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做明慧编辑工作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七月十日】我是从二零零四年开始参与做明慧编辑工作的,之后的六年,我只把它作为证实大法的项目之一,还同时做着当地的各种协调工作。从二零一零年,我开始专做明慧网这一份证实大法的项目。

虽说做当地协调工作时,没有太大的心性冲突,专注明慧工作,我也很愿意,我感到那是我在兑现誓约,可是当我和当地佛学会辞去当地协调人的所有职责时,个别同修希望我继续做协调,引起了各种矛盾,各种心性关都出来了,却着实暴露出自己各种修炼不扎实的地方,也就象师父说的:“那是自己带的那么一点根基起的作用,你才能达到那种状态的,再提高,那标准也得提高上来。”[1]

所以,近几年,我都是在这种心性的冲突中,也是心性的考验中,也就是心性的提高中,渐渐走过来,师父说:“可是那哪是修炼人最后圆满的标准哪?往上修还早去了!你得继续提高自己。”[1]

(1)在编辑修炼心得体会中 师父启悟

由于在人中修炼,名、利、情,就是最根本的执著。曾经觉的自己不要名了,不要钱了,也不在乎人中的得失,但是,当我不再做协调人了,修炼环境突然变了,没有了同修交往和交流,原来的一些场合是自己说话,自己“占上风”,自己得到同修的认可,现在自己习惯上的行为和思想都得去。当时,我记的一位明慧同修说:“你就要做那个最不起眼的人。”对我来说,起初真是不容易,遇事总想说上两句,那颗心就是清静不下来,就是不能默默的看着周围。

我找到了自己的自大、显示心、上進心、争强心、证实自我的心、情等等。所幸的是,我每天除了编辑大陆大法弟子被迫害的消息,还要编辑大陆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得益于很多修炼扎实的大陆大法弟子的修炼体会,师父总是把相应的修炼体会即时的推到我的面前,让我能清楚法理,并从执著中走出来,内心深深感到师父就在我身边,每一篇交到我手里的稿件,都与修炼和证实法有关。

每天编辑文章的派发是一位编辑同修和我共同分担,我有许多神奇的体验,就是同修分给我的交流文章,正是我当时正在考虑的修炼问题,或正在过的关,编辑完了,使我对法的认识也随着作者提高了,我始终认为,同修分给我的稿件,并不是那位同修做主的,而是师父的精心安排。即使我自己在分配稿件,我不会想我自己的喜好,但是分给我自己的稿件,我也觉的那不是我做主,而是师父决定的,就是针对我修炼的。

(2)专心做明慧网工作

在这期间,很多具体的各种执著的认识和修去,由于时间的原因已经不能讲清了,觉的修过去,就说不出来,但有一个关,师父的点化,一直很清晰的在心里,就是不做当地协调人,专做明慧,起初我总是怀疑这样做对不对,我是不是在走师尊安排的路。

就在我犹疑的时候,师父给我一个清晰的梦境,一天早晨,我在室外和我们当地的同修排着整齐的方队集体炼功。炼功一结束,一下同修全走了。我拿起我的计算机背包,就看到几位熟识的同修在前面高速路上走,很快就要看不到身影了。我赶快追,我已经在高速路上了,可是一下就看不到他们了。转身就看到远处一个很窄的只有一人通过的悬桥,悬桥的两边还有高高的安全护栏。这时,就看到一个人两手扶着护栏,稳稳的在上面走。我悟到那是我应该走的路,师父已经告诉我了:要走自己的路,师父已经安排好了,那是一个很安全的路。是啊,我意识到,修炼不能跟人走,要走自己的路,走师父安排的路才最安全。

明慧网的重要性在师父讲法中已经非常明确了,看看大法弟子中大陆大法弟子占的比重,救人的力度,和遭受迫害的程度,就知道做明慧网所肩负的责任,所需要的投入,时间、精力、用心,做再多,作为我个人来说,都是做的太少,即使投入所有的精力,也只是“一个”全职的工作。所以,做好明慧工作,不再分心,渐渐的在内心中坚定下来,即使还有关要过,还有人的执著心、观念要去。

尤其今年在修炼中,尽管我有这样那样的执著,但是我悟到,有一个不动的心,才能稳定的在明慧中工作,同时明慧的成熟过程,就是我们这些明慧工作者修炼的成熟过程,怎么能向明慧以外的工作中找呢?我的修炼是和明慧网的成功息息相关的,我只有全力做好明慧网,完成自己的使命和史前誓约。

这个体悟帮助我走过修炼中一段艰难的路,现在终于在某种成度上达到了师父说的“柳暗花明又一村”[1]。

(3)在明慧网的各项工作中修炼 体悟乐趣

每年的明慧网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每年的法轮大法日征稿是明慧网大面积向全世界大法弟子征稿的机会,也是大法弟子的盛会,也是明慧网编辑繁忙的时刻,当然也是编辑们收获的季节。

首先从过滤说起,拿起近百篇大陆同修的文章,有长有短、面对同修各种修炼状态,各种人生经历,各种处理问题的方式,就感到自己在云游,有的文章写的理性、法理清晰,有的真诚、感人,有的即使全文不能入选,但是往往在某一点上却能证实大法,说的很好,有的很短小,却是同修真实的修炼过程,质朴、感人。我们作为编辑就是在这种既帮助同修,又在受益中,证实大法。

当好文章挑选出来,常常感觉编辑就是一种享受,也是对自己学法修炼的检验,一种责任。当阅读和编辑好文章时,为同修修的好而高兴,有时自己法理不清,就会忽视文章细节中不合适的地方,不能尽好编辑的责任。

今年法轮大法日期间,向全世界大法弟子征稿,同时也向西人大法弟子征稿,稿件量相对比较大,在后期过滤和编辑西人大法弟子的中文翻译件时,内心很震撼,我看到了没有“党文化”的西人大法弟子的纯净的交流,不论长短,实实在在的交流着大法在他们的内心世界产生的震动,他们的返本归真之路,也让我看到了党文化在自己身上的反应,例如说话有掩盖的心,不能真实的表达自己的内心,说话爱用绝对的词汇,不能准确表达一件事的程度,想掩盖,就容易撒谎,怨恨、争斗的心。这是多年来,第一次西人大法弟子的征稿,我真是非常珍惜这个机会,认真阅读、编辑稿件,用心去体悟和感受西人同修的大法修炼的过程。

每年的重大节日,编辑和发布给予我们至尊的师父的节日问候和生日祝贺的稿件,也是明慧网的一个殊荣,我常常在编辑的过程中为那些大法弟子、家人、世人对师尊由衷的感恩所感动、所震感,我真的感到自己太幸运了,每一位大法弟子的问候和祝贺,在我们编辑的手里都要过一遍,我有时想每篇贺词经我手编辑,我都要和这位(些)同修一起问候一遍,那么成千上万的同修问候一遍我就问候师尊成千上万遍,同修唱一遍《谢师恩》,我就一遍一遍的自己唱。在编辑过程中,常常会感到心灵被大法洗涤。我曾经在编辑大陆同修对师尊的问候时,尽量按整点发正念,那一段时间下来,尽管工作量大,但是越做越轻松,协调人问候我们说,很累了吧,我心里说,一点不累,真的很高兴,因为我们在问候伟大的师父。

(3)在编辑中去人心

原来我做完编辑,第二天会看看发表版本,尤其迫害事实文章,看看责任编辑是否有改進,如标题、导语等,如果一篇文章编辑上有问题了,我也不太有人心,修改就好了。但是,今年我就不是那样坦然的面对指出我错误的邮件。

今年发生过两次我编辑过的修炼体会文章发表出来,又被删掉,我的第一念都是说“那还这样这样的呢”,讲自己的理,为自己辩解,心动了。后来,我连续给自己发了五个邮件,“给自己讲道理”,同修的提醒是对的,我没有考虑周全一篇交流中负面的因素对读者会造成的影响,尽管同修最后修过去了。我意识到其实文章被删的事,反映出我的执著心,就是给我修炼的,我拷贝其中一个邮件:

A、对于不同意见的态度,过去我连想都不想,不去反驳,现在我去想为什么了,这本身是件好事,因为修炼要以法为师,我们下面还要编辑很多文章,会遇到类似的事情。

过去,我曾拿下一道编辑的决定,即删除决定,作为我今后的衡量标准,在编辑其它文章时,心想,这样的文章,是不是属于要删的那种啊,当自己拿不准时,会产生思想上的波动,那是怕人说、怕人不同意、怕不符合同修的标准。这是典型的跟人走,我是编辑,我就要有观点,这个观点是我对法的理解,而不能是拿下一道工序同修的观点当衡量标准。在法上修。

同时,还有怕心,我要不要表达不同意见啊,人家怎样看我呀等等。随大流,人家怎样说,就怎样做吧。

B、要听的進别人的不同意见,不要有负面思想,正面的积极的去交流,同时,要能放的下自己。

C、最近,对不同意见,有时考虑不全面,表现出少年的逆反心理,这是要去的,能放下自己的时候,就会不带有“自己、自我”的去交流,那才有智慧。

我还有不能被说的心。也是在去 “自我”,师父说:“我就是要你们修成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的圆满。这就是在去私,就能去掉“我”。”[2]

当时,协调人也来电话告诉我该怎样建立文件夹,对协调人管理方便,我就在心里想怎样怎样对我方便。我突然意识到:我怎么这样看重自己,从自己的角度思考问题呢?

那天我和工作单位另一部门的同事合作解决一个问题时,本是那个同事应该给大家发邮件做一个小结,但我知道他不愿意发,我就主动把研究结果给大家总结一下,发了邮件。那天下班时,部门负责人告诉我,我不该发那个邮件,应该那个部门的同事发等等。我听了没说什么。

我在回家的路上、到家,心不静,部门负责人的话往出返,我意识到这不就是让我放下自我吗?做就做了,我是从先想别人、给别人方便的基点去做,这不就是在放下自我吗?别在乎自己,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我不就接近罗汉果位了吗?那不正是我要的吗?

这时我明白,无论对错,都不陷在对错之中,都应该是慈悲、慈善的,都不想自己。

以上是在明慧网项目中工作、修炼的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018年明慧法会发言稿选登,有删节)

网址转载: