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我做明慧记者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一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有幸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当上一名明慧记者,深感荣幸和殊胜!在此给师父和同修们汇报一下自己在这过程中的一些修炼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写作与培训机缘

多年前,我带着当时少年的女儿参加年轻大法弟子的自行车之旅。路途中孩子们给各城市政府讲真相和孩子们的生活点滴很触动我,我就象写日记一样把故事记下来,然后传真给本地的同修,只想让当地同修能知道孩子们在路途的進展情况,可能同修觉的我写的还挺生动的,就打字整理后给明慧网投稿,那是我的第一次给明慧网写报道。那时我基本天天记,好象故事写不完。

有关事件,本地同修每个周末都长途开车到曼哈顿街道摆揭露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酷刑展”,一天下来也是很多的故事,我又忍不住记下来,回来后,我就整理出来发到大组的邮件组上,后来有同修建议我发给明慧网。我就发了,看到发表了我特受鼓励。后来被发现可能会有潜力吧,就被推荐做了明慧记者。

(二)修去埋怨心后的升华

当地天国乐团自二零零六年成立后,每年参加的游行有二、三十场之多,我基本是场场不落的做报道,开始时我看到很多同修带着相机也跟着队伍跑,我希望他们也能写一些报道,我就跟他们说,你们既然都拍照了,是否可以也写一下报道呢?我就不用每次都跟着跑了。但没有人答应我,我就跟一位天国乐团的队员埋怨说:“怎么搞的,他们既然都跟着队伍跑拍了那么多照片,回去辛苦一点再写成报道不就行了吗?为什么就不肯做呢?我一个人做真累。”我以为同修会同情我,谁知道同修这么跟我说的:“你啊,就好好干吧,别人是没有签约做这个的,而你是签了约做这个的。”我以为同修开玩笑,我看了她一眼,一看她是很严肃的表情,我一愣,觉的可能她说的对,就不敢再出声了。从此以后,我也就好好的自己干了,好象就是自己该做的了,埋怨心去掉后,做报道感觉也特顺利了。

当然这么多年跟着游行跑,有时也有想歇一次的念头,有时也觉的都是天国乐团的游行,还有什么好写的呢?但有一次参加临近城市的游行给了我很大的鼓励,记的二零一一年的面包蜜蜂节游行,当天的游行一路从出发到结束,全程都是下大雨,路边没什么人,游行队伍里的一些团体走了一半路程就不走了,天国乐团一直坚持到最后,我也跟着他们走到最后,最后写成了采访内容丰富的报道《一路风雨一路震撼》。

那次的游行我正处于过病业关,例假来得象流水一样,我坚持到后来,全身都湿了,我也不管了,反正在雨中流的是血水也看不出来。到终点的时候,同修们都是全身在淌水,但看着个个都是精神抖擞和乐呵呵的样子,两个字在我脑中一闪:殊胜!我一下全身一震,我立马用相机拍下这次游行的最后一张图片。回家后整理图片时,看到这张最后拍的图片布满了法轮,我当时眼泪流下来,赶紧给师父合十:谢谢师父的鼓励!我过了半年的病业关也在那次游行结束后结束了。以后的例假就恢复正常了。自此后不管刮风下雨,还是狂风暴雪,我都会义无反顾的参加做所有的游行报道。

埋怨别人不做的心去掉后,感觉到有机会给自己去做报道是多么幸运的事!

(三)智慧来自法中

二零一四年的纽约法会于五月十三日召开,法会的第二天是大型游行,因为是工作日,游行经过市中心,都是大型公司,我当时是要做主线报道。我心里没底,心想做神韵报道时剧场那么多人找主流人物都困难,现在在大街上找主流人物行吗?怎么办?我只有一念:求师父帮我!

跟着游行走到第一个路口,我看到一位西装革履的先生站在那对着游行队伍微笑,我有点胆突的问了他两句,他非常热情的跟我聊了起来,并接受了我的采访,他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这个游行(法轮功)非常的美好和壮观,我感到她给纽约注入了一股新鲜空气。”他最后还告诉我他是某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副代表。我很受鼓舞,我觉的师父把第一个人送到我跟前增强我的信心。我的顾虑心没有之后,接着的采访就非常的顺利了。一个个的主流人物都会出现在我的跟前。

一位衣着讲究的先生,在一群工作人员的保护下站在路边,好象要准备到一栋办公楼去,有几个纽约的记者跟我说他是谁谁谁,我们想采访都无法接近他。可能是我不知道他是谁,我就拿着一朵莲花走过去,他笑着从他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朵莲花,对我说:“我已经有一朵了。”然后我就开始问他觉的这个游行怎么样,他说他不知道这个游行的背景是什么,但是他的秘书已经接受了关于游行的资料,他表示回去会阅读这份真相资料,而这个游行(法轮功的游行)将是他与秘书下午要谈的话题。后来纽约的同修跟我说,那位先生是纽约一位著名的富翁,他们很多记者想采访他都没成功。我理解到当时也不是我有什么本事,只是因为我不认识这个人,不带观念去做,师父就给了我这个机会。

(四)以感恩之心参与报道

师父曾对媒体的学员说过(不是原话),中共最怕的就是大法弟子办的活动,而活动中的每一篇报道都象一颗原子弹一样震慑邪恶。想到我们的报道有如此大的作用,多苦多累我都不觉得了,而且还有一种非常神圣的感觉,并觉得很荣幸能参与报道。

当明慧记者没多久后,每年各地的国际法会,我都被分配做报道,记得当时有一年儿子还很小,带着他游行回到旅馆后,先生做集会的报道,我做游行的报道,等我们做完报道后才发现儿子早就倒在床上睡着了,看到他的身边有一块啃过的方便面,我们才想起还没给他吃晚饭。后来我就开始有点埋怨了,分配任务时我也接受,但心里总有怨气:为什么美国就找不到一个记者来做吗?非得要我从外国背着电脑到处跑吗?后来我想起同修说我是有誓约的那句话,我就悟到了自己是多么的荣幸能在这么神圣的法会期间参与报道,这是师父给弟子的荣耀啊!我感谢还来不及呢,怎么还有埋怨呢!悟到这点后,每次的法会不管分配我什么任务,我都是带着感恩的心情去做,越做路越宽。

(五)培养新记者

跟着游行跑了十几年,有时会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热情和冲劲,开始想了:自己是否老了?跑不动了?总采访也就是那些东西了,没什么新意了;有时还想是不是该退休了?让青年的做了等等念头都来了。导致自己开始没有了那种主动去找新闻和采访了,而只是被动的在做着每个活动的报道,感觉只是完成任务而已。后来学了《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有一个问答后才有了新的醒悟:

“弟子:师父要我们媒体学神韵,但我们管理层说,神韵演员年轻、条件好,我们又老、又没有经验,情况不同。
师父:(众笑)学神韵是学管理、成功经验,不是学那些吗?神韵演员用年轻人是因为需要。大法弟子哪有说你年轻能修炼,又不是当演员,应该没有问题的。不要用任何借口搪塞应该大法弟子做的而不做。”

我体悟到:我们老的还得继续做,新的记者也需要我们去培养。因为活动很多,我们当地有时一个周末就会同时有几个活动,每个景点的故事,每个学员的修炼故事都是一部历史,而自己做不来时,这些事件就没有记录而滑过去了。所以培养新记者是必须的。因为明慧记者的特殊要求,我就鼓励和培训了两位作为投稿形式写报道的当地记者。如果活动多的时候,我就让他们一人采访一个活动。

培养一个记者不容易,让他(她)能坚持做下去更难。一次,一位新记者答应了她去做天国乐团游行的报道,我要做另一个活动的报道。当我看到这位同修凌晨四点把稿子发给我时,我说:“辛苦你了,谢谢!”她说:“因为第二天要上班,我不赶出来就不是新闻报道了。尽管做到最后我都想吐了,但我还是坚持做完。”我听了后很触动,我做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同修这么认真把报道真的当做新闻来做。我常常是拖到第二天才交稿。这也体现出我和同修在修炼上的差距。

所以我就使劲的表扬她,最后她说:“其实这次做的这么辛苦,我本来是想跟你说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做了,但现在你这么表扬我,我都不好意思提出来不做了。”

这件事也让我想起我们海外报道组的协调人,协调同修从来不批评我们,总是表扬我们,原来这也是让我们能继续做下去的方法呢!

以上是自己在做明慧记者过程中的点滴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2018年明慧法会发言稿选登,有删节)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