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年的罪恶 每一天都如此雷同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四日】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二十日,是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功的日子。在这一天,许多地方法轮大法辅导站的站长、辅导员被无任何理由的绑架,由此拉开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序幕。十九年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丝毫没有放松,十九年中的每一天都在日复一日的发生着绑架、抄家、骚扰、枉判、酷刑……

我们通过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日法轮大法明慧网上的报道,一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

这一天报道的有这样一则消息,说的是在曲阜东高铁站,七月十九日三点零五分左右,列车即将进站时,山东省泰安市法轮功学员李明正在站台等火车,一警察跑向李明说:“拿出你的车票……你到这城市去干什么?……你的包里是什么?……打开,有没有法轮功的书?”李明质问警察:“你因何事找我?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警察说:“你一来,我就知道。”最后警察将李明的身份证和车票拍照后离去。

当年,中共为了阻止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就在各地车站行人必经的路口贴上法轮功创始人的相片,以此阻止并辨认法轮功学员。现如今,中共把其最尖端的科技用在对法轮功学员的监控上,不但对法轮功学员在身份证上做手脚,据报道出来的消息看,中共已经在利用人脸识别技术对法轮功学员实施非法的监控了。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骚扰

在“综合消息”一栏中,法轮功学员遭骚扰、绑架、非法审判的消息达四十多条,其中,河北省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骚扰最为突出,报道中提到的地方有:秦皇岛市、广宗县、辛集市、魏县、阜平县、涿州市、石家庄市跃进路派出所、涞水县涞水镇派出所、涿州市凌丰派出所、曲周县城关镇派出所、广宗县核桃园乡派出所。单就涞水县涞水镇派出所来说,它骚扰的法轮功学员就达十一人。

最高检察院参与的绑架

二零一八年七月三日下午,北京法轮功学员崔雪蕾乘车来到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东街五号——北京最高检察院,递交控告江泽民的材料。在入门安检处,接待的人听说崔雪蕾要控告江泽民,就叫警察看住了崔雪蕾。随后,崔雪蕾被绑架到了八宝山派出所,被锁到一个铁椅子上一天一宿,期间遭非法审讯三次。第二天,崔雪蕾被非法转送到石景山看守所。七月十八日,崔雪蕾被所谓的“取保候审”,并被扣押一千元钱。

最高检察院的一个职能就是负责接收老百姓的控告状的。它的级别在检察院中最高,它怎么能够参与绑架来控告的法轮功学员呢?任何一个人递交的控告状,检察院都应该无条件接收。然后认真审查控告状,看有没有立案的必要。不管老百姓控告的是谁,它都没有权力将控告人绑架。

再看看后续的处理,派出所刑讯逼供,看守所非法关押,完全无罪的控告者反而被打成了“犯罪嫌疑人”,还被所谓的“取保候审”。无疑,这些参与的部门和个人都在协同作恶。

这同时也让人们回想起,当年法轮功学员到国务院信访办公室上访,只要一说出修炼法轮功的身份,立马被戴上手铐,国务院信访办完全被警察接管。而如今,中共的最高检察院竟也参与到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中来了,这与当年的迫害如出一辙。

无罪遭重判

我们看三个案例:

云南省曲靖市四十三岁的彝族法轮功学员何莉春女士,是省建筑十四局工程师。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何莉春带女儿到曲靖市福万家超市买东西付钱时,因钱上写有法轮功真相的字,遭超市工作人员诬告,被国保警察绑架、酷刑折磨。后被曲靖市麒麟区法院非法判刑七年。

武汉市新洲区法轮功学员王齐花,今年六十六岁了。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三日上午十点多钟,村会计何胜伢带领新洲区国保大队四人和旧街派出所一人,闯入王齐花家中,来人看到王齐花家里挂的绣有“法轮大法好”的匾额,就强行摘下带走。后又搜出几部旧手机就走了。过了一个小时后,又来了十几人,将王齐花绑架,理由是旧手机里有讲真相语音记录。二零一八年五月二日,新洲区法院非法庭审王齐花,竟然枉判她八年。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湖南省桃源县法轮功学员刘冬仙、方杏枝、刘丽辉、曾明清,因给民众讲法轮大法好的真相,先后被非法抓捕。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遭非法庭审。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三日,桃源县法院对他们非法判刑,刘冬仙、方杏枝各被冤判九年,刘丽辉被冤判七年,并处三万元罚金,曾明清被冤判五年,并处二万五千元罚金。报道中还提到,刘冬仙已遭冤狱七年,方杏枝已遭冤狱十年,如今二人又都面临九年的刑期。

这三个报道中,哪一个法轮功学员的遭遇都让人不胜唏嘘,怎么判得这么重!他们做什么了?不就是给民众讲一讲真、善、忍,讲一讲中共如何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民众吗?不是讲言论自由吗?怎么不让人家说话?你不让人家说话,人家才在钱上写真相嘛!钱上写俩字都能被判七年?家里挂个法轮大法好的匾额也要被判数年?中共之阴险毒辣,可见一斑。

非人摧残

我们文章中提到的王齐花,她儿子因修炼法轮功曾被劫持到洗脑班,她与老伴和弟媳一块去看望儿子。洗脑班人员不让接见,王齐花上前和他们讲道理,洗脑班的人将她推到,撞到水泥电线杆上,王齐花的头被撞破,鲜血流了一地,肋骨也被撞断一根。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电击、棒打、踩踢

文章中提到的刘冬仙女士,是公认的好医生。二零零零年,她与另一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北京海淀区看守所。当晚,她俩遭恶警电棍电击,遭犯人毒打,头被抓住往墙上猛撞,还被扒光衣服淋冷水。二零零六年八月,她被绑架到桃源县看守所,两次绝食反迫害,第二次绝食反迫害达一百多天。每天被恶警暴力灌食,被折磨得脱相,由原来的一百三十斤下降到六、七十斤。在湖南省女子监狱,当时已经五十五岁的刘冬仙被狱警扒光衣服,被逼着在厕所边罚站,冻了一个冬天。长沙的冬天已是够冷的了,狱警还特意把过道的门打开,让风吹她。对她上厕所也进行限制,上厕所不论大、小便只有三分钟。更卑鄙的是狱警将刘冬仙衣服扒光后照相,然后到外面张扬,说她疯了。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中共迫害法轮功十九年了。我们将十九周年的这一天的报道扼要的进行了一下总结,从中可以看出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多么的残酷。这十九年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一天一天的走过来的,十九年中的每一天都是在血与火中锤炼着。十九年是一串长长的钻石链条,闪耀着法轮功学员的善良与坚忍。十九年也是一条绳索,正在将中共及其恶徒牢牢捆绑。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