙开门进屋抄家。

湖北省

武汉:武汉市江岸区法轮功学员张毅因挂真相横幅被摄像头拍到,2018年被绑架,具体情况不详。

咸宁:2018年3月27日下午3点多,湖北咸宁市温泉铁疗法轮功学员吴娴意在自己家中被市政法委、610和一号桥派出所一伙人绑架,强行从5楼拖下楼,硬塞入警车内,说是在录像内见到吴娴意在交叉路口张贴真相不干胶。一号桥派出所副所长王亚辉负责迫害法轮功。

安徽:2018年,安徽省合肥市公安局下发文件到各派出所,要求拍摄每个法轮功学员的照片去做人脸识别技术用,要每三个月拍一次,因为人的长相要变的。警察们现在上门拍,或便衣警察堵在小区大门里看法轮功学员进来时对着拍。用拍去的照片来对照马路和小区里摄像头拍到的视频,来查看法轮功学员的行踪,看学员每天到哪里去,和谁在一起,有什么活动规律。

广东省

深圳:深圳市法轮功学员刘亚善因贴不干胶真相,被监控摄像头拍摄到,2018年3月3日被景田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持到福田拘留所非法拘留15天。

广州:广州市白云区法轮大法弟子刘欣、徐智银2018年4月8日被绑架到广州白云区看守所,并非法抄家。警察说他们派发真相资料被摄像头拍到。据说当天上午家里被停水停电,中午徐智银出门即被埋伏的警察绑架,随后20多警察拿着抢来的钥匙开门抄家。家里的电脑、打印机、法轮大法书等都被抄走。

在广东省广州市工作的法轮功学员潘书萍到广州白云区永泰村贴真相标语时,被摄像头所录,第二次再去贴真相标语时被监控者跟踪至住处,2018年1月3日被永平派出所十多个警察绑架到白云区钟落潭看守所,并上门抄家,抢劫钱财物金银首饰。

法轮功学员讲真相做好人,对任何人没有威胁,没有破坏公共财物,是合法公民,却被邪党利用摄像头录像做抄家的依据。而据网上新闻报道多起火车站、地铁站,抢窃团伙大白天公开在行人不注意的情况下抢行人手机,受害者要求保安调取摄像头录像被拒,受害者自认倒楣。一位以前做通讯相关工作的法轮功学员称:那个摄像头非常厉害,两百米外的车牌都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中共耗费这么大的财力安装摄像头后,人们的财产反而得不到保障,据政府内部人士透露,邪党每年都在要求增加安装摄像头的数量,强制要求社区必须达到多少数量以上,许多新小区不得不增设摄像头。

其实中共一直以来都在利用摄像头录像来绑架法轮功学员,不少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甚至被判刑。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法轮功学员张玉兰于2016年4月27日上午被绑架。

江苏省南京市法轮功学员胡翠兰、吴爱芳于2016年9月24日被绑架。

沈阳市刘德服、吴乃英、张清华等七名法轮功学员2016年11月14日被绑架。

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华泰小区法轮功学员么树霞、么淑艳2017年1月2日被绑架。

广东惠州法轮功学员刘友莲2017年1月18日上午被非法抄家。

湖北籍法轮功学员陈爽于2017年6月4日在广东省深圳市被绑架。

安徽省亳州市利辛县法轮功学员王玉青和妻子吴庆兰2017年9月3日被绑架,抄家。

安徽铜陵市法轮大法弟子王福久于2017年12月29号被非法判一年,罚款一千元,管制居住,每个星期到社区派出所报到二次。

原江西省新余市国企退休工人,69岁的法轮功学员郑红发2017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这些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的理由均是警察通过摄像头知道他们粘贴大法真相或散发过法轮功真相资料,有的学员在散发真相资料离开现场后一个月至三个月,警察根据摄像记录,动用社区居委会等人员耗费大量人力物力,硬是找到当事法轮功学员家里,或者跟踪,直接到学员家绑架抄家。据一位法轮功学员描述警察的话说:你们大白天还打着伞,意思是打着伞都能找到。

甚至有的法轮功学员家的电瓶车被装上跟踪器,很隐蔽。电池已经损坏不能充电了,去修理店修理,被店老板发现电池边上有跟踪器,还以为是遥控器;多数学员家门口、单元楼口被强制装上摄像头,用来监控法轮功学员出入情况。

然而多行不义必自毙:

1956年力主修建秦城监狱的是北京市长彭真、公安部长罗瑞卿和北京市公安局长冯基平,1966年首先被毛关进秦城监狱的,就是这三人。

1958年军中“反教条主义”运动中,批刘伯承、粟裕和萧克等人的始作俑者是彭德怀,1959年庐山会议第一个被清洗的也是彭德怀。彭在后来的文革中被毛活活整死。

“延安整风”中替毛老贼最卖命、整人最卖力且受益最大的人是刘少奇。刘少奇1966年被批倒批臭,被红卫兵拳打脚踢当众羞辱,1969年在开封的一间地下室被折磨致死。

“文革”中,最热衷吹捧并神化毛泽东、为毛“清君侧”的林彪,1971年在与毛的权斗失败后,一家三口被神秘夺命于一场空难。

薄熙来在辽宁和重庆期间“唱红打黑”复辟文革,大肆迫害法轮功学员,并涉入活摘器官的罪恶勾当,已被中共关进大牢。

看看中共高官中这些做恶人的结局,不由得你不相信善恶有报的天理。有一天中共的摄像头是否也会成为迫害法轮功的那些恶人们自己被绳之以法的工具呢?很难说,希望迫害法轮功的这些警察和当权者深思。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